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視物語:陳章明涉嫌連講三個大話,點樣收科? 陳章明同梁振英

陳章明認「漏報」秘撈 大律師:很大嫌疑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廣雅仁

2016-4-12 18:11
字體: A A A

平機會主席陳章明履新第一日,就被揭發於2013年擔任嶺南大學講座教授期間,在未向嶺大申報利益的情況下,為國力書院代理的菲律賓太歷國立大學出任論文導師,並負責指導民建聯區議員鄭琴淵的博士論文。而在之前,鄭琴淵於2008年就讀嶺大博士課程時,時任嶺大社會老年學講座教授的陳章明亦是她的論文導師。

事件令人質疑,陳章明「秘撈」行為是否已經觸犯了普通法中公職人員失當,其本人到今午卻還是說,只是一時「記憶模糊」,忘記當年向嶺大「漏報」,間接承認自己當年有秘撈。

本身為職業大律師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楊岳橋昨日接受《852郵報》查詢時表示,建基於當時媒體的披露的消息,事件仍有兩點疑問需要釐清,一是陳章明有否違反嶺大對轄下職員在其他學術機構任職的規定,其次是陳章明兩次擔任鄭琴淵論文導師的時間有否重疊。

事件發展到第二日有新進展,首先是陳章明承認因指導論文,曾收取香港管理專業協會(HKMA)的8,000港元一次性費用,直接推翻他早前表示自己沒有收取酬勞的說法。另外嶺大回覆傳媒查詢時澄清,校方有既定守則,規定全職僱員要事先申請並獲得批准,才能從事校外工作,但過去未有接獲陳章明從事與太歷國立大學有關的校外工作申請。嶺大及嶺大社區學院與太歷國立大學一直都沒有任何合作關係。

正如本報早前撰文所指,按照《防止賄賂條例》的定義,嶺南大學屬於公共機構,因此作為嶺大僱員的陳章明,亦屬於該條例定義之下的公職人員。根據事件的最新的進展,陳章明在任職嶺大期間,同時從事另一學術機構的導師並受取報酬,而沒有向嶺南大學申報,這樣的行為是否涉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呢?

楊岳橋今日再次接受《852郵報》查詢時表示,陳章明很明顯已經違反了嶺大的規定,他作為公職人員,相信社會也對其是否干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有不少懷疑,而從目前的證據來看,他的確有很大嫌疑。

在陳章明指導下,鄭琴淵在嶺大的博士論文於2011年底未能獲得校方通過,她在上訴並等候結果期間,透過國力代理於菲律賓太歷國立大學再報讀博士課程,陳章明再次擔任鄭琴淵的導師。楊岳橋指,鄭琴淵在國力就讀時,可能仍未脫離嶺大的身份,但陳章明卻在兩個沒有關係的學術指導鄭琴淵。

楊岳橋表示,陳章明在沒有申報的情況下「秘撈」並收取酬勞,已經違反了嶺大規定,予人有涉及利益衝突的嫌疑。但公職人員行為失當成立的條件並非一定要收受利益,不便揣測陳章明這樣做的目的,不過認為他的行為很可疑,要盡快就此向公眾作出澄清。

(撰文:廣雅仁)(圖片來源:有線新聞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4月12日 下午6:1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自取甚辱?】梁振英圖指都遲「埋班」 蔡英文早有經驗團隊「同路人」│范中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