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公關公司推廣餡餅週 誤觸公關災難│杜連魁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陳頌紅網誌│升降機內的階級觀念

2016-3-3 22:37
字體: A A A

 

雖然每次碰到住對面的鄰居,我都會熱情地打招呼;雖然我經常會在走廊欣賞到他們日以繼夜樂此不疲的唱K聲;雖然郵差叔叔派錯信時,我會按他們家門鈴送還信件;雖然他們的外傭沒把垃圾放進垃圾桶時,我會邊嘀咕邊替她把垃圾放好……但事實上,我跟住對面的鄰居並不熟絡,甚至連他們姓什麼我都不知道。

所以,坦白說,每次跟他們乘同一部升降機時,我就會渾身不自在,相信他們都是。因為,我們會不其然找些很無聊的話題,例如明明升降機正在上我們住的樓層,我會說:「去完街番屋企呀?」對方就會回答:「係呀係呀,你都番屋企呀?」又例如對方明明看到我手上拿著一袋超級市場買回來的東西,甚至明明看到有一棵蔥破袋而出,都依然會問:「買蔥呀?」我就會回答:「係呀係呀,你又知?」總之,困在升降裡的短短十幾秒,都恍若半生那麼長。大家都努力要說點什麼,卻又暗暗滴汗。

不過話又分兩頭,如果找不到話題,有時候更尷尬。像鄰居的兒子,長得酷酷的,沒他父母那麼熱情,有時候跟他乘升降機,大家各佔一個角落,他看天,我望地,大家的四肢都異常僵硬,那種像決戰前夕的氣氛,令人更不自在。

澳洲認知科學家Rebekah Rousi進行了一項升降機行為的人種學研究,她在澳洲兩幢最高的大廈,乘升降機三十次,發現了一個模式:男性進入升降機後,如果裡面有鏡子,他們傾向望向兩邊鏡子中的自己,或者從升降機門的鏡子偷看其他人。女性平日雖然愛美愛照鏡,但在升降機中,大多避免望向鏡子,免得跟陌生人有眼神接觸。另外,年紀大、身分地位較高的人,多數選擇站在升降機最後的位置,一來不必要按開關或者為其他人按樓層,二來可以對升降機內其他人的動靜一覽無遺,較能掌握情況。年輕一輩多數選擇站在升降機中央位置,而女性(不論年齡、地位)則喜歡站在升降機較前位置,方便她們可以在升降機門打開時,最快離開令她們不安之地,甚至在必要時最利逃生。

 

(圖源:《賭聖》電影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3月3日 下午10:3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亞視股東代表轟德勤 粗暴解僱動機成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