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教師聯會正面肯定考試局 捍衞文憑試通識科多元批判價值│丘偉華

【《十年》爭議】揭港台《香港家書》 涉「自我審查」 舒琪向相關工作人員 遭「牽連」道歉│丘偉華

2016-4-11 16:57
字體: A A A

編按:「香港眾志」創黨成員、演藝學院電影電視學院院長舒琪,今日凌晨在其fb專頁自爆,在「我不是很同意」香港電台「提出一些建議」的理由下,在「好ok」的情況下,決定取消原定替該台節目《香港家書》錄音;事件惹來廣泛迴響後,他今午再在其fb專頁強調,絕無意指責港台相關的節目工作人員。蘋果日報即時新聞今午則引述港台機構傳訊及節目標準總監伍曼儀否認事涉政治審查,指相關節目人員當初是希望,舒琪集中探討《十年》獲得金像獎最佳電影的議題。以下為舒琪澄清全文:

先後有幾位記者朋友打來「跟進」我那篇〈寫給10年後的契仔〉的「家書」(因為沒有播出,嚴格來說不應該用《香港家書》之名)背後的「故事」——是被censored了嗎?為什麼?對方是誰?何時與我聯絡的?我又沒有在錄音前把文章給對方過目?etc. etc.

想說的是:這裡面沒有什麼story。我和節目的工作人員也沒有過任何衝突,中間的討論是平和的,相方都理解大家的觀點,最後取消錄音,也是互相同意的,當中沒有什麼不快(起碼在我的角度而言)。

於我而言,我因為港台的邀請,而激發了我寫這篇文章的念頭,雖然不能播出,但我的確很想發表,我想交代的是創作的緣起,中間沒有任何指責的意圖。

就是這樣。

我相信負責與我聯絡的港台同事可能也會受到一些牽連或打擾。請接受我的道歉。

以下是舒琪最終未能於港台發表的「家書」全文:

以下係四日前電台約我寫嘅一封香港家書。不過後來取消咗錄音,原因我唔打算講嘞。

現在原文登出,主要係想我契仔真係收到呢封信……

寫給10年後的契仔

軒軒:

當你收到呢封信嘅時候,你應該係21歲,好快就大學畢業,而契爺如果仲喺度,就已經70歲,離開咗教育嘅崗位啱啱10年,係一個真正嘅老人。

喺呢10年裡面,冇人知道香港會發生乜嘢事、會變得更好抑或更壞。但係如果你仲記得嘅話,喺10年前,當時香港嘅特首叫做梁振英。喺佢嘅管治下,雖然未至於民不聊生,但係就真係民怨沸騰。政府幾乎每一項措施,都以發展為名,消耗或者輸送利益為實,更甚嘅,係有好多為咗配合中央對香港同香港人嘅自由、自主逐漸收緊而夾硬推行嘅政策,結果激起咗年輕一代嘅抗爭運動。我相信你一定記得,喺你剛剛滿9歲嗰年,香港就發生咗一場從未試過咁大規模嘅雨傘運動,歷時足足79日。我記得喺嗰段漫長嘅佔據日子裡面,有一個氣氛好緊張、好詭異嘅深夜,我喺接近我學校嘅公路上,守住前面嘅雨傘廣場。我攞咗部手機出嚟,睇住一段你用牧童笛吹奏小調嘅短片,然後寫咗一段咁嘅文字比你。我話:

「軒軒,呢幾日,我一直掛住你。我想話畀你聽,好多好多哥哥姐姐正喺度用佢地嘅血、力氣同智慧,為你爭取一個美好嘅將來。契爺都喺度幫手。有時,契爺攰嘞,就會攞呢條片出嚟睇,或者畀朋友睇。每次,佢地都會話: 嘩,咁大個啦?佢地好多都係睇住你大嘅。佢地讚你,契爺都會好驕傲。今晚,出面嗰班邪惡嘅壊人,將好多哥哥姐姐都打到受傷。我但願呢個世界真係有一個你好鍾意嘅 Iron Man,可以我幫我地打低嗰個可惡嘅特首。契爺有啲攰,所以又將短片睇咗一次,但係個畫面就越嚟越模糊..」

雨傘運動嘅結束,帶畀香港人好大嘅挫折感,政府變得越嚟越囂張,警權不斷擴大。2015年年底,喺毫無預示嘅情況下,突然出現咗一部用5部、而每部大約長20分鐘嘅短片組成嘅電影,最初佢喺一間小型戲院近乎無聲無息咁上映。5部短片嘅導演都好後生,古仔都唔一樣,但係都有同一個主題,就係想像香港喺10年之後——亦即係話你而家身處嘅香港——會變成點樣。有人拍政府自編自導咗一場政治暗殺,作為佢通過國安法嘅藉口;有人拍保育,最後連個主角都要將自己變成埋標本。有一段拍廣東話已經逐漸畀普通話取締。有一段拍一個年輕嘅抗爭者死喺監獄裡面,同時就有人為咗抗爭而選擇自焚。最後一段講政府成立咗少年軍,周圍收集違抗政府命令嘅「犯罪」證據。部電影用咗好少錢拍,但係估唔到觀眾反應好好,一開始就場場滿座,由一間戲院到六間,然後所有戲院又突然都唔肯再安排畀佢上映。佢喺唔同嘅院校、社區搞放映,放一場滿一場,結果連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都攞埋。套電影,就叫《十年》。

你應該記得,契爺有放過呢部電影畀你睇。睇完後你問咗好多問題,我盡量嘗試解釋畀你聽。你問我電影裡面講嘅嘢會唔會真係發生。我話嗰幾個導演哥哥想講嘅,其實就係提醒我地,要我地諗吓,如果我地唔想嗰啲嘢發生,我地應該點樣做。你好似有啲明,但係又有啲唔明。而家,就輪到契爺問番你,十年後嘅香港到底變成點?中國到底變成點?世界到底變成點?你自由嗎?有冇好似我而家認識嘅好多年輕人咁,你從佢地嘅手上,接替咗佢地嘅棒,繼續反抗呢個不公不義嘅政權?定抑或,你選擇咗離開呢個城市,做一個移民?

無論答案係邊個,有一樣嘢係最重要嘅:就係你自己,先至係唯一可以自由咁選擇你覺得最適合你、最能夠滿足你自己嘅追求嘅答案。換句話講,即係你先至係決定自己命運嘅人。喺你過去10年,我肯定上面講過嗰班哥哥姐姐,好多都冇放棄到,而且係用咗唔同嘅方法,包括通過合法嘅選舉、通過教育同文化藝術、甚至有可能通過激烈嘅武裝襲擊,為香港、為香港人、為佢哋自己、亦都為你抗爭,。呢啲做法,肯定會喺唔同程度影響住你嘅成長、你嘅思想。但係唔好忘記嘅,係你作出你未來10年嘅選擇嘅時候,你對比你年輕10年嘅下一代都有一份無可推卸嘅責任。我唔相信10年後嘅你面對緊嘅社會,可以完全擺脫或者推翻呢個腐朽嘅政權,但係只要你有上面我所講嘅一代傳一代嘅意識,惡魔係終於會有倒下嘅一日的。

我希望你記住《十年》呢套戲,同走喺你10年前嘅哥哥姐姐,然後勇敢咁踏上你10年後要走嘅路。嗰陣時,就算契爺再唔喺度,契爺都會好放心…

祝你擁有屬於你嘅幸福,

契爺,舒琪。
2016年4月9號。

(撰文:丘偉華)(原圖為蘋果日報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4月11日 下午4:5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惡性競爭」成免費電視發牌考慮因素 何沛謙指政府憂慮不成立│甘樂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