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往」再遭爆料 《明報》:陳婉玉05年已促去信港府點名讚馮永業│丘偉華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陳頌紅網誌│「你把口好賤」

2016-4-13 22:00
字體: A A A

 

上星期,幾個朋友以手機群組聊天。聊到一半,A寫給B的短訊是:「你把口好賤。」以我認識的A,她寫這句話,一定是說笑,一定沒有批評意思,但是B忽然聽者有意,回敬一句「你自己把口又有幾好呀!成日話人」,最終,好端端的聯誼,就變成互相諷刺的罵戰。如果當時大家是面對面聊天,互相看到對方的表情笑容,這種無謂誤會就不會發生。

根據二OO五年《人格與社會心理學》期刊,紐約大學與芝加哥大學商學院的Justin Kruger和Nicholas Epley之聯合研究指出,我們對別人理解自己的能力,總是過分樂觀,實際上,我們想表達的,跟別人聽進耳朵裡的,往往會出現差異,於是誤解不時發生。尤其是在這一個經常倚靠電子產品通訊的年代,以電郵、手機短訊溝通的時間,隨時比見面和打電話更多,由於缺乏表情、姿勢、語氣、聲線強弱等的輔助,一句句子被誤讀的機率就大大提高。

研究人員在第一個實驗中,請六十位受試者兩人一組,一個負責寫訊息,另一個負責理解對方訊息中的意思(要分辦句子是諷刺抑或誠懇)。寫訊息的人大多認為自己寫得明白清晰,並評估搭檔答中的比率接近八成,但結果,搭檔只答對了五成六。研究人員再邀請一百五十四對受試者,有的跟陌生人搭檔,有的跟朋友搭檔,同樣要分辨對方寫的句子,到底是屬於諷刺、誠懇、憤怒抑或悲哀。負責寫訊息的受試者認為搭檔答中比率是八成八,但閱讀一方只答對了六成二,即使搭檔是朋友,對句子真正意思的領悟力也不見得比陌生人高。

紐約大學市場系副教授Kruger解釋,每個人都是自我中心,對於別人的思想、感覺、感知能力等,都是以自己一向的想法和經驗作為標準,於是一廂情願以為對方會明白,不會發生誤會。加上寫電郵、手機短訊往往是匆匆完成,甚少複檢就按下寄出鍵,跟以往寫信有清晰詳細的前文後理不同,所以相對之下,雖然寫信都沒有語氣表情輔助,但我們會寫得比較認真,誤讀情況就較少發生。

 

(圖源:《九品芝麻官》電影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4月13日 下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風波裏的自由Phone精選】余若薇嘆父母難控子女交友 「頌昕行李事件」證身教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