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俊華稱「而家」無計劃選特首 暗批梁特「篩選臉書朋友」扭曲民意?│甘樂宜

【那年我21歲】鄭經翰:熱切期望離港出國闖蕩 「睇到鬼佬掃街好過癮」│方浩文

2016-4-16 10:59
字體: A A A

人稱「大班」的鄭經翰,在21歲的時候,也只不過是個毛頭小伙子。他形容21歲的自己:充滿了理想、非常熱血和有點左傾。「有點左傾」的年輕鄭經翰又正好經歷了香港歷史上其中一場最嚴重的社會動亂:六七暴動。

經歷「六七」心情矛盾 同情工人譴責暴行

防暴警察和英軍出動、無辜平民被炸死、左仔拿著「紅簿仔」(《毛語錄》)衝去港督府、商台主持林彬被燒死……這些都是鄭經翰在經歷六七暴動期間印象最深的畫面。當時的鄭經翰雖然才21歲,但已經工作了四年,並考取飛機工程師資格,本著為工人發聲以及對運動的同情,他以工會代表的身份參與了初期的集會。

鄭經翰指,當年在港英政府的高壓管治下,香港沒有人權和公義,所以自己理解運動的意義,但當運動陷入暴亂並一發不可收拾之後,他開始退卻。「左仔開始放炸彈之後,成個運動就不得人心。」鄭經翰說,時年的文化大革命迫使為數不少的大陸人逃難到香港,令香港人對共產黨產及主權移交產生恐懼,香港社會亦由此掀起一股移民潮。

1510990_840495132714143_1160579010930294978_n

移民加拿大冀鯉躍龍門 擺脫香港低人一等生活

當年的鄭經翰亦正著手籌備移民加拿大手續,也因為如此,令他對政治運動有所退避。六七暴動翌年,鄭經翰就以專業人士的方式移民到加拿大,並在當地繼續從事飛機工程師行業。

當時不少人因「恐共」而離開香港,但鄭經翰卻是希望通過移民尋找一個更好的機會。他指,當時的香港由外國人主導,無論是政界或商界都被英國人壟斷,所以有志氣的年輕人都想到外國闖蕩,希望跳出鯉魚門到國外鍍金。回想起自己離開香港的時候,鄭經翰只是一心想著自己未來的大好前程,對生活了22年的鄉土卻無半點不捨,「好開心,熱切期待,從來無諗過返香港。」

鄭經翰形容20多歲的自己是「反殖」的一分子,而要完成這個目標,出國是很好的機會。他指,雖然外國對華人有歧視,但與香港相比,華人在外面有更多的機會,「喺加拿大,有啲鬼佬仲俾我管添,但你喺香港冇諗住自己可以管鬼佬架嘛。」他又鬼馬地指「你去外國見到鬼佬掃街好過癮架嘛」。

雖然離開了香港,但鄭經翰未忘記自己華人的身份。移民到加拿大之後,除了工作之餘,鄭經翰亦積極參與少數族裔平權運動。鄭經翰指,因為當年在加拿大華人的地位不高,很少人能成為專業人士,大部分華人都是在唐人街餐館、洗衣場或士多工作,作為當時少有的華人專業人士,他更加覺得自己有責任為華人爭取權益。

11760093_840495159380807_70340126799766639_n (1)

今望更上一層樓 當年只求盡早脫貧

從加拿大再回到香港的時候,將會接管這塊土地的,已經變為中央政府,近年中央的進一步高壓統治,令不少港人產生戀殖情緒,開始懷念港英政府統治期的香港。對此,鄭經翰慨嘆,現時的香港的確比港英時期平等,起碼表面上是「港人治港」,只不過近幾年中央及特區政府的所為,令港人對香港失去信心。

鄭經翰認為,現時社會氣氛壓抑,年輕人覺得沒有出路,源於他們對自己要求太高,「做生意就諗住自己做李嘉誠,大學畢業就諗住自己一係做AO,一係做Banker」,但這種情況在他年輕的時候不可能發生,因為在殖民地年代,必須接受「鬼佬」高人一等的現實。「當年我做飛機工程師的時候,都有諗過點解我唔可以做飛機師,但當年的機師全是外國人。」鄭經翰說,當時的香港社會,普通人只想盡快脫貧,能夠做到中產已經很滿足,很難再上一層樓。相反,現時的香港,無論是政界還是商界,掌權的都是港人,社會相對平等。

11745671_840495096047480_4310436615811948271_n

(撰文:方浩文)(圖片來源:蘋果日報/嚤囉街fb專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4月16日 上午10:5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沈西城網誌│「閣樓」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