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傳情網誌│為什麼下雨時拿傘出門依然濕透?

建制議員涉嫌引警清場 罔顧立會不容武裝侵犯

2014-4-2 03:54
字體: A A A

台灣的太陽花學運再接再厲之際,香港的親政府派立法會議員亦關注到台灣立法院被佔領會否在香港複製,問及政府有何評估。關心香港會否「照辦煮碗」,本來無可厚非,但如果諸位議員期望警方在香港立法會採取行動清場,卻顯然是連立法機關的憲制角色和地位都沒搞清楚,甚至是本末倒置。

立法會財委會連續幾天召開特別會議審議財政預算案,各局長及部門主管按政策範疇輪流出席,到星期二(4月1日)出席的有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駐台經貿辦主任梁志仁、保安局局長黎棟國、警務處處長曾偉雄等。民建聯譚耀宗、工聯會王國興,以及經民聯梁美芬,都問及台灣佔領立院的問題。

譚耀宗主要「關心」的是台灣有些人對CEPA、自由行有不正確的理解,強調兩者對香港有很大益處,問到駐台經貿文化辦主任有否介紹和澄清。王國興則指出,既然兩地示威者都有交流經驗,反問警務處有否就清場行動與台灣的警隊交流經驗。

其實,任何立法機關在憲制秩序中都應享有不被行政機關武裝人員控制的保障:行政機關的武裝人員只能在立法機關的同意之下,才能進出立法機關的所在地。故此,台灣的警察亦只能夠在行政院實行清場。至於立法院,只要王金平一日不首肯,總統、行政院長都無法指示警察甚至軍隊在立院照辦煮碗。

同理,要是議員擔心的是香港人會有樣學樣,效法台灣學生佔領立法會,香港的警察按常理並無權進入立會範圍清場,除非清場行動得到立法會的同意,例如民建聯曾鈺成以其議長身份予以批准,又或者刻意「鬆章」,藉憲報公告收窄《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中「會議廳範圍」的定義。

根據《權力及特權條例》第2(1)條,「會議廳範圍」其實包括「會議廳及立法會辦事處及毗鄰的旁聽席以及供公眾人士與報界、電視台及電台的代表使用或用以容納他們的地方」。

此外,除非立法會主席根據第2(2)條作出例外規定,「在立法會或任何委員會舉行會議當日全部時間,此詞(按:指「會議廳範圍」)亦包括會議廳所座落的整座建築物,以及為立法會而使用或提供的任何與該建築物毗鄰或屬於它的前院、庭院、花園、圍場或空地」。

而根據第24條,「為本條例的施行及刑事法律的應用,每名『立法會人員』(按:指『秘書或根據主席的命令在會議廳範圍內行事的任何其他人員或人士』,簡單來說就是立法會秘書處人員)在會議廳範圍內,均具有警務人員的所有權力和享有警務人員的所有特權。」

總括來說,立會要是要清場,能動用的,只是立會秘書處本身的保安人員,否則就要由曾鈺成承擔歷史責任,甚至要擔當歷史罪人,去同意讓警方進入「會議廳範圍」,亦即在立法會大樓和周邊範圍採取清場行動。

證諸世界各地,立法機關享有不被行政機關侵犯的保障相當重要。

1993年俄羅斯出現憲制危機,國會拒絕總統葉利欽的經濟改革政策並彈劾葉利欽,葉利欽則派坦克炮轟當時的國會最高蘇維埃,用武力將國會解散。民調雖顯示行動當時一度得到國民支持,但葉利欽卻藉此大增總統的權力,大量國有資產落入少數財閥手中。

在西敏寺憲制傳統中,國會不被侵犯的保障一直備受重視。2008年保守黨下議院議員Damian Green被指公職人員行為失當,警方一度搜查其下議院辦公室,而且得到下議院警衛官(Serjeant-at-Arms)Jill Pay書面同意。事件引發爭議,御用大律師Geoffrey Robertson更撰文批評搜查有違法治、踐踏民主。

英國《每日電訊報》曾不具名引述國會議員稱,最終的責任其實在議長Michael Martin身上,報道更引述保守黨後座議員Douglas Carswell指Michael Martin應該辭職。

要是香港同樣發生佔領立法會的事件,主席曾鈺成、秘書長陳維安、以至到保安主管,又會否捍衛香港的憲制秩序?聲言要香港警隊參考台灣清場經驗的立法會議員,屆時又會否公然向曾鈺成、立會秘書處施壓,跟警務處裏應外合?(甚至「參照」中西區區議會般自行召警進場?)

而更重要的是,佔領立法會(以及和平佔中)何時上演,以至會否上演,最終的主導權,其實都在於特區政府以及不顧所謂「一國兩制」步向幕前的北京當局。不去回應港人對普選和民主的要求,卻去要求為清場準備、部署,又是否本沒倒置、尋釁滋事?

要是特區政府和北京當局真心落實普及而平等的真正普選,要是行政機關執政者及其在立法機關內的黨友都堅守民主原則各司其職,人民又怎會花時間走上街頭,去「佔領」(本詞此意源自2008年金融海嘯後的「Occupy Wall Street」)些什麼?

(圖為1993年葉利欽派坦克炮轟國會,BBC網站圖片) . . .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4月2日 上午3:5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梁振英棄「港人港地」早有跡可尋 空頭支票政策從未助市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