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頌紅網誌│獨食難fail

恐懼鳥

-恐懼鳥網誌

恐懼鳥,男,大學讀犯罪學和心理學;從小喜歡蒐集世界各地的都市傳說和恐怖奇聞,並希望將恐懼在人群中散播。facebook專頁: 恐懼鳥 Scary Bird

恐懼鳥網誌│你的思想其實沒有你想像般難洗腦 (2) 人民聖殿陰謀論 下篇:不為人知的人民聖殿陰謀論

2016-4-2 21:00
字體: A A A

縱使人民聖殿案已經是四十年前的事,但圍繞住它的陰謀論一直都榮繞不散,反而有愈挖愈深的跡象,種種證據都指向躲藏在瓊斯鎮背後的不是吉姆的一己私利,而是一個由勢力龐大的組織精心策劃出來的邪惡計劃⋯

以下是人民聖殿一案中,最廣為人知的三大疑點,大家可以比較一下它們和”官方版本”的差異:

1.驟增的死亡人數

集體自殺竪日,美國紐約時報、時代雜誌、舊金山紀事報一致引用蓋亞共和國軍隊的官方數字,總共找到400具自殺屍體,其餘500多人則逃到周圍的叢林。但當美國到達現場後,媒體所報道的數字急劇上升,由408到700,700到780⋯⋯最後去到現在的900。由於死亡人數的增幅太過離譜了,惹來不少外界的猜疑,而美軍的解釋只有簡單一句:「蓋亞軍不懂點數。」

即使你抱著種族主義的目光,認為南美人腦袋負責數學那一部分有缺陷,這仍然解釋不了當不同人用放大鏡仔細地算首天自殺現場拍到的照片時,仍然極其量只有500多具屍體?是否美軍為了掩蓋某些事情,而對那些躲過自殺、逃到叢林的人殺人滅口?

順帶一提,在集體自殺當天,有600多名英國步兵團Black Watch正在附近叢林進行”訓練”。另外,美軍派來的部隊也包括美國陸軍特種部隊綠扁帽(Green Berets ),一支專門應對非正規戰爭和叛亂的部隊。

12472835_491156534411657_2293116159989708541_n

2.和官方解釋相異的驗屍報告

如果你覺得剛才的論點太過捕風捉影,我們不妨看看法醫的證詞。

根據紐約時報,最初負責驗屍的是蓋亞共和國首席驗屍官Dr. Leslie C. Mootoo及其團隊。他們在自殺發生後天32小時,檢驗了接近100多具屍體,但他們得出的報告卻非常駭人。

首先,和官方說法一樣,有超過80%的死者是死於氰化物,不同的地方是,他們並不是”自願服毒”。相反,法醫在80%死者身上均找到新鮮的針孔,注射時間不會超過一日,有理由相信是毒物進入的途徑。更加令人心害的是,那些針孔的位置都是在死者難以自行注射的地方,例如肩胛骨和背部。至於另外10%的死者,他們都是死於槍擊,當中包括重型槍械和十字弩。

除此之外,吉姆·瓊斯的死也是疑點重重。鑑證科在吉姆屍體70米以外的地方,找到他“自殺用”的槍枝。然而,70米遠超於正常槍枝由自殺者脫手墜地後的距離。甚至有傳言吉姆的屍體並不是真正本人。

基於以上種種原因,當年Dr. Leslie C. Mootoo呈交給蓋亞共和國的報告寫住「只有3人確定是自殺,其餘死者都是被”不明人士”謀殺。」

但美軍當然不會接受這份報告。

對於蓋亞共和國的驗屍報告,美軍發言人Schuler淡淡地說:「沒有驗屍的需要,死因在並不是事情重點。」當美軍接手瓊斯鎮後,他們沒有立即把屍體運回美國,或者接送家屬來認領。

相反,他們拒絕所有記者和家屬進入瓊斯鎮,任由數百具屍體暴露在熱帶地區潮濕又悶熱的天氣整整一個星期。一星期後,他們才慢條斯理叫專屬驗屍隊過來。但那時候,屍體已經腐化得七七八八,證據都被數百萬條蠕蟲吃過清光,甚至連家屬也無法辨認屍體。國家法醫聯會主席Dr.Sturmer也忍不住寫公開信投訴美軍處理手法。

12342820_491158324411478_5044684162391712638_n

3.令人戰憟的生還者報告

那些在大屠殺中僥倖逃脫的生還者,無論他們當初是扮演殺手或是被害人,所說的證詞也突顯了當天在瓊斯鎮發生的慘劇並不簡單。

首先是當日參與槍擊的Larry Layton。Larry Layton當日在飛機發數十槍便被制服,但沒有人真正死於他槍下。縱使如此,他仍然被控涉嫌里奧·瑞恩等五人謀殺罪。Larry Layton在庭上堅持自己沒有實質殺死過任何人,不知道也不認識那九個神秘槍手,更不認為他們是人民聖殿的人。他承認自己計劃過殺死那些離教者,但那九個神秘人所造成的大屠殺絕不在計劃內。同樣的話語,吉姆在臨集體自殺前也說過:「我沒有策劃,但我知道他們會這樣做。」在陰謀論者眼中,「他們」指的是美國政府。

與此同時,那些由槍擊案中存活下來的人也不約而同形容那些槍手像”喪屍”,機械人般走姿、欠缺情緒變化的臉孔。除此之外,根據生還者的口供,那些槍手並不是胡亂開槍,而是“有計劃地殺人“。槍手除了在里奧·瑞恩和三名NBC攝製隊職員胸口留下多處致命槍傷外,還刻意在他們的頭顱”補刀”,好像誓要他們非死不可。相對之下,槍手對其他人的傷害則沒有那麼致命。
順帶一提,那九名槍手的真正身份至今仍然是一個謎。

其次是人民聖殿的外聘律師Mark Lane。Mark Lane在集體自殺開始前,便和另一名律師Charles Garry躲進叢林,成功生還下來後。之後,Mark Lane便一直主動聯絡其他生還者,並把他們的回憶編輯成書。

那些曾經在瓊斯鎮待上數個月的生還者說,瓊斯鎮的實際運作沒有想像中”那麼平等“。吉姆有一批”特別信徒”,他們可以攜帶武器和金錢、自由進出瓊斯鎮、主要負責紀律、管理和懲罰等工作,從來不用勞動工作,更重要的會,他們清一色都是白人男人。而事實上,當日在集體自殺中死掉的人有超過90%是女人,80%是黑人。Mark Lane也說當天逃過集體自殺後,躲在叢林的數十小時,不時也聽到遠方傳來槍聲和人們的尖叫聲。

以上情況不免讓人聯想起在70、80年代,美國白人歧視黑人問題仍然嚴重,有不少針對黑人種族滅絕的陰謀論也因此萌生,例如「愛滋病陰謀論」和「馬丁路德金被殺陰謀論」。

但最讓Mark Lane心寒的是,那些不是由”官方途徑“逃離瓊斯鎮的人,很多都不得善終。例如Jeannie和Al Mills在公開宣布正在撰寫一本關於吉姆的書後,其屍首被人在數天後發現。 另一名生還者也在家門被無名槍手襲擊,胸口中多槍而身亡。每個由瓊斯鎮活下來的人要麼離奇暴斃,要麼被扯上各種犯罪而蹲監牢,真相卻都隨他們離去而石沈大海⋯⋯

12670878_491158481078129_5306782807044678635_n

(圖片來源:恐懼鳥fb)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4月2日 下午9: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香港金像獎】《十年》勢難爭「最佳電影」 「55人專業評審團」左右大局│范中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