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偉華網誌│「不以正己」的梁振英,隨時令大家更愛讀歷史

【那年我21歲】朱凱迪:香港的經歷是我的背景 想做一件事的決心從來未變過│方浩文

2016-4-9 11:00
字體: A A A

編按:參選今屆新界西區立法會選舉的獨立候選人朱凱廸,剛獲公布當選,並以逾8萬票成為今屆「票王」。朱凱廸今年4月接受本報專訪時,談到美國911恐怖襲擊對他影響甚深,促使他前往巴基斯坦、阿富汗及伊朗三地遊歷採訪;「當年想去阿富汗採訪嘅決心,同而家決定要做社會運動嘅決心,係無變過。」

1998年,朱凱迪21歲,剛剛陪伴香港走過一段特別的日子。三毛說,「20歲的年紀,不是自大便是自卑,年輕人面對這階段的人和事,新鮮中總是透著摸不著邊際的迷茫和膽怯。」對21歲的朱凱迪而言,當時陷入迷茫的除了他自己,還有整個香港社會。

21歲大學生與香港一同迷茫

1997年主權移交前後,很多香港人選擇離開,但更多沒有選擇的香港人只能夠默默接受,接受自己身份的轉變,接受自己的土地易主。朱凱迪說,那段時間香港平靜得出奇,就如被動地等待著自己的命運被宣判,「我讀大學的時候,96至99年的香港其實沒有甚麼大事發生」。他口中的大事不包括1997年的金融風暴及主權移交,但對於當時只有20歲,並一心打算做傳道人的朱凱迪來說,金融風暴對他的影響可謂微乎其微。

在20多歲的年紀,對朱凱迪來說影響最大的事件,是美國911恐怖襲擊。當時朱凱迪正在報社國際版做記者,地球另一端發生大型災難的轟動,與死寂的香港形成鮮明對比,朱凱迪由此對伊斯蘭國家產生興趣,於是萌生走出去的想法。「回歸之後的一段時間,香港人都不知道應該對回歸作何反應,不知道自己可以為香港做些甚麼。」朱凱迪說,與其繼續被動地接受自己的前途被決定,倒不如為自己開拓不同的事業,做些有意義的事情。於是他坐言起行,2001年即辭去報社工作,先後前往巴基斯坦、阿富汗及伊朗三地,用半遊歷半採訪的方式深入了解伊斯蘭國家。

在阿富汗的每一日都覺得自己會死

朱凱迪一去就在三地輾轉停留五年,旅途中曾與當地伊斯蘭極端分子同台食飯、結伴出遊。他說印象最深刻是在阿富汗,試過食完午飯已經過了下午三點,坐著的汽車駛過杳無人煙的街道,一邊忐忑地透過車窗觀察道路兩旁的殘垣敗瓦,一邊擔心車輛會突然被截停,或踩上某個伏擊的地雷。當時的阿富汗百廢待興,局勢緊張如現在的敘利亞,為安全起見,當地居民會避免在下午三點之後仍在室外流連。回想起自己當年的經歷,朱凱迪笑稱「雖然好無聊,但真係成日覺得自己會死,當時嘅世界都幾奇怪,我估如果我呢幾年先去,應該已經俾ISIS綁架咗。」

朱凱迪指,那幾年的經驗對他影響很大,雖然現在投身本土社會運動,但他永遠都不會忘記:「所謂香港的本土,其實仍是處於世界之中」,因為很多本土問題都離不開世界問題,正如恐怖主義全球化和氣候變化,對中東地區的局勢及環境有不同程度的影響,「簡單嚟講,本土政治唔係大曬。」

0001

香港的經歷是無法抹去的背景

從戰火紛爭的地區回到香港,已經是2005年,香港已經歷過2003年的沙士、23條立法等事件,用朱凱迪的話來說,這個時候的香港已經覺醒。

大學從未沒有加入過學生會、沒有參與過學生運動的朱凱迪,卻在30歲之後,義無反顧地投身社會運動。他說,2003年對他們這一代有很大震撼,在香港發生的一切證明原來很多香港人沒有放棄過這個地方,「當時覺得,咁多人都無放棄,我都唔可以放棄。」

朱凱迪形容自己是與香港共同成長的一代,中學階段經歷八九六四,大學畢業見證回歸,「香港經歷的一切其實就是我們這一代的背景。」就算大學時期未有參加學生運動,但香港的命運早已嵌入他的血脈,這種關係注定了朱凱迪無法「冷待」香港發生的一切。

21歲至今不變的是「天真」

從一個一心想當傳道人的20歲大學生,到隻身前往阿富汗等地區採訪,再之後回港後投身社運,朱凱迪青年時代的經歷,較許多同齡人都豐富。如今年屆不惑,回望過去,自己最大的轉變在哪裡?

朱凱迪思考良久,似乎答不上來。那麼不變的呢?「天真」,這次朱凱迪不假思索,他說自己從大學到現在,對每一件事維持著天真、理想化、有沖勁的心態,「當年想去阿富汗採訪嘅決心,同而家決定要做社會運動嘅決心,係無變過。」朱凱迪相信,人沒有甚麼會改變,「只不過將自己特質放在不同的處境,會產生不同結果。」

(撰文:方浩文)(圖片來源:蘋果日報、朱凱迪提供、朱凱迪fb)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4月9日 上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沈西城網誌│花花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