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爾斯歐國盃禁太太團 真係幫補到戰績?│杜連魁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陳頌紅網誌│歷史終結幻覺

2016-3-22 22:14
字體: A A A

 

「知否世事常變,變幻原來永恆」不但是歌詞,而且更是真理,黃霑沒有騙我們。

八歲時,我跟一個叫做「玲玲」的鄰居勾小手指,說我們會是永遠的好朋友,將來一起搞婚禮,彼此的兒女也要成為好友或者夫妻。可是,當我上了高中後不久,我們已經將對方拋諸腦後;

念中四時,我向天發誓,一輩子只喜歡那個令我一見鍾情的男同學,我深信這一生也不會找到比他更完美的男孩子,結果,我喜歡他的那「一輩子」並不太長,而且,原來叫人心動的男孩,通街都有;

很多年前,我立下一份遺囑,預早吩咐好友如何安排我的喪禮,連陪葬的衣物都一一列明,因為我以為那些都是自己最最最喜愛的衣物。誰知道,一衫還有一衫好,現在我的至愛衣物,統統不是遺囑上的那些了;

第一次去台北,非常討厭那個地方,覺得她空氣差、地方舊,景色比起杭州、蘇州、桂林、北京等都差遠了。現在,就是愛她的舊,愛她仍然跟十幾年前差不多。而且,她的食物,應該比在內地吃的安全。

根據《時代》網站,哈佛大學心理學教授Daniel Gilbert的研究發現,雖然大部分人都承認現在的自己跟過去有所不同,無論性格、喜好都改變不少,但絕少人會相信,此刻的自己跟將來的仍會有差別。例如,研究顯示三十三歲的調查對象,都不認為自己在未來十年會有什麼變化,但四十三歲那一群組就確認自己在過去十年轉變許多。Gilbert稱這種現象為「歷史終結幻覺」。他指出,我們往往只看到自己現在跟過去的分別,但卻認為「這已是經過多番歷練後的最終的我,不可能再有什麼改變」,但事實上,不少人甚至是在七、八十歲時才改變最難改變的政治喜好。這又讓我想起爸爸。從前他每年回祖國旅遊,現在則千叮萬囑我別到內地;從前他不認同反對派,現在但凡香港有遊行,他都叫我充當花木蘭代他出征。我肯定三、四十歲時的爸爸,打死都不相信這是今日的自己。

 

(圖源:《Until The End Of The World》電影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3月22日 下午10:1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特區矮化臺灣有前科 老董煲呔同貶「中華旅行社」隱形官方地位│皇甫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