【旺角「騷亂」】梁特姿態強硬圖複製「李鵬之路」? 劉銳紹:共黨只會用完即棄│廣雅仁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姚啟榮網誌│早餐

2016-2-15 23:08
字體: A A A

想在悉尼星期日的早上找一個港式的茶餐廳吃早餐,不容易。説不容易,不是説沒有這樣的餐廳,而是大多數我見過的港式茶餐廳往往每天要九時或以後才開門營業。有些甚至不供應早餐,午餐就索性由十一時開始。要像香港式的茶餐廳的大清早打開大門,好像暫時仍未看見。這也難怪,悉尼港式茶餐廳的顧客,不都是香港的移民嗎?重溫一番香港的獨特飲食文化,只好跑到港式茶餐廳了。不過平常日子,若果要上班的,九時以後就已經身在辦公室;退休的,部分可能還習慣到茶樓品嚐一盎兩件。可以想像,平日十時後營業的茶餐廳,開始總是聊聊數人。

悉尼的茶餐廳若是真的像香港那樣的如此運作,便應該是擠滿了人,吃得匆匆忙忙,塞滿了肚子便馬上轉身離去,看見別人吃得那麼快,你也跟着吃得匆忙起來,不會慢慢咀嚼。一個早餐不夠十分鐘就吃完了。生活總是忙碌的。不過吃東西吃得太急,是不健康的。加上沒有那份忙碌中偷來的閑情,不管中式、西式或港式,等於進食廢物,什麼好東西壞東西也沒有分別。

所以在塔島的霍巴特旅行,你也許會很失望,看不見港式茶餐廳。霍巴特的市中心連唐人街也沒有,乾乾淨淨的,很好。看不見店鋪的櫥窗上一連串的中文,更沒有滿街的手機套售賣店、回國禮品店和一箱又一箱的待寄奶粉,更好。偉大國家的領袖和夫人手抱樹熊的照片只貼在玻璃上的一角;不懂中文,根本不知道上面説什麼,更妙。你不妨隨便找一間不屬於連鎖店的獨立咖啡館,簡單的吃一個霍巴特簡單的澳洲式早餐,喝一杯咖啡,閲讀一下島上一份薄薄的叫《Mercury》的當地報紙,沒有什麼大篇幅報導國際新聞,只有集中報導霍巴特和其島上小鎮的瑣事。身處咖啡館的一角,彷彿塵世外的事與我無關,別問我是誰。

澳洲的咖啡館,一般都很比港式茶餐廳早營業,一般由早上七時開始,直到下午四至五時左右。霍巴特的市中心區,當咖啡館關上門,街上店舖也關門休息,只剩下一間便利商店還在營業。我晚上走進去買一點東西,跟服務員聊天的時候,才知道便利店也在午夜十二時關門。酒店附近的小酒館也早已在晚上九時關門。商業活動停止了,黑夜降臨,應該是大家休息的時候。在就寢之前,還可以有短暫的時光和家人在一起聊天,不是工作得沒完沒了,日夜顛倒。明天醒來,又開始新的一天了。

許多研究都指出,早餐是一天最重要的一餐,因為它要提供你身體最重要的營養成分,其中包括葡萄糖和維他命的吸收。話雖如此,有很多每天工作的澳洲人還是不一定能夠進食一個豐富的早餐。澳洲人來到小咖啡館,趕時間的就會叫一杯熱咖啡,加上一份三明治就回到辦公室了。不然的話,不管冬天或夏天溫度上升至30多度,就喜愛選擇一個店外的位置坐下來,享受一下陽光,店內的位置反而不是最受歡迎的。他們寧願多等待一下,為的和陽光接觸的機會。就算在太陽傘下,這樣的曝曬,我自問無法抵受。

澳洲人叫早餐做brekkie,是早餐breakfast的簡稱。咖啡館的餐單上,有許多和港式茶餐廳不同的選擇,但價錢一點也不便宜。悉尼茶餐廳的早餐,只需8澳元左右;咖啡館的最便宜的早餐,可能要12澳元,奶茶咖啡要另計。咖啡館的早晨全餐full breakfast就叫full brekkie,要付16澳元;在旅遊區如邦迪海灘(Bondi Beach)旁的咖啡館,可能要高於25澳元。價錢的分別是否反映在品質上?我不太清楚。其中的一間是湯告魯斯(Tom Cruise)在悉尼拍攝《職業特工隊》(Mission Impossible)第二集時進餐過,自此街知巷聞。明星效應,是否非比尋常?

澳洲的早晨全餐,其實沒有什麼特別,一般是雙蛋、煙肉、香腸、草菇、蕃茄和多士。澳洲的某些咖啡館的做法,往往加入許多生的蔬菜和香草,把食物擺放得很有美感,更標榜很健康。其實就算是用橄欖油煑食,煙肉和香腸多反式脂肪、鹽和鈉,也不見得如何健康。任何食物,進食得宜,其實才最重要。

一個完美的早餐,除了食物的質量,還要講求進食的環境,令你大快朵頤,食慾大增。如果星期天風和日麗,大清早跑到一個臨的咖啡館,享受一下微風,聽一下海浪拍岸,然後慢慢進食早餐,開始一個美好的一天,才是美妙的人生。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2月15日 下午11:0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學童咀嚼香口膠防蛀牙 為英國帶來的「經濟效益」是?│杜連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