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頌紅網誌│珍惜做夢時

恐懼鳥

-恐懼鳥網誌

恐懼鳥,男,大學讀犯罪學和心理學;從小喜歡蒐集世界各地的都市傳說和恐怖奇聞,並希望將恐懼在人群中散播。facebook專頁: 恐懼鳥 Scary Bird

恐懼鳥網誌│你的思想其實沒有你想像般難洗腦 (2) 人民聖殿陰謀論 下篇:後話:“陰謀論“和"現實世界"的鬥爭

2016-4-3 21:00
字體: A A A

每逢社會發生大事時,我們總可以由身邊的人對事件的評論,簡單地把他們分成兩種人。第一種人總是拒絕巧合和偶爾的存在,常常說:「世事又點會咁簡單啊,好多野你唔知。」另一種人則不太喜歡深究事情,喜歡淡淡地說:「你諗多左啦,懶系特別咁。」通常後者都是「社會主流」,而前者則被眨成「陰謀論者(又名陰毛撚)」。

根據維基百科定義,我們常常說的「陰謀論」通常指對某一社會事件的“特別解釋”,而這些“特別解釋”又通常指控某集團(可以己證實或未知)在背後操控所有事態的發展,以謀取集團的損人利己的目的,並運用共龐大勢力捏造各種虛假的“公開解釋”來蒙蔽公眾,例如「愛滋病病毒是美國政府/世界衛生組織/光明會/共濟會/無良藥廠為了控制人口/對黑人種族滅絕/賺大錢買樓,而在實驗室製造人工病毒/捏造出來的謊言。」

陰謀論在現今社會真的無處不在。由政治事件的背後操縱者,到外星人究竟有否綁架了我們,陰謀論的影子一直充斥住無論日常生活、抑或是未知的科幻國度。但不論陰謀論的真偽,那些相信陰謀論的人通常都被“主流社會”標籤為低智商/神經病/混飯吃/遊手好閒/偏激。

如果大家有留意,小編很少談及陰謀論。這並不是小編害怕被人標籤為陰毛撚,而是本身對陰謀論有一種很糾結的感情,況且陰謀論本身也是很複雜的東西。

一方面,小編很喜歡所有古靈精怪的知識,由都市傳說、犯罪網絡、魔法宗教,當然也包括陰謀論。另一方面,小編其實滿「Yeah Science, Bitch」。小編很喜歡看科普書籍和雜誌,腦神經科學和生物社會學是小編的最愛。縱使聽起來這是很怪異的組合,但小編大部分時候都處理得很好。唯獨陰謀論這方面,因為它們打從根底鄙視對方。

首先看看陰謀論的世界,其實陰謀論的世界沒有外行人想像中那麼“捕風捉影”,例如對共濟會和光明會的描述,很多都有充分的歷史文獻、證人口供、相片。當然,我們不可以否認某些人的確太過瘋狂,敗壞了行界的名聲,例如作假證據、內容太離地、或變態得見到人家身上有個三角形,就說他是神秘組織派來。

我們再看看另一面,科學界破解陰謀論的確有很一套,例如Colin Evans的著作“A Question of Evidence”就用法醫科學詳細地解釋了裹屍布的真偽,和剔除甘迺迪遇刺案第三方射擊的可能性。

除此之外,不少科學書籍也嘗試透過認知心理學,解剖為什麼人類會熱愛陰謀論,例如社會地位較低的人沒有機會了解實際權力運作,所以沈醉陰謀論以填補缺口;人們天性偏好為複雜事情尋找簡單的答案。又有社會學家說陰謀論是滿足社會情緒宣泄的一種社會需求。

對於前者的科學破謬,小編很感滿意。至於後者的”分析陰謀論者本身”,小編則抱持質疑的態度。

因為那些對陰謀論者的科學分析的大前題已經是”陰謀論都是假的,相信它們的人都沒有經過邏輯分析”,但他們沒有把”陰謀論是真的,人們相信是基於理性思考”這一可能性納入分析範圍內。而事實上,歷史上不少曾經備受嘲笑的陰謀論後來都證實是真有其事。

除了本篇提及的MKUltra外,直到上世紀60年代,黑手黨(Mafia)都只是民間流傳的”陰謀論”來。如果你在1960前對人說有一個犯罪組織勢力龐大得足以滲入議會、混入政府、和CIA合作,人們會嘲笑你太異想天開了,那些什麼社會壓力理論通通都會套在你身上。相同情況也發生在當年研制原子彈的「曼哈頓計劃(Manhattan Project)」。在這種情況下,小編很難認同那些認為相信陰謀論的人都是社會底層或心理偏向這種帶偏見的科學論調。

所以在這個難辨真假的世界,我們應如何看待陰謀論呢?

即使你不相信外星人和神秘組織,這一問題也與你攸關。因為在這個年代,陰謀論不只是超自然的話題,同時也充斥住政治、金融、經濟等”現實領域”。相信大家對那些「XXX收了錢辦事」、「XX想搞砸我國經濟」等陰謀論也不會感到陌生,所以如何看待陰謀論是我們每人必需思索的問題,而非某個怪奇作家的成長煩腦。

小編在這裡不妨用一個較激端的例子。設身處地想像一下,假如你身處在瓊斯鎮,每天面對住吉姆的壓迫和洗腦,你當然會想逃出去,但你始終不敢確定美軍的狙擊手是否躲在叢林中,等你一逃出村莊便殺死你,或者根本吉姆和美軍是盟友(而且事後證明好似是真的)。面對各種陰謀和未知,究竟你應得如何是好?什麼才是正確的選擇?

或者除了獨立思考外,有時候我們還需要大膽行事,擺脫環境給你的選擇,和別人施加於你身上我期望,把思考出來的想法付諸行動,為自己度身訂造一個”選擇”。這種做法不保證你一定能成功脫險,但總比瓊斯鎮的居民坐以待斃,任人擺佈,要麼等待毒藥的到來,要麼吃下迎頭而來的狙擊彈好。

(圖片來源:恐懼鳥fb)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4月3日 下午9: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韓國68間旅行社遭禁接大陸客 近四成因團費過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