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視物語:曾鈺成點解「唔夠膽唔辭職」,撐通過新議事規則?

【新東補選】非建制派支持者必須考量的第一主要「矛盾」│范中流

2016-2-18 18:38
字體: A A A

距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只剩約10日,旺角「騷亂」效應經連日發酵後,網絡世界一度熱話至「棄保」是否可能。但大家是否還是同意,以下命題是今次選舉的「第一主要目的」?

必須阻止一名代表親共派的候選人晉身議會

否則,地區直選總議席終於由建制派以18比17成為大多數。中共為首的親共陣營,便終於有可能通過修訂立法會《議事規則》,大舉封殺「拉布」等議會抗爭的空間,令立法會最後淪為橡皮圖章。

當前「拉布」惡化正在建制派「去到盡」

公眾都應重新想起,近期連主流泛民政黨都不再反對拉布,正因親建制派已經出動形形式式的「議會霸權」,強硬配合中共及梁振英政府,將種種備受質疑的措施與撥款落實;只要連拉布甚至分組點票等泛民僅餘的議會抗衡武器都剝奪,中共指望的「行政立法合作」,就先大功告成。

當然,連日已有網民、知名博客,以至網媒《香港01》,今日都發表分析文章揚言,本屆立法年度只剩約4個月會期,泛民「未必」不能在審議期間成功拉布拉到會期結束;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未必」肯辭去主席位去投票來孭此黑鑊;甚至田北俊及自由黨最後都「未必」會支持,等等。

中共早下達「國家級政治任務」

但必須指出,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張德江(左),早於去年初由指令香港建制派要在去年區議會選舉大勝,到今年9月立法會選舉要取得三分之二大多數等等;背後的思維,都是要確保終可完全操控議會,證明「鷹派」路線才是治港良策。這可謂已是「國家級政治任務」。

當如此「國家級政治任務」早已放到北京的國策層面,本月底新東補選只要親共候選人當選,便儼如換來千載良機;上述的種種「未必」,再有誰能擔保「沒可能」發生?第一,就算所謂的《新議事規則》並非如傳聞所指已經準備就緒,要及早草擬,其實又有何難?不是已有人講明,會「嘗試」透過限時發言及加入剪布議案等方向,來提出相關修訂嗎?

第二,路人皆知,立法會主席對操控議會程序有極大權力。曾鈺成「返嚟就郁」一幕,大家歷歷在目;他辭職後換上功能界別議員當主席,這位新主席(極有可能是現任內會主席的經民聯梁君彥)要剪布,以至更粗暴地即時開始審議與通過新議事規則,恐怕更「義無反顧」。

另一方面,假使中共總之不理後果要落實這「國家任務」,曾鈺成盛傳有「黑材料」在梁振英手,他本人又再無爭取連任議員壓力,加上還想保住成為下屆特首「釣王者」的地位,他怎會沒可能不動心?遑論田北俊及自由黨,不過又是可把握機會來一場上佳政治交易,然後只有田北俊這位地區直選議員,在9月選舉時要冒險丟失議席?甚至屆時,他會否已經借勢「光榮退休」?

議會路線遭封殺後現太多未知數

事到如今,大家認為香港能否冒險失去議會路線,民主運動因此更可集中街頭抗爭,來「浴火重生」?大批港人願意齊齊不斷再走上街頭抗爭的速度快,還是觸動中共不惜對「一小撮」重典鎮壓,然後對其餘「大多數」軟硬兼施威迫利誘,惹得更多港人跟民主運動疏遠的速度快?

如今看來,人人對此都應會有一個各有足對自己交代的答案,當中沒有什麼絕對的是非對錯,但自稱「泛民」或「激進」派以外的「中間派」與「第三路線」支持者,其實都應該思考;另一方面,在此前提下,該「棄」誰該「保」誰,甚至是否還要再爭拗於「棄保」前,大家是否應先還原思考,今次新東補選的「第一主要目的」,也即是「必須阻止一名代表親共派的候選人晉身議會」,再作出自身的估算衡量?否則,萬一真的這個選舉結果出現,香港往後政局,是否肯定將會衍生更多未知之數?

(撰文:范中流)(原圖為now新聞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2月18日 下午6:3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游清源 • 林行止導賞:脫衣舞孃赤裸透視金融海嘯底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