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出文】曾鈺成今發文講「簡化英語」 隱喻「溫和」方案「得不到足夠支持」?│丘偉華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陳頌紅網誌│別輕信你的眼和耳

2016-4-17 22:00
字體: A A A

 

不好,該死的幻覺又來了!

有一天,跟朋友在國金商場吸夠了高貴的日月精華之後,口癢癢,便去I Scream買雪糕。朋友邊走邊咕噥,說夏天才剛到,她已經吃過很多雪糕雪條這些極速致肥的零食,我不應該再引誘她。我就說,該店賣的是意大利雪糕,比普通雪糕健康。對於我的一貫信口開河,她當然半信半疑。買雪糕的時候,店員好像有「他心通」一樣,忽然就對我們說:「意大利雪糕是健康之選,不怕長胖。」我滿意地笑,更用手肘撞了朋友一下。

好不容易在同胞屁股底下搶到兩個在落地玻璃窗前的座位,剛坐下,朋友就問我剛才為什麼用手肘撞她,是不是看到什麼有趣好玩的事?我說:「你聽不到店員說嗎?我只是想證明我的話沒錯。」她盯著我,一頭霧水似的問道:「完全不明白你在說什麼。」「你聽不到店員說『意大利雪糕是健康之選,不怕長胖』嗎?」「她哪有說這些?她只是說了一聲『謝謝』呀!」之後,朋友便一直以「未到七月節,你提早見鬼」的恐怖眼神瞪著我,並多次暗示我有嚴重幻聽。

不對,我確實──也許,我應該──好吧!我好像──聽到店員這樣說。怎麼辦?幻聽這麼嚴重,會不會是神經失常的先兆?瑞典卡羅琳醫學院神經科學教授H. Henrick Ehrsson安慰我,這類幻聽幻覺,其實久不久都會發生,原因是感官系統偶然會受大腦的想像蒙蔽,造成混亂。他曾經做過實驗,要求受試者在觀看電腦屏幕上兩個藍色飛碟從左上角和右上角向著下方對角移動時,一直幻想著彈跳的聲音,當兩個飛碟在中間位置相遇,即使畫面中的飛碟相撞,受試者都會因為腦裡面的彈跳聲,而認為其中一隻已安全彈跳過去。相反,如果一直想像相撞聲響,即使飛碟彈跳著避開了對方,受試者都認定它們曾經相撞。這就是說,我們的思想,往往會暗中影響視覺和聽覺,令我們產生可能不存在的幻象。嗯!下一次聽到豬肉佬叫我「靚女」時,我一定要他重複四十六遍,證明不是幻覺。

 

(圖源:《賭俠》電影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4月17日 下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有片】機場惡作劇 幾多人會以為道具係充電位?│樂思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