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金像獎】《十年》勢難爭「最佳電影」 「55人專業評審團」左右大局│范中流

恐懼鳥

-恐懼鳥網誌

恐懼鳥,男,大學讀犯罪學和心理學;從小喜歡蒐集世界各地的都市傳說和恐怖奇聞,並希望將恐懼在人群中散播。facebook專頁: 恐懼鳥 Scary Bird

恐懼鳥網誌│你的思想其實沒有你想像般難洗腦 (2) 人民聖殿陰謀論 下篇:人民聖殿的終局

2016-4-2 20:00
字體: A A A

接下來發生的事,相信大家都已經知道。

當天黃昏,在里奧被人用步槍打成蜂巢後不久,吉姆·瓊斯就傳召鎮內所有信徒到天幕廣場,舉行最後一次「純白之夜」。縱使純白之夜標榜用「民主選舉」決定教會的命運,但其實吉姆在集會前便命人準備了一大缸加入了氰化物、水合氯醛麻醉藥、地西洋鎮定劑和車厘子果汁的混合溶液,集體自殺早已是無法挽救的終局。

你能想像當時的情況是多麼瘋狂?一大班信徒輪流上台發言,用激動的聲線頌讚集體自殺是多麼偉大、多麼美妙的事。有部分較清醒的信徒嘗試勸說吉姆採用較理智的方案,例如尋求蘇聯的庇護,但他們的聲音仿佛只是投入洶洶大海的小石,毫無回響。

不久,那些雙手沾滿鮮血的紅旅回到瓊斯鎮,士氣高昂地叫著:「眾議員已經被殺死了。」待吉姆聽過屠殺的過程,確定里奧真的被殺死後,他再用那把具催眠能力的聲線,向台下那些瘋狂的信徒宣告:「紅旅向他們展示了正義。」

話一落下,現場爆發出更激烈的鼓掌聲和叫喊聲,更多的信徒走到台上,興奮地說自殺只會帶來更大的勝利、自殺是一種義舉⋯場景瘋狂得吉姆不得不叫他們冷靜下來,催促他們「快快去死」。

第一批自殺的是嬰兒和母親,其次是較年幼的小孩,最後輪到成年人。每位信徒,不論男女老少,排隊到台下拿個小杯子,喝下小杯中的紅色毒藥,然後躺在地上一起死去。 有部分信徒拒絕喝下毒藥,但在紅旅用槍枝威脅下,他們最後還是飲了。還有少部分信徒在混亂中溜到叢林,但頭腦如此清晰又幸運的信徒只屬於極少數。

吉姆·瓊斯就像亡國的君主,四肢軟癱坐在舞台上的”寶座”,眼神複雜地俯視著台下九百多名信徒因毒藥痛苦得在地上打滾,手腳痙攣般上下抽動,在痛苦中掙扎死去。曾經是屬於自己的快樂王國,現在變成一個龐大的停屍間。堆積在地上的屍體像秋天的落葉般愈來愈密多,愈來愈密,最後根本看不到地面,只有屍體。

眼見最後一批喝下毒藥的紅旅都死得乾淨,吉姆在沈默中拿出腰間的手槍。對準左邊太陽穴扣下板機,用子彈了結自己的一生。

1934718_491155081078469_5112239358789424478_n

當蓋亞軍隊到達現場時,他們在吉姆的屍體找到一張紙條,寫著:「我,吉姆·瓊斯,宣佈把銀行所有財產交給USSR(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的共產黨。」為整宗案件蓋上一層懸念…..

根據官方數字,11月28日當天總共有918人死亡,當中276人是小孩。這數字還沒加上當時駐守在蓋亞首都的信徒的”同步自殺”。直到九一一之前,「人民聖殿集體自殺案」仍然是美國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人禍”。

好啦,來到這裡,小編終於寫完”官方版本”了,準備好聽另一個版本了嗎?

一個更黑暗、更可怕的陰謀版本。

(圖片來源:恐懼鳥fb)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4月2日 下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發帖講亞視停播 政府新聞網再惹公關災難│甘樂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