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視物語:中共如今撐到盡要起三跑,當日點解又死都反對興建新機場?

劉夢熊

-尖睥天下

銅紫荊星章獲得者,曾任全國政協委員及特區策發會委員,上市公司國際資源(1015)前主席、佳訊(0030)前主席、東方明珠石油(632)前副主席,並任由兩岸四地名筆、名嘴、名教授組成的百家戰略智庫主席。1966年畢業於廣州華南師大附中。1968年11月上山下鄉到東莞插隊。1973年9月到香港。1976年4月加入金融界。以愛國愛港為己任,激濁揚清。

劉夢熊網誌│如何確保一國兩制「不走樣、不變形」

2016-2-17 18:49
字體: A A A

2015年12月23日香港特首梁振英在北京中南海向中央述職時,國家主席習近平強調,中央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堅持兩點:一是堅定不移,不會變不動搖;二是全面準確,不走樣不變形。其實以《中英聯合聲明》精神為框架的《基本法》早已對一國兩制的「樣」和「形」作出明確規定。然而,恰好是梁振英上台的3年半以來,一國兩制的確出現前所未有的「走樣」、「變形」。這種「走樣」、「變形」由左、右兩方面錯誤推動:首先以右的錯誤傾向來說。本來基本法第一章第1條就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但是,極少數激進分子對此持對抗立場,叫囂「香港獨立」、「中國人滾回中國去」、「驅蝗」、「城邦自治」等亂七八糟口號。也有政客將香港與內地交往過程中一些摩擦矛盾加以放大,鼓吹所謂「本土意識」。此外在社會運動中,罔顧法治的「鬥激」現象有所抬頭,民粹主義氾濫,無政府主義猖獗,甚至發展到街頭暴亂。但這種從右的方面挑戰「堅持一國原則」的烏合之眾並不掌握公權力而且沒有多少市場,對一國兩制「走樣」、「變形」的威脅、損害實在是「老鼠尾生瘡——大極有限」!真正有權有勢有能量令一國兩制「走樣」、「變形」的,只能是來自左的即不「尊重兩制差異」的錯誤傾向!

不尊重兩制差異的錯誤傾向眾所周知,基本法第2條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依照本法的規定實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然而,2014年6月10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公然僭越人大常委會憲制權力,發布帶有釋法性質的《「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莫名其妙提出違反中英聯合聲明、違反基本法的所謂「中央擁有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全面管治權」的說法,將「一國兩制」方針中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閹割。這種「全面管治權」的引伸也徹底背叛鄧小平所作的兩岸和平統一後「台灣的黨、政、軍等系統,都由台灣自己來管」的承諾。這是在方向上、路線上令一國兩制「走樣」、「變形」的顛覆性錯誤!

2014年夏人大常委會通過「8.31決定」,其指導思想就是將基本法明確規定的「雙普選」定性為所謂「管治權之爭」、「爭奪管治權」,實質是以「階級鬥爭為綱」,強行將內地民主集中制、否定普世價值、否定憲政民主一套價值觀強加給資本主義的香港,並違反基本法第25條「香港居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規定,挖空心思剝奪得到過半數選民支持的泛民主派參選行政長官的公民權利。這是方向上、路線上令一國兩制「走樣」、「變形」的又一顛覆性錯誤!

至於其後的香港大學副校長委任風波,其實質是將「管治權之爭」、「爭奪管治權」一套左的思維蔓延到大學人事安排,潛台詞就是:港大副校長的任命是「管治權之爭」,你陳文敏教授思想傾向泛民主派,應徵副校長就是「爭奪管治權」!

基本法第27條是「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第28條是「香港居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香港居民不受任意或非法逮捕、拘留、監禁」。然而令人震驚的是,香港銅鑼灣書店股東店員4人去年10月分別於泰國和內地失蹤後,另一位負責人李波也於2015年12月30日在香港「被失蹤」,和在泰國的桂民海一樣沒有出境紀錄,有報道指有人目擊李波在倉庫外馬路上被幾個人推上客貨車絕塵而去。隨後內地官媒《環球時報》連篇累牘發表社評,居然以內地的政治、法律尺度指摘銅鑼灣書店的出版物「惡毒攻擊國家政治制度」,揚言「強力部門通常都有規避法律讓一個被調查者進行配合的辦法」云云,強詞奪理將違反基本法甚至違反國際法的涉嫌越境執法合理化。這一嚴重事件將一國兩制的「走樣」、「變形」推向極致!

