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方安生:港府管治問題致「本土」崛起 香港社會不支持港獨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姚啟榮網誌│梨山

2016-4-4 20:04
字體: A A A

接載我們到梨山的小型客車司機姓連。連姓是台灣的大家族,出了幾個有名政治文物,不知道眼前的連先生是否家族的一員,不過倒是一個很熟手的司機和導遊,對附近什麼地方都瞭如指掌,聽得人很開心很放心。車子是南韓Hyundai的七人車,澳洲也有這個版本叫做iMove,坐了我們三個人,當然很寬敞舒適。連先生的駕駛技術當然好,從台北到宜蘭都是廣闊的公路,難不倒他。經過宜蘭,原來要上山,路又窄又彎,天雨濛濛,又要回答我們的問題,難得連先生也把車子操控得收放自如,一點不舒服的感覺也沒有。

中途在一間茶園的銷售點停下來休息了一會,看到很多人也停下來,上廁所,然後試一口茶繼續行程。聽說茶要高山上種的才有好品質,在半山上種植的茶可能不及高山茶。所以好像沒有很多人在這兒買茶葉,但試茶的人依舊不絕。

登車後經過約1小時多的車程,終於到梨山。梨山真是一個高山風景區,平均海拔1900公尺。香港最高的大帽山只是998公尺,悉尼附近的藍山國家公園最高的Mount Bindo,也只不過是海拔1362公尺,嚴格說起來,都不算高山。根據網上資料,一般是每上升1000公尺氣溫下降攝氏6度。因此梨山山區和台北市的溫度,應該有些微的差別。但下車後覺得好像和台北的溫度相差不遠,只是有點濕冷。

濕冷當然不舒服,但寒冷一點,比悉尼早陣子的悶熱好。出門旅行,習慣必留意每日的天氣預報,在台北看見電視上氣象局的發言人忙着為天氣預測辯護,顯得非常狼狽。我相信天氣是越來越不可能預測的。你看由悉尼到台北,大家都紛紛責難氣象局,為什麼不能準確的預報天氣?數據不夠全面嗎?還是採用的資料出了問題?細心一看,電視上的天氣預報千篇一律,衞星圖上面的資料告訴我們,中國大陸在左方,日本在上方,菲律賓在下方,只是差不多看不見位於中央台灣這個小島。

氣象局預測中國大陸的冷鋒將會逐漸南下,吹過海峽後,台灣這邊接連幾天烏雲密佈,跟著惡劣的天氣又來。島的北和南相距不算遠,西和東距離更接近,有理由相信一般的天氣應該相差不遠吧。不過聽說在高山上的天氣往往變化萬千。我們當然希望每天風和日麗、藍天白雲,但世事無絕對,陰晴不定,禍福更難料。

台北市到宜蘭之間的距離是55公里,再往西南攀上梨山,車子要多走100公里。到了梨山,立即看到像地標一樣的梨山賓館。車子依靠衞星導航的幫助,再往前走300至400公尺,才到達我們住宿的地方。旅館規模其實不算小,跟其他旅館相連,而且價錢還較梨山賓館相宜。梨山的天氣跟台北一樣壞,也要跟著下細而密的雨,不過山上的雨可能是霧,聚合了一會又散開了。有時雨下得頻密,不能不打傘,但有時刮起風,打傘也不能擋雨。

煙雨中看梨山,比晴天另有一番味道,因為分不出從山脊飄上山峯的是雨還是霧。不過到了天池,確是下起大雨來。天池海拔2614公尺,位於福壽山農場內。看農場官方網頁介紹得仿如人間仙境。不過在雨中觀賞,看見池水泥黃,聯想不到有何獨特之處。在大雨中拍了幾張照片,就匆匆走入達觀亭避雨喝了杯台式奶茶。達觀亭有它的故事,有興趣深入瞭解歷史的人自然覺得別有趣味。更況且它不收門票,只規定脫了鞋子入內參觀。花點時間閑坐在二樓近看天池,說不定看出另一個有趣的世界。

風流人物俱往矣。梨山最吸引的地方還是漫山遍野種出來的梨和茶。梨的收成期已經過去了,但攤子上擺賣的梨還是那麼新鮮。我們走近一個可以試食的攤位,吃了一片剛切下來的梨肉,果然又清甜又多汁,就決定買下一個回去慢慢品嚐。結果我們咬了一口,就覺得比不上試食的梨肉那麼清甜,証明廣告對產品的行銷多麼重要。我沒有走去賞茶,不是因為害怕廣告,而是根本分不出什麼是好茶壞茶。我對茶無知得很,一相信要下苦功。

有人説旅遊台灣,欣賞的是人情味濃厚,我絕對同意。不過也有一些不是那麼誠實的人,說的話叫人半信半疑。例如如第一個晚上我們每人花了三百多元新台幣,吃了一頓旅館準備的晚餐,覺得水準只是一般,而且價錢也比外出貴。但旅館的人説外面的價錢比旅館高出許多,完全不是那回事,只不過環境跟旅館的餐廳不同。要試地道的食物,還是要跑到外面去,用自己的眼睛看個清楚。做遊客生意,説的話還是帶有一點修飾。

朋友問我有沒有想起「梨山癡情花」?這首謝雷原唱的歌是否還在此處流行,我一無所知。可能來訪的部分遊客聽過這首歌,可能隔璧卡拉OK房內的人還會大聲唱。不過梨山的吸引之處,還是今次在煙雨中看到的一點一滴,印象比一首老歌還要鮮明。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4月4日 下午8:0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當年追夢借錢拍膊頭開拍《新不了情》 爾冬陞與《十年》的共鳴│廣雅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