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 • 林行止導賞:中共令香港金融地位下跌?

劉山青

76年港大理科生,民運人士,曾在國內因支持民主而坐牢十載。退休後的生活,花1分鐘就可以說完,並非懶人包:每周有半天與老友打乒乓球,半天玩滑浪風帆。其他時間到友人的辦公室上網寫網誌,周而復始,假期與我無關。

劉山青網誌│空域問題與特事特辦

2016-4-12 18:33
字體: A A A

近日因需要了解機場升降班次,需要用電腦程式分解萬多條航空公司向民航局預訂升降時段的特殊格式便條。因此,重新學習 Excel 的VBA,耽誤了一段時間,少寫網誌。民航局為提高透明度,近年公開了舊的申請便條。

原來,各航空公司為求方便,間中會濫訂場地,有點如市民預訂康體署的康樂設施。香港跑道的容量十分緊張,去年已有數次達到二跑理論限制的每小時68班次。因而,香港民航處十分不滿。

在2015年5月的AIC06/15文件中表示,2014年冬季和2015年夏季,香港機場已用了95%的跑道容量(slot),因此它對新的預訂增加兩個規定。一是大型機優先,二是較寧靜的飛機優先。它也規定,航空公司不能載客低於其申報的25%,否則會受到20%削減申請的懲罰措施。

現在我的程式編寫已告一段落。有兩件事想說一說。

「特事特辦」還是少些好(人民論壇)

《人民日報》的(人民論壇)是一個很高規格的文章,可看成代表中央。筆者看其內容主要針對國內情況和國內的「行政審批」。例如它提及,「舊城改造,不惜違法強拆;『重點工程』竣工剪綵,征地手續尚未補全;明知環評不過關,卻給項目特殊便利,等等。」

立法會機場小組的最後一次會議

政府為三跑搞公關,與機管局高層到立法開了五次會議,今天4月12日是預計的最後一次會議。下次將搞一次公聽會。今天是三跑的主打,「跑道容量相關事宜及珠江三角洲空域管理」。政府拋出一個新名堂,「空域代管」(delegation of airspace)。其實,它正名應為delineation of airspace。它在國際民航組織頒布的《國際民用航空公約》附件11-空中交通服務(第2章)被提及5次。其意是國際民航組織鼓勵國與國之間經過協議代管一小部份空域,以方便航空交通。

但這些國家是沒有基本法所限定的「自行管理其空中交通」規定。可見,當初的基本法草委,胡裏胡塗,制定了一些比一般主權國規定更嚴苛的規定。

今次會議特別令人惱火。一些議員還引用1992年臨時機管局的《新機場總綱計劃》報告提出的雙跑道可達至每小時86架次的問題,一些議員還爭辯所謂「空牆」的限制。這些問題已在2015年4月2日由民航處處長羅崇文答得很清楚。這好比人們因為聖經比哥白尼早,而強行辯論太陽環繞地球轉。

三跑的空域安排是一個重大問題,並非不用議員窮追猛打。其關鍵是2007年方案的「取消珠三角地區空域限制,並逐步建立南珠三角終端區」。但張炳良只願意以擠牙膏方式回應。議員問多少,就為三方會議答多少。議員不會問的就懶理。

空域安排是整個社會的關注,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局長,張炳良應該在其職權最大的範圍內,主動向社會解釋,三方會議的進展和其深遠影響。

(香港電台網頁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4月12日 下午6:3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源視物語:陳章明點解應改當廉政專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