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頌昕行李】《明報》:機管局拒評有否依國際航空安全手冊 「額外安檢」梁頌昕 非隨行行李│丘偉華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姚啟榮網誌│排骨麵

2016-4-11 23:23
字體: A A A

梨山那麼偏遠的山區,因為是景點,看到遊客當然不奇怪。就算是入夜後,你依然看見一輛大型的旅遊巴士停在路旁,等待用餐的遊客。說起吃飯的地方,其實還不過兩間稍有規模的店,近門口張貼了餸菜的價錢,叫食客一清二楚。其餘一間叫做咖啡館,很有地方色彩。但看不見侍應的影子的一刻,你也該稍為想一想,究竟要不要冒險一下。結果也作罷,在外邊看看就夠了。

吃晚餐的餐廳坐滿了人,燈光通明,跟冷清的街道形成一個強烈的對比。如果沒有旅行團包餐的話,在這個春雨綿綿的季節,相信很難找到很多的食客。我們在中午嘗過其中的一間,按照餐牌點了幾個小菜加湯。菜是小小的一碟,份量比正常少,以健康的水平不吃過飽來説,算是足夠,價錢也便宜。如果是平價包餐旅行團,沒有什麼好投訴的。清炒高麗菜必是其中的必吃之選。這種叫高麗菜的蔬菜,即是捲心菜,也是香港一般叫的椰菜,普遍種植於梨山。第一次聽到叫做高麗菜,覺得奇怪,不知是否因為韓國用它來做泡菜有關。如果你有看過去年的日劇《限界集落株式會社》中,反町隆史回到世代務農的老鄉止村,看到在田裏正在收割的,就是如此普通但大大的高麗菜。看來平凡的菜,竟然是許多人日常的美食。

我們向前走,看看有否別的食肆。路燈照着前方,兩旁的店差不多完關上門,有趣的是,日間經過的時候,也有不少的店關了門,到底是否還在營業呢?或者是在某一個時刻為特別的顧客開了門又關上。梨山的街和台北的一些街道一樣,是沒有行人路的,要走就要走出馬路。馬路旁又泊滿了汽車和機車。小鎮的車走得慢,在你身邊繞過,你可能並不察覺。但下着雨,既要打傘,又要留意車輛,有時候又想拍照,心想快一點找到另外一間餐廳就好了。

結果我們來到昨天下午吃麵的小店就停下來。黑夜裡走路,除非前端還有燈光,否則還是別走前去,不知道要走多遠才有另一間。這間小店早上十時營業至晚上七時,像麥當勞一樣,只售賣幾個招牌麵和飯,別無他選。牆壁上標榜的「獨家精製梨山排骨麵」,盛惠台幣85元,等於3.5澳元。3.5澳元在悉尼只能叫一小杯咖啡。店內其餘雞腿麵和飯都也是台幣85元,便宜得難以置信。

吃過這個鎮店的招牌菜「獨家精製排骨麵」,覺得其實不算很特別。排骨是早經油炸冷卻,到顧客點選排骨麵,就取排骨放在麵上,伴上少許高麗菜,再放湯,嚴格來説稍為脂肪過多。是不是獨家,待考。不過令人感興趣的,是牆壁掛着的「獨家精製排骨麵」菜牌,魏德聖簽了名在上面,日期是2009年12月20日。魏德聖是誰?看過《海角七號》和《賽德克·巴萊》,你必定會記得他。尤其《賽德克·巴萊》的部分場景,就在梨山山區內的福壽山。根據魏德聖的電影手記,工作人員逗留在福壽山的時間為2009年12月17日到23日。那段時間不是雨天,就是晴天,而導演需要的卻是陰天。

店子叫什麼名稱,我卻忘記了。第二次吃的時候,吃完了,倒看個清楚在牆上的各式各樣的證書,才知道店主原來是修理水電的。事後再翻看照片,也記得店子的招牌就大大的掛在門口,下端掛着「小吃部」。看來店主還是很希望他的店不單是提供美食,而是繼續維持他引以為傲的修理水電的手藝。不過經過大導演大筆一揮,除了本地人,其他到來的旅客,都只會留意這個招牌菜,讃歎不已,跟著點菜,不會留意店主其實也有其他的才能。的確雖然臨近關門的時候,還有很多人進來吃東西,直到店主匆匆清理桌面,才知道休息的時間到了。

想起魏德聖就在這段時間來到這裡,吃一碗麵,應店主的要求題字在菜牌上,為小店增光一下,有何不可?古代的詩人墨客,不是如此這般的塗鴉嗎?

離開梨山的那天早上在酒店內吃早餐,餐廳只有我們三人。邊吃邊四處看,忽然看到牆上原來題了「馬英九」三個字,下題96·7·15,究竟是1996年抑或是民國96年,無從得知?馬英九在台灣有誰不知,總統位期快滿了,曾經帶來希望又帶走希望。所以對於執政者,從來都不要抱有任何幻想。上場之前英明神武,答應這答應那,上場後露出本來猙獰面目,與狗熊無異。還是平民百姓時,和靄可親;當了官,面口自然不同。

牆上是否馬英九筆跡,只能求證於店主。不過真假又如何?看過許多所謂偉人聖人,心中有數。倒不如趁自己身體無恙,四肢健全,多走一些地方,多看一點風景。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4月11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流浪貓俄羅斯博物館求職記 朝九晚五包吃住│杜連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