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斥談「港獨」屬「錯事」要譴責 揭梁特為爭連任罔顧「民族大義」│范中流

法政匯思

-法政匯C

係唔係睇一班法律界嘅SOLIT同BAR現晒青筋講捍衛乜乜、捍衛物物有時睇到怕?其實佢哋都要搵食要行街要飲嘢要睇戲要睇電視要睇報紙要做人仔女要做人男友女友要做人老公老婆要做人老豆老母。想知佢哋唔現青筋嘅時候搞乜同諗乜?法政匯C話你知!

法政匯思網誌│我看《焦點追擊》─不能少的「第四權」

2016-4-1 14:41
字體: A A A

聽朋友們推薦看了《Spotlight (港譯:焦點追擊)》,感觸良多。 不過太早分享就有「劇透」之嫌,因此擱到悠長假期過後才藉此分享。

《Spotlight》由Tom McCarthy 執導、Mark Ruffalo, Michael Keaton 和 Rachel McAdams主演,是本年度奧斯卡「最佳電影」和「最佳原創劇本」的得主。 電影改編自真人真事,“Spotlight” 其實是美國《波士頓環球報 (The Boston Globe)》旗下「焦點新聞組」的名稱,擅於調查和報導專題新聞。2001年夏天,焦點新聞組就一篇關於波士頓某神父被指控過往三十年間性侵多名兒童的指控展開調查。編輯和調查員循不同線索追訪,竟發現事態遠比他們想像中嚴重 – 原來當地性侵犯小童的神職人員,竟達七十多名,而且當時天主教波士頓教區的主教羅樞機 (Cardinal Bernard Law) 原來一直知情卻包庇犯事神父的所作所為!而且教會一直運用「庭外和解」的保密原則作為免死金牌,把案件平息後便把神父調往別的教堂,縱容他們繼續作惡。本著揭發真相和為受害人伸張正義的精神,焦點新聞組鍥而不捨地向受害人蒐證,並循法律途徑申請解封一些保密的關鍵法庭紀錄。在波士頓地區,教會在居民 – 特別在弱勢社群之間 – 有超然的宗教影響力和社會地位。正如電影中一名受害者所說:「當神父走進你的家,就如天主臨在。」 要作出揭發神職人員醜聞的報導,必定引起社會的巨大反彈。 面對重重的阻力和教會的阻撓,焦點新聞組必須在證據確鑿的情況之下才可正式報導,而每一秒都是與時間競賽。最終《波士頓環球報》於2002年1月刊登調查報導,揭露了這宗轟動的醜聞。這引發了骨牌效應,全球各地陸續展開相關調查並揭發多宗同類的性侵事件。值得注意的是,羅樞機在爆出醜聞後辭任波士頓教區主教,但後來竟被調往梵蒂岡,繼續擔任教廷要職直至退休。

《Spotlight》情節緊湊,劇力十足,全片兩個多小時毫無冷場。電影亦讓我從一名天主教徒、一名律師和一名報紙讀者的多重方位上作思考。我在天主教和基督教的學校成長,從小對《聖經》的教義推崇備至;但對教會發生如此令人髮指的醜聞, 所牽涉人數之廣、犯案時期之長,是必然感到痛心和憤怒的! 縱使教會承認人性的軟弱,並自稱為「罪人的教會」,但如果宗教領袖為了保全教會的形象或權威而不斷掩飾甚至包庇那些涉案神父的墮落行為,那只是虛偽、掩耳盜鈴、甚至是助紂為虐!對處處保護弱者又秉行公義的耶穌,是何等的諷刺!無疑,主流宗教的原意都是導人向善的,只不過樹大必有枯枝,神父如果觸犯法律,就必須接受審判和應得的法律制裁。

然而,我又感覺到法律只是達到社會公義的一種制約和途徑,卻又必須有獨立傳媒報導的配合才能更有效發揮其作用。因為我偏向相信人性的脆弱,必須時刻受到監察,尤其是“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 (權力使人腐化,而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腐化。)”

《Spotlight》的故事,讓我們看到新聞工作者如何透過傳播媒介,將權貴的犯罪證據公開,執法部門才不得不採取行動。傳媒雖然並不是正式權力的一種,但憲法所保障的新聞及出版自由 (例如香港《基本法》第27條), 足以形成制衡政府的「第四權」。例如1972年的「水門事件」,便是由美國傳媒揭露當時的總統尼克遜競選連任的團隊的竊聽惡行和謊言,而使尼克遜不得不引咎辭職。而現實上在《波士頓環球報》的焦點新聞組報導神父醜聞過後,亦迫使羅馬教廷如實向公眾交代 (例如教宗方濟各2015年訪問美國費城時,主動撫慰5名曾遭神父性侵的受害者,並嚴厲要求主教必須報警處理孌童教士的犯罪行為。),儘管教廷落實改革的力度和決心,仍有待日後觀察。

至於香港,在愈趨嚴峻的政治環境下,傳媒所發揮的「第四權」至關重要。個別的電台和報章仍在不卑不亢地揭露政府和官員的不當行為,例如特首涉嫌收受澳洲企業5000萬元的秘密費用、多座公共屋邨被發現食水含鉛量超標、7名警員被發現在暗角對示威者拳打腳踢等等。可是傳媒的言論空間卻是令人堪憂。例如多家本地傳媒近年被外來資金收購後,編採立場開始變得模糊甚至親建制;一家具規模並已作充份準備開播的電視台,卻因老闆立場疑與北京不咬弦而遭「一男子」否決不獲發免費電視牌。更值得注意是,經常批評政府的商業電台最近的續牌申請遭不尋常地拖延近10個月,而且通訊局更特別建議商業電台和新城電台加強員工指引,要「做到恰當地持平」,並引述公眾意見批評個別主持人的節目「令人反感」。

雖然有關機構否認遭受壓力,但當深圳河的對岸要做到「媒體姓黨,絕對忠誠」的時候,甚至在香港境內賣些所謂「禁書」都可能要坐「洗頭艇」、上電視流淚懺悔、在法庭未審時讓觀眾先判的大環境下,這一連串的巧合,能讓香港人不擔憂嗎?

活在重重低氣壓之下,我忽然覺得「焦點新聞組」這種花長時間、日以繼夜地調查單一案件、比警察重案組更認真的新聞專案組,在毛利偏低、並追求成本效益、並飽受外來及自我審查的香港傳媒界,可能只是一種理想、一種奢侈品。我明白到夢想不能當飯吃,但無論資源多少,我都希望新聞工作者繼續堅守原則、不偏不倚地監察權貴。 與其嘲諷「亞視永恆」,我更希望新聞自由能夠永恆;當然,新聞工作者也須善用其喉舌,不可誇張失實、以偏概全,否則寶貴的「第四權」失去效用,後果便不堪設想了。

藉此向盡忠職守的所有新聞從業員致敬!

(撰文:Elsa Ko@法政匯思)(圖片來源:《Spotlight》twitter)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4月1日 下午2:4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進步教師同盟網誌│家教樂:冷靜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