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木木網誌│下午時分糖水癮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陳頌紅網誌│理智與感情之爭

2016-3-19 22:00
字體: A A A

雖然每天寫的專欄內容,多多少少有關科學,但我必須承認,我依然是很感性的人,甚至感性得過了火。

昨天我在馬路旁準備過馬路,身邊站著一個拿柺杖的老伯伯。待交通燈轉了顏色,我見他伸長脖子望望對面馬路,有一絲猶豫,便走過去,輕輕扶著他手臂說:「伯伯,我陪你過去。」他張大嘴巴看看我,表情有點愕然,但仍由得我扶他。到了對面馬路,我叮囑他慢行時,他很牽強地笑了一笑,然後跟我說:「其實我不打算過馬路,我只是站在路邊等外傭,她替我買藥。」他用柺杖向著眼前一家藥房指一指,「她在裡面」。這回輪到我張大嘴巴,感到很不好意思,又不知道應不應該再扶他過馬路。這時候他的外傭剛好買完藥走出來,以半鹹淡廣東話道:「不是叫你站在剛才那兒等我的嗎?你過來幹嗎?」我尷尬得很,連聲道歉。

可能我覺得這個伯伯的五官長得有點像我爸爸,我跟爸爸相隔了一個傷心太平洋,沒什麼機會孝順他,所以對這個伯伯產生一種移情作用。後來細心回想,當時伯伯伸長脖子的表情不是猶豫,而是等待。加上老人家總是急性子,交通燈未轉都可能已經踏出馬路,甚少會轉了燈還動也不動的站在路邊。如果我稍為分析一下,就不會害伯伯多走一趟了。

不過美國凱斯西儲大學認知科學家Anthony Jack就為我解釋:同理心和分析力往往互相排斥,腦袋沒可能感性又理性,因為在同一時間就只會有一方勝出(二O一O年十月《神經影像》期刊)。他讓四十五個受試者觀看兩類影片和文字,一類要他們理解他人感受,另一類是要他們以物理常識解決難題,在測試時,研究人員會以fMRI偵察他們腦部活動。結果發現,每當受試者要啟動同理心時,腦裡面有關分析、邏輯、數學的區域完全停止運作,而有關社交、情緒等的思考則高度活躍,反之亦然,Jack稱這種現象為「知覺對立」。所以經常對著數字的人,會少了一點人情味,而感情豐富的人,又好像不懂分析,就是這個緣故。

 

(圖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3月19日 下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酒店旅館禁紋身客浸溫泉 日本旅遊局籲放寬限制│樂思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