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傳情網誌│打工仔做「懶馬」的下場

習近平「水土不服論」背後

2014-4-3 03:52
字體: A A A

繼續歐洲之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當地時間星期二(4月1日)到比利時布魯日歐洲學院演講,指出中國不能全盤照搬別國的政治制度和發展模式,否則的話不僅會水土不服,而且會帶來災難性後果。他又稱,中國想過、試過多種制度,結果都行不通,最後選擇社會主義制度,並且取得了成功。

習近平的說法,是要在中國和西方之間畫上一條分界線,指出西方行得通的,在中國卻不會行得通,更用上「水土不服」這種一般人乍聽之下都仿似明白的詞語來解釋。不過,此舉恐怕有把民主不只是西方標準並且是現代普世價值的事實,掃進地毯底下之嫌。

究竟有什麼原因,足以讓普世價值止於中國的門口?甚至可以跑到歐洲學院去宣示?

據BBC中文網的報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歐洲學院(College of Europe)演講指出,中國幾千年的君主專制制度被推翻後,中國人苦苦尋找適合中國國情的道路。他並稱「君主立憲制、復辟帝制、議會制、多黨制、總統制都想過了、試過了,結果都行不通。」

「最後,中國選擇了社會主義道路,從中國國情和時代要求出發,形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並且取得了成功。」

他並表示,中國不能全盤照搬別國的政治制度和發展模式,否則的話不僅會水土不服,而且會帶來災難性後果。

但究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什麼,是否建基於馬克思主義,馬克思主義是否從「別國」搬過來,以至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下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跟資本主義(尤其是此中的裙帶資本主義)有何區別,都是大家必須要問的問題。

習近平以「水土不服」一詞概括,驟耳聽起來好像有點道理,但實情是全世界由獨裁到民主國家,由高舉資本主義大旗的金錢帝國到照顧國民生養死葬的社會主義福利國,無一不以民主選舉為體 ── 或至少都有民主選舉的外殼來粉飾窗廚。

例如,俄羅斯總統普京在2012年選舉,就是以高達63.6%的票數重返克里姆林宮,得票率拋離得票第二高的俄共候選人46.4個百分點。2011年新加坡國會換屆改選,總理李顯龍領導的人民行動黨憑60.1%的得票,取得87個民選議席中的81個,繼續人民行動黨自1959年以來未受動搖過的執政地位。

又例如,奉行社會主義、實行高稅率、高福利的社會主義國家,包括瑞典、芬蘭、丹麥等,均是成熟的民主政體,政府都是通過公認的民主選舉上台執政。

再說,中國是否真正地嘗遍君主立憲制、議會制、多黨制、總統制?

清末頒布過《欽定憲法大綱》,到溥儀退位都未成立過國會,內閣中人又以滿人尤其是皇族主導,未曾確實地行憲。

及至民初,國民黨取得國會多數席次,作為代理理事長、倡導內閣制的宋教仁卻在上海遇刺身亡。至於多黨制、總統制,在訓政時期、以至到毛澤東登上天安門城樓以降,都難以說成試行過。

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否真正成功,大家心目中都有自己的答案。

值得一提的是,習近平的說法與全國人大委員長兼中共港澳協調小組組長張德江指「照搬」外國的一套到香港,可能出現「水土不服」以致墮入「民主陷阱」引發災難性後果,極其相似。

在近日香港普選的討論之中,不時有港區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及其他親北京人稱香港實行普選,必須考慮到香港作為中國一部分的事實,要顧及「國家安全」,《環球時報》更稱「愛國」是公民的憲法義務。在這主旋律下,香港的「普選」還有否可能是普及而平等、符合普世標準的真正普選?

(歐洲學院網站相片幻燈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4月3日 上午3:5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上海之行只餘民主黨未表態 評論員指泛民「扭擰」為保護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