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重寫反恐法草案突加新例 擬賦權予警入侵手機調查│杜連魁

曾批公民抗命是壞概念 陳祖光談「公民權利」寬己律人│皇甫清

2016-3-2 22:28
字體: A A A

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陳祖光昨日出席協會之團拜活動時,呼籲各界支持警隊依法執法,「真正嘅以武制暴」,有關言論令人嘩然,但其實陳祖光另一句批評法治的說話更令人不安,事關他暗批司法系統有欠公正獨立。事實上,陳祖光以往都發表過一些「衝擊」公民權利的言論。

去年佔領行動一周年前夕,陳祖光接受報章專訪,直言「公民抗命是一個很壞的概念」,批評「學法律」、「教法律」的人,應有責任宣傳守法的重要性,而非「助長歪風」。問題是「公民抗命」的精神,在於要對抗某些惡法的不公義,故明知不遵守而要承擔刑責,都堅持要作出相應「違法」的行動,屬公民的「反對權」。如是觀來,陳祖光憑何以「很壞的概念」來批評「公民的反對權」?

無視《警察通例》要求自律及克制

另外,去年員佐級協會舉行周年慶酒會,陳祖光致辭時,就指「我不知到什麼時候開始,警察要『忍辱』。……但是要忍受有學識教養、大學問家、政治家、自稱社會道德法律守護者、知法犯法的人,我們是否又要去忍?我們為什麼去忍?如果他們不是無知,我們為什麼要去忍?」更批評「不尊重警方執法」的示威者是「先撩者賤」。然而《警察通例》就已寫明,「警務人員與市民接觸時,必須自律和克制」,然則陳祖光是否認為,遇上上述的「有學識教養、大學問家、政治家、自稱社會道德法律守護者、知法犯法的人」就可以不用「忍辱」,並以「先撩者賤」的態度看待之?

類似的「不能忍」言論陳祖光在2013年也說過,當年八月發生林慧思老師以粗口批評警察執法不公的事件,他在員佐級協會周年慶酒會上,就直言「但當警員依法執行職務時,被人出言侮辱甚至以粗口辱罵,那作為訓練有素的警員又應否容忍?」必須指出,現時警方已有「辱警指引」,但其實辱罵警員並不構成刑事罪行,到底陳祖光當年所言的「不應容忍」代表甚麼?是否認為可置「必須自律和克制」的《警察通例》於腦後?

話說回來,陳祖光屢次發表挑戰公民權利和無視《警察通例》的言論,但他對同袍的言論自由,卻是格外「包容」,2013年警司劉達強在退休前休假期間,出席針對林慧思事件的撐警集會,被質疑是違反《警察通例》當中,「警務人員應經常避免參與政治活動」的規定,但陳祖光就以撐警集會不屬政治集會為由,力撐劉達強。

總結而言,陳祖光的言論出自一般撐警藍絲的口中,或者不足為奇,問題是他貴為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卻如此「尊重」公民權及《警察通例》,令人憂慮在這種嚴人寬己的態度下,面對一眾濫權的警察時會否盲目護短。

(撰文:皇甫清)(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3月2日 下午10:2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女性的晨早獅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