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工作關注組網誌│分享

沈西城

-沈西城網誌

原名葉關琦,早年負笈東洋,熟讀日本多部名著,遊走於香港流行文化圈40載,寫過經典電視劇《京華春夢》,編過得獎電影《龍虎風雲》,到了耳順之年,從心所欲地為香港流利文化的人和事作出紀錄,也作為香港人的集體回憶,致即將逝去的香港最美好時光。

沈西城網誌│舞國賭后

2016-3-6 10:30
字體: A A A

六十年代後期,香港的大舞廳只剩下了「杜老誌」和「東方」。

這兩家大舞廳,一在香港,一在九龍,名氣相若,論鋒頭,講氣派,仍以「杜老誌」稍稍佔優。

「杜老誌」的小姐,大部分是上海人,可能是人傑地靈的關係吧,她們大多長得五官標緻,體態妸娜,因而吸引了不少巨賈富商、王孫公子的追求,一擲千金,亳不吝嗇。

在眾多的小姐當中,有一位上海姑娘,更是艷壓羣芳,成為了舞國皇后,由於她長得有點兒像電影明星樂蒂,因而有了「小樂蒂」的雅號。

那時候,女明星在社會上有着十分獨特的地位,不易接近,於是,想親近女明星的男人,往往以酷似女明星的小姐作對象,展開瘋狂的追求。小樂蒂因緣際會,成為了萬千男人争相追逐的對象。

漂亮的女人,大多數是驕傲任性的,小樂蒂也不例外,對待裙下之臣,動輒大發小姐脾氣,我就親眼目睹她用一隻麻將牌扔在一個客人的額角上。

小樂蒂不愛貼小白臉,只喜歡賭。

她的賭癮極大,打麻將可以打一整天,一場牌通常是三四千上落,六十年代一個經理的薪水每月不過是二千元,可見其賭注之大。

另外,她又喜歡去澳門賭廿一點(那時候百家樂尚未流行),她一手牌,至少下注五千元,不然,正如她說:不過癮頭。

有一個晚上,小樂蒂一口氣輸掉二十萬,她臉不變,氣不喘,一個長途電話掛給香港的大户頭。

大户頭第二天就派人送支票到澳門,為咱們的美人小樂蒂解決了問題。

小樂蒂的大户頭是火水商,有花不盡的鈔票,因而小樂蒂有賭不光的籌碼。

她日賭夜賭,夜賭日賭,賭個不亦樂乎,我不忍,勸她留一點錢。你猜她怎說?她回說:小阿弟!你懂啥,弗得阿姐擔心事!有銅鈿就要花,管它明天啥絲(寧波話!意謂不必多理會)別忘記我是賭后!

賭吧!賭吧!小阿弟才不管你!

八二年的某天下午,我路過謝斐道,忽然有一個臉容憔悴的女人叫住我,好不容易才認出她就是小樂蒂。

喲!啥個路道?我眼面前站着一個瘦骨嶙峋的老太太!

她哭喪着臉說:小阿弟!你還認得姐弗?請我吃一碗麵,好嗎?阿姐兩天沒吃過飯了!

二十年前,要跟小樂蒂共飯,那簡直是痴人說夢,可如今一碗麵的代價,已能共樽前,人生如夢,夢如人生,信耶!

耳邊忽地響起了顧媚姊的歌聲:人說人生如夢,我說夢如人生!

我想到七十年代末重遇小樂蒂,是在「瓊樓」,東山復出,風光不再,吃了一頓上海菜分手。

又兩個月後,因事上「瓊樓」,她已不在。八二年再遇小樂蒂後,算算有二十多年沒見小樂蒂了,她尚在人間否?小阿弟念着你哪!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3月6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思言行|拉布真的是十惡不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