要警惕右 但主要是防「左」

整整24年前,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在著名的「視察南方講話」中指出:「現在,有右的東西影響我們,也有『左』的東西影響我們,但根深柢固的還是『左』的東西……中國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左』。」顯而易見,要確保一國兩制「不走樣、不變形」,同樣「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左』」!

從「堅持一國原則」角度,要保證一國兩制「不走樣、不變形」,必須對香港一小撮鼓吹港獨、分離主義的極端分子當頭棒喝:台灣有「國號」、有政權、有軍隊,有美國《台灣關係法》庇護,尚且明白「台獨辦不到就是辦不到」(陳水扁語),何况港獨!鼓吹港獨根本就對香港有百害而無一利,只會惡化中央與香港關係、挑動兩地人民矛盾,令中央更加收緊對港政策,實屬有破壞、無建設!特區政府對「幾隻蒼蠅嗡嗡叫」的港獨示威必須採取鐵腕政策,即使23條未立法,鑑於港獨主張觸犯基本法第一章第1條,警方仍可以用非法集會、非法集結、公眾地方行為不檢、阻差辦公等罪名嚴厲打擊制裁之!泛民主派不應因港獨鼓吹者反建制而將之視為奧援,應聲明港獨與爭取民主毫無共通之處,必須依據法治核心價值,旗幟鮮明對港獨、分離主義主張力斥其非,劃清界線。同樣,泛民主派亦應本着「是其是,非其非」原則,嚴厲譴責叫囂「革命之火」大肆打、砸、燒的本土極端組織一小撮暴亂分子,不應因所謂「勇武抗爭」者反建制而為之開脫!

北京應正確對待香港泛民主派

從「尊重兩制差異」角度,要確保一國兩制「不走樣、不變形」,中央涉港系統應完整準確地理解基本法關於香港「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變」的規定。任何把內地一黨專政、階級鬥爭、否定普世價值、否定憲政民主、否定新聞自由、否定司法獨立那套意識形態強加香港並企圖以此規範香港的想法和做法(例如銅鑼灣書店事件),在理論上是荒謬的,在實踐上是危險的,在法律上是牴觸的!

關鍵是北京應正確對待香港泛民主派。香港同胞因「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的存在,而衍生其信奉普世價值(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平等)的意識。部分港人出於價值觀差異「罵共產黨」(鄧小平語),例如不滿「一黨專政」、要求「平反六四」、爭取「真普選」等等,其實是香港資本主義社會意識形態的正常取態,應為一國兩制框架所包容。

港人對共產黨的批評大多亦出於愛國動機。北京應反思和糾正「黨國不分」觀念,港人不滿共產黨某些做法、某些個案,不應視為不愛國,更不應誤判為「挑戰一國原則」或「顏色革命」。同樣道理,不應將在立法會地區直選獲得過半數選民支持的泛民主派定性為「敵我矛盾」加以打壓並剝奪其參政權,這樣做只會為淵驅魚、為叢驅雀,造成社會撕裂,導致一國兩制「走樣」、「變形」。

不要忘記一國兩制是「港在做,台在看」,若令台灣同胞(包括國民黨、民進黨及其支持者)心有餘悸,不相信大陸「度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的善意、誠意,從而唾棄一國兩制,最終只會損害民族大義和統一大業!

一國兩制是前無古人的偉大實踐,當中出現這樣或那樣偏差、失誤是不可避免的。如何確保一國兩制「不走樣、不變形」,需要集思廣益、多元思考。若搞輿論一律、鴉雀無聲,或黃鐘毁棄、瓦釜轟鳴,一國兩制也就真正「走樣」、「變形」了!謹以上述逆耳忠言獻給中南海諸君!

(原圖為政府新聞處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2月17日 下午6:4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網絡23條】陳鑑林認「四方會」短期內難有下次 有網民代表籲泛民續拉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