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木木網誌│同等價錢,超凡享受

恐懼鳥

-恐懼鳥網誌

恐懼鳥,男,大學讀犯罪學和心理學;從小喜歡蒐集世界各地的都市傳說和恐怖奇聞,並希望將恐懼在人群中散播。facebook專頁: 恐懼鳥 Scary Bird

恐懼鳥網誌│你的思想其實沒有你想像般難洗腦 (1) 人民聖殿陰謀論 上篇:序:Bad End

2016-2-20 22:00
字體: A A A

「我失敗了。」男子頹然坐在舞台上的木椅,喃喃自語說:「什麼都沒了。」

男子年約四十歲,面容憔悴,頭髮黑白夾雜,凹陷的臉頰因中風而局部癱瘓,疲憊的雙眼亦都出現白內障的症狀,瘦骨嶙峋的身軀掛上一套寬大的西裝,由台下看起來像副穿上衣服的骷髏骨。

悶熱的天幕廣場人滿為患,汗流夾背的人群臂貼臂地互相緊靠住,無論男女老幼都掛著一張既憂傷又狂熱的奇怪面容。他們當中大多數是黑人,其餘是為數不多的白人。但不論種族,每人的眼睛也注視住台上的男人,那名他們曾經稱為「父親」或「吉姆父親」的男人,那名曾經許諾給他們天堂,現在卻要他們落地獄的男人。

「當那些人到達這裡時,他們會殺掉我們的孩子、折磨我們的同胞、虐待我們的老人,我們絕對不能容許這些事情發生。」這個叫吉姆·瓊斯(Jim Jones)用他曾經每天朗誦聖經經文的雄厚聲線,呼喚他的門徒陪伴他一起進行”革命自殺”:「你可以對歷史說,你選擇自己的道路,拒絕向資本主義低頭,以支持社會主義。」

聽到教主集體自殺的提醒,平日再服從的信徒也濺起零星的反對聲音。有數個信徒提議可以投身蘇聯的懷抱,但隨即惹來在準備毒藥的製藥師反駁說:「我們不如漂亮地解脫罷。」,並伴隨大部分信徒的掌聲。

另一方面,吉姆·瓊斯也沒有打算給信徒們猶豫的機會,一大群手持步槍的”親衛隊”已經走近群眾,用槍頭指住迷茫的信徒的頭顱。

首先被自殺的是嬰兒和其母親。在介乎自願與被逼之間,一個又一個母親拿著載有鮮紅色毒藥的小杯,親手餵進自己懷裡小嬰兒的小嘴,然後自己再喝下杯中剩下的紅色毒藥。

「帶著尊嚴地死去,帶著尊嚴地躺下、不要心懷憤怒和恐懼。」吉姆·瓊斯聲嘶力竭地吼叫道,用駭人的謊言恐嚇他的信眾,仿佛為整場集體自殺的配上恐怖背景音樂。

「我不理會你們之後聽到多少尖叫聲,我不理會你們的尖叫聲有多煩悶⋯⋯死一億次總比十天現在的生活好。如果你知道自己即將有什麼下場,如果你知道自己即將有什麼下場,你會很欣然自己在今天晚上死去。」

紅色毒藥大約需時五至十分鐘才會毒發身亡。毒藥已經在第一批喝下毒藥的母愛和孩子發揮作用,母嬰在父親面前發出臨死前的慘叫聲。母嬰臨死前的慘叫聲像打在頭顱的鎚子驚醒了部分信徒,驅使他們悄悄地逃走。縱使如此,仍然有大批信徒像耳朵聾掉了般,神情呆滯地排著隊,喝下致命的血色毒藥。

人們此起彼落的尖叫聲像懸崖下的海浪般慢慢疊加,愈來愈激烈,愈來愈洶湧。起初在天幕廣場只有零星的慘叫聲,然後變成數十人的慘叫聲和和哭喊聲,接著是數百人的慘叫聲、哭喊聲、和掙扎聲⋯⋯

最後整個天幕廣場又只剩下九百多人的慘叫聲。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2月20日 下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恐懼鳥網誌│你的思想其實沒有你想像般難洗腦 (1) 人民聖殿陰謀論 上篇:寫在洗腦黑科學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