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視熄燈】欠薪未解決 中國文化傳媒未交代獎金發放形式

【那年我21歲】楊岳橋:曾經FF過到中國發展建設 從政念頭始於美國總統影響│方浩文

2016-4-2 10:59
字體: A A A

楊岳橋13歲隻身前往加拿大,在當地就讀寄宿學校並升讀西安大略大學,讀政治科學。2002年,楊岳橋21歲,剛剛本科畢業,隨後北上求學,在北京大學完成三年的法學碩士課程。

一心想北上體驗 感謝三年「離地」學術討論

說起自己北上的經歷,楊岳橋指自己計劃的一部分,也是在自己21歲最難忘的抉擇。他表示,要離開加拿大一個如此舒適的環境到中國,是一個不容易的選擇,但因為自己一直希望在當地看看抱著「看新世界、發掘新環境」的想法,「又FF下可以返去建設發展。」但楊岳橋強調,並非要「建設祖國」,當時的心態是希望從事法治工作,「但最後發現原來都係FF。」

中國大陸的法治體系向來被指「講一套做一套」,楊岳橋經過三年的學習之後,的確發現「講嘅同做嘅原來可以有好大分別」。他指,自己在北大讀的是憲法與行政法,條文上對憲法闡述以及對人權的保護都展示得很美好,但事實往往不如人願。但楊岳橋仍然感謝這段學習的時光,他指,在北京大學的三年很精彩,除了擴充了自己視野,還因為北大是一間不錯的大學,有很難得的機會可以與頂尖的老師及同學交流,「當然討論的東西可能好離地,但學術的討論永遠都可以很精彩。」

10402039_711458765614197_6541402050012938982_n

楊岳橋說這是「薯嘜13歲」

21歲的世界很美好 自小已有從政想法

至於甚麼時候有從政的想法呢?楊岳橋就透露,是始於小時候美國總統的影響,「細細個見到美國總統咁巴閉,覺得幾得意」,但成熟後發現事情不是這麼簡單。不過楊岳橋指,投入香港政壇,服務香港的想法的確是從小就有,但當時的想法比較零碎及片面,直至2003年發生沙士及「23條」事件,才發現香港的法治原來可以很脆弱,也堅定了自己要投身政壇的決心。

若要用一個形容詞形容自己的21歲的話,楊岳橋思考了良久,似乎在努力尋找一個適合的詞語,最後他說「我唔會話係『天真』或者『理想化』,但我一路都將周圍的世界及未來想像得好美好。」在楊岳橋這個「美好」的世界中,他認為人生每個階段都會遇到不同的壓力,關鍵是如何將壓力轉化為動力。

20150414150203944-1

加拿大本科畢業

21歲確認人生方向 感謝媽咪給予空間

21歲雖然是一條分水嶺,但並非每個21歲的成年人都清楚自己的目標,及人生的方向。不過楊岳橋明顯不屬於這個群體,楊岳橋在讀大學之前就已經確認了自己想讀法律,但因為加拿大大學本科沒有法學,於是他選擇了自己同樣感興趣的政治科學,畢業後為了滿足自己到中國體驗的好奇心,他還打算在北大重讀法學本科,但被他發現了有碩士課程,於是便有了三年的北大生活。

正如楊岳橋所指,中國的情況講和做的差太遠,而自己也因為經歷2003年一連串事件已經立心要返回香港,為了可以在香港執業,楊岳橋在北大完成法學碩士課程之後,又繼續前往英國獲得布里斯托大學取得法律碩士學位,直至回港成為執業大律師生活安定之後,就可以開始履行自己小時候就有的,要服務香港的承諾。

楊岳橋看似完美順暢的人生軌跡,或者源於他自己早期的規劃,但楊岳橋就表示,非常感謝媽媽,給予自己足夠的空間去追逐自己的理想,「正如早期想去北京讀書,媽咪都唔會拒絕。」他又指,相信現時21歲的年青人都有比較成熟的思想,也很清楚自己想做甚麼,年長的一輩需要做的,只是給他們足夠的空間,相信他們可以達成他們的目標。

10258245_631397290287012_6757950756221169060_n (1)

三傻攝於當年選舉辦的一個角

(撰文:方浩文)(圖片來源:楊岳橋提供/楊岳橋FB)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4月2日 上午10:5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沈西城網誌│初窺艷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