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特暗語泛民勿拉布阻民生 無視曾堅持審「網絡23條」拒抽調議程│皇甫清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陳頌紅網誌│人肉擋箭牌

2016-3-15 22:00
字體: A A A

 

兩、三年前吧?我在中環一家中式餐廳吃午飯的時候,突然聽到餐廳的警鐘大鳴。嘴裡含著半隻叉燒包的我,嚇得當場呆住,然後左手已經偷偷伸向手袋,準備隨時逃離餐廳。但是環顧四周,九成九的食客從容不迫,甚至好像完全聽不到震耳欲聾的警鐘,而侍應生也沒有任何反應,令我一度感到非常困惑,以為自己有極之嚴重的幻聽。警鐘一直在響,我實在無法專心一意去完成面前的叉燒包,惟有揮手叫侍應生前來,問個究竟。他冷靜得像正在禪修的智者,回答我:「大概是誤鳴罷了。」然後施施然飄開。「大概誤鳴」?那就是不肯定啦!既然不肯定,為什麼所有人都坐著不動,繼續若無其事地聊天,沒有人站起來走火警?

向來怕死的我,不管那是大概誤鳴還是確定誤鳴,立刻結帳離去。那天之後,沒有再去那家餐廳。不是因為他們的食物或者服務不好,而是他們的憂患意識太低,萬一遇到真正火警,沒有即時應變,隨時令顧客變成燒豬。為了自己尚算美好的生命著想,從此不敢光顧。

為什麼餐廳裡的人,反應如此反常?原來,他們的表現十分正常。據說,九一一發生時,世貿中心警鐘大鳴,有些人還慢條斯理地關電腦,甚至去咖啡間倒掉自己杯中的咖啡。至於我的反應,也同樣正常,因為,當時我是自己一個人吃飯,沒有幾分親的朋友同事相陪。

是這樣的。美國密歇根州立大學心理學副教授Joseph Cesario在《社會心理和個性科學》發表的研究指,當身邊有一群自己熟悉而信任的人時,憂患意識就會下降,對危險的評估都會減低。但是當自己獨自一人,就會把任何危險都放大幾倍來看,明明在遠處發生的壞事,都看成很接近自己的威脅。Cesario解釋,以演化角度來看,獨自一人的時候,沒有足夠能力對抗猛獸和外來入侵者,保護自己的最好方法,當然是走為上著。如果身邊被可靠的人包圍,心理上儼如有一列人肉擋箭牌,安全感增強,逃跑的急切性,自然降低。

 

(圖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3月15日 下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娛樂」成手機最主要功能? 近七成美國人每日用手機聽歌│杜連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