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平網誌│知名領袖過多 無名英雄太少

莫紫瑩

-火箭升空奇遇記

游清源曾說:「火箭人如其名,有火有箭,不時燒傷戳傷同事。不過,她最強的強項是『娃娃看天下』,老奸奸言、巨滑滑舌都逃不過她的童眼」。「火箭升空奇遇記」其實只是我這個初出茅廬的小記者,如何看這個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世界。既然有平台,我就不會畏言,與大家分享工作點滴。網誌個人色彩很濃,那些想看時事評論,卻又不屑記者「賣弄」感情的讀者們,煩請移玉步至其他版面。

莫紫瑩網誌│新聞系學生必會睡過的「椅子牀」

2014-4-6 11:00
字體: A A A

近日由於精神極度萎靡,因此偶然會在公司睡一睡。不過,我不是伏在枱上,也不是睡在我放在公司的床墊上,而是睡在圖左的四張椅子上。

當然因為我懶,所以不想搬床墊。但是,亦正正因為我近來經常睡椅子,令我不斷想起大學年代,與我親愛的同學們一起睡椅子的畫面。

是這樣的,我在公司睡前,會極速把四張椅子並排在一起,依照我的高度及身材,四張椅子剛剛好。排完,戴上耳塞,就可以很快進入夢鄉。

或者你覺得這樣很折墮(雖然我都覺),但在大學時期,我們新聞系的學生基本上都是這樣熬過來的。不同的是,我們用的是三張電腦椅。

那些年,我們新聞系的學生總會為一些大大小小的assignment而在學校通頂,一年一度的《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前夕就是高峰期。由於我們那時無論CJ(中文新聞)還是BJ(廣播新聞)都會在這兩天做即時新聞,CJ的《新報人》要即日出號外,而BJ的廣播新聞網要即日出cast,chur的程度不輸正常記者。

不過,說是即日,但卻一點也不即日。說的,當然是事前準備工作。因為學生記者能掌握的消息及資源都有限,因此每每都要最少早一個星期準備,如影相、找個案、找上一次的報告內容等等。然後,我們還會預先寫一些稿件,預先排好第二天的版面、相位,預算分配好不同同學的崗位等。

而通常到了公布報告的前一天,就是我們最忙的一天。那時,我經常和《新報人》的老總、副老總及一些編輯一起,在我們的J Lab戰鬥到最後一刻。丫,忘了說,小妹的工作是排版。不要多想,由於是自學,所以只懂最簡單的報紙雜誌排版,再複雜少少的妹就不懂了。

通常,我們在搏殺途中,同學總會先後做到崩潰,有的會在文件上,甚至搶我排版的電腦打一些粗口或發洩之類的說話,有些會叫麥麥送,有些會開少女時代的高清MV看(對,非高清不看!很毒是吧?我也是因為這樣而一早被荼毒到非常了解那9位成員的近況…),而有一些,就是要睡覺。

怎麼睡呢?那時,我們nap的指定動作就是拉3張電腦椅,把它們並排在一起,然後就直接睡在椅子上,如有帶外套的,就會用外套蓋頭遮一遮光。沒有的,就可能隨便用手遮住。睡一會兒,又會起來繼續崩潰地工作。

幸好,J Lab內有一大一小的房間,而兩個房間都各有一張長沙發。通常我們做到大約凌晨4時左右,就會搶沙發睡覺。那時,我很喜歡搶小房間內的沙發,因為夠靜,亦不會太光。有時,同學亦會搬另一張沙發在我旁邊一起睡(現在回想起,原來幾甜蜜,哈哈!)。

對於我來說,那張沙發真的是「萬人牀」,因為我也不知道有多少個新聞系學生曾睡在上面,不過那時的我們是不會理會的。更誇張的是,房內長期放着不知是誰留下的一張攤開着的睡袋(我極度懷疑現在仍存在),我想骯髒程度10分滿分的話,它有9.9分。不過,我往往因為太冷而不理三七二十一拿來蓋,始終保住命仔最要緊。現在想起了還真覺得有點噁心。

就是這樣,我們會睡到大約早上8、9時,當有其他同學回來時,我們就會「起床」,隨便到廁所梳洗一下,就要馬上進行作戰狀態。而那幾張電腦椅,那一刻開始亦會回到本位,被我們的屁股坐着,真到完成那天的即日號外為止。

畢業的時候,我們回到J Lab影相,我和幾個經常在那裡過夜的同學都爭着要影一張睡在電腦椅上的照片,說是要重溫一下做到崩潰的日子。(就是圖右照片中的椅子了…嗯,動作很醜,但反映真實情況。)

說完可能大家都未必明白,倒不如順便幫自己的學系宣傳一下,以下是他們的facebook及網上版的《新報人》,他們最近亦有在《財政預算案》當天做即日的號外,大家可以看看,亦請多多支持及指點,他們真的很努力的!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Sanpoyanpage
網址:http://sanpoyan.journalism.hkbu.edu.hk/

P.S. 每次想起這些往事,都會特別掛念我親愛的同學們。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4月6日 上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杜小康網誌│值得慶祝的「合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