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區現「難民之父」假橫額疑抹黑 張超雄讚「設計唔錯」│甘樂宜

Cody

-看見臺灣

97年遇上亞洲金融危機,決定到臺灣升學,碩士畢業後回香港中大擔任研究助理,現為臺灣中山大學政治學研究所博士生。

Cody網誌│臺灣女童斬頭案:大家繼續「和稀泥」 只有更多「下一個」

2016-4-2 18:00
字體: A A A

從2012年台南割喉案、2015年北投割喉案,到今次內湖女童斬頭案,每次經過媒體大肆報導、網上論戰,然後又不了了之,大家抱著僥倖心態希望不會再在下一個;但事實是,此類隨機殺人案卻發生得愈為頻密,變成,一股惡性螺旋。

同樣,上星期當香港人過著復活節,臺灣爆發隨機斬頭案,而受害者是一名四歲女童,旋即又變成論戰:廢除死刑與反廢死(國民黨立委提出殺幼童唯一死刑之修法)、民眾法治觀念(疑犯不斷被憤怒民眾追打及包圍警署要求交出兇手),甚至強制送醫這做法所涉及的人權問題。

首先,就廢死論戰而言,筆者常聽見有人認為就算廢死還是會犯罪。這種功能性思維(有用/沒有用),不能說是錯;問題是,假如有人說警察的存在不能減少犯罪,又是否把警察部廢掉呢!?

其實,個人來看,因果報應這種幾乎人類出現就懂的觀念,當然無法杜絕犯罪,但可安撫人心,否則受害者及其家屬可能改以私下報復(例如近日有頭條報導某案因證據不足判被告無罪,報案人就私下放火燒人全家報復)。何況,臺灣過往經常出現冤案,有無辜被告在遭調查期間疑遭私刑迫供枉死。

其次,有人從無罪推定觀念指出,警察押解嫌疑人時,未善加保護嫌疑人而任由民眾追打,這在香港人來看當然奇怪,因為香港不太可能發生這種事情。那為何這種事會發生在臺灣?因為連臺灣人自己都不太相信當地的司法和警察,原因是司法亂判或警察輕縱的新聞時有所聞(例如早前的「地溝油」案)。再者,鑑於臺灣刑法對精神有問題的人士會減刑,於是他們又往往會獲緩刑或保釋回到社會,事後卻又再無跟進個案情況,社會風險因而大增。

第三,由於隨機斬頭案確實引起恐慌,致民眾開始舉報街上精神不穩人士,將其強制送醫,有教授指這違反人權,但有臺灣政治大學學生則指出,曾被該人攻擊。筆者亦想問,其他人基本生存的人權呢? John Raul 的《正義論》說,正義是以最大多數人為依歸,現在臺灣情況是,是保障特定人士人權,卻反侵害正常人人權。

上述三種角度,正反雙方均有其道理。問題是,臺灣政府有否從分層及個案,釐清隨機殺人反映的矛盾:法治、人權和果報,而不是每次都淪為二分法思維;更甚是,事情往往熱情過了後,就又當沒事發生一樣,或者辦一堆研討會空談一番後的結論根本沒法也沒有落實,淪為形式。

筆者認為,預防勝於治療,就此有兩道防線。第一道,目前臺灣《精神衛生法》根本無法處理有攻擊性精神病的人士。除非他們自願住院,否則他們只需簽切結書即可出院,亦即基於人身自由,根本沒有「強制送醫」這回事;加上某些家長袒護或不捨,任其放任,而且就算出事,家長自己也毋須負任何看管責任。所以事實上,就算某人因拿刀子上街被舉報送院治療,不消多久,又會出院,這一類「計時炸彈」充斥在社會,沒有得到應有治療。

另一道是臺灣諮商體系,這一道主要可從學校篩選出高危個案,達到預警作用;目前的問題是,縱使現時早有被專業諮商師發現的這類個案,但涉事學校基於校譽,再加上臺灣尤其偏鄉地區有股「和稀泥」,就算有事情亦可能被「搓湯圓」壓下(可參)。

人總是從事後補救而非著重事前預防。筆者抱著沉重心情說,在目前狀況,今次受害人怎可能是最後一個!香港前陣子亦發生街上斬人案,所以這種議題大家還是多加關心,小心為上!

(台灣蘋果日報網頁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4月2日 下午6: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劉以正指香港「大陸化」催生港獨討論 孫曉嵐以「分手」喻港中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