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團爆康文署以「慣例」勒令去「國立」 報道:07年起已出現│丘偉華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陳頌紅網誌│「永遠懷念」的悲歌

2016-3-31 23:00
字體: A A A

 

第一次近距離看到裝有骨灰的骨灰盅,是小時候在鄰居家中。

我經常到樓上一個鄰居家中玩耍。那個鄰居太太長得很秀麗,說話聲音非常溫柔,而且每次見到我都會露出甜美的笑容,拿很多零食給我吃。但是在她丈夫死後,我就再沒有看過她笑。即使她明明沒有流淚,眼睛裡面卻總像注滿了淚水;即使她明明很努力想掀起嘴角笑,但兩邊嘴角卻沉重得只會不斷向下垂。

她一直把丈夫的骨灰供奉在家,很多年之後,直至我由小孩變成少女,直至我們一家移民,她丈夫的骨灰依然擺放在家裡同一位置,而她甜美的笑容,彷彿成為了她丈夫的陪葬品,從此埋藏骨灰盅裡,不見天日。

我記得她女兒曾經跟我說:「媽媽想爸爸永遠留在她身邊,所以不准任何人把骨灰拿走。其實有時候我半夜起床上廁所,看到爸爸的骨灰盅,都有一點害怕,但每次我告訴媽媽,她就罵我。」

哈佛大學心理學教授Richard J. McNally在《臨床心理科學》中也提到這一種失去最愛,無法由時間沖淡的錐心之痛。他指出,這些不幸的人,會持續傷痛很多年,情緒幾乎不能回復正常,對將來完全不抱希望,而且經常不受控地回憶跟死者度過的歲月,形成一種創傷後遺症和抑鬱症的合併病症。他邀請了三十三個在過去三年內曾經歷喪親或喪失所愛之痛的受試者參與實驗,經過訪談、問卷調查和心理分析後,判斷當中十三人患有這種合併傷痛症。他發現這些人對於過去記憶有選擇性遺忘:只記得包括死者在內的過去,而忘掉其他不包括死者在內的自身記憶。當研究人員要求他們嘗試想像將來,他們也總是傾向想像包括死者在內的將來,例如跟死者生孩子、跟死者度過五十週年結婚紀念等,如果要想像不包括死者在內的將來,他們就顯得力不從心。研究解釋,他們藉著放棄其他自身記憶,只記住死者的一切,讓對方得到永生,以減輕傷痛。不過如果隨年月過去都不能對將來重拾希望,就可能已抑鬱成病,必須正視。

 

(圖源:互聯網)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3月31日 下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英國殮葬費用「貴到嚇死人」 慈母被迫雪藏亡兒籌錢│杜連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