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21歲】畢東尼:當年對香港充滿希望 「估唔到而家香港人咁辛苦」│方浩文

沈西城

-沈西城網誌

原名葉關琦,早年負笈東洋,熟讀日本多部名著,遊走於香港流行文化圈40載,寫過經典電視劇《京華春夢》,編過得獎電影《龍虎風雲》,到了耳順之年,從心所欲地為香港流利文化的人和事作出紀錄,也作為香港人的集體回憶,致即將逝去的香港最美好時光。

沈西城網誌│少男樂隊

2016-5-7 10:30
字體: A A A

派對只播唱片音樂,漸漸不合時宜,在六十年代中期,香港樂壇開始流行起樂隊來。

這些樂隊的組合成員,大多是青年學生,三五成群,你彈結他我擊鼓,這就組合了一枝樂隊,較出名的有「丹尼‧地亞斯」、「安德斯‧尼爾遜」、「蓮花」、「花花公子」和「温拿」等等。

「蓮花」的成員有許冠傑,高大俊朗,唱歌時舞姿豪放,因而有「貓王」之稱,「花花公子」的主音歌手是泰迪‧羅賓,他天生有缺陷,駝了一背,卻無妨他的演出,論受歡迎程度,當年猶在許冠傑之上。

我跟泰迪‧羅賓頗有淵源,二十年後曾合作拍了一齣賣座電影「龍虎風雲」,我編劇,他負責音樂,一曲「嘥氣」,捧紅了肥媽瑪莉亞。還有他的弟弟阿關,跟我是左鄰右里的鄰居。阿關也是「花花公子」的成員,負責彈結他,樂隊解散後,他進了唱片公司,今已沒見面。

派對能邀得上述樂隊演出,自然大收旺場之效,咭的定價也能大大提高,六七年左右,有一個音樂節目叫「SOUND BEAT 67」,每個週末下午在大佛口的「海軍 」俱樂部演出,吸引了千萬樂迷蜂擁而至,人龍排到俱樂部門外,連綿數里。

這些少年樂隊,因而水漲船高,收費漸昂,一般派對請不起他們,退而求次,只好向那些藉藉無聞的樂隊落手。

無名樂隊為了牟取演出機會,有時連出場費也不收,只求能得若干車馬費就心滿意足。

我的菲律賓朋友占美,拉攏了三個同嗜好友,組成了一隊叫「狂蜂」的樂團,廣接聘約,幾乎每個週末都到派對演出。

他們能奏不少歌曲,快的,慢的,都很有水準。占美天才橫溢,他把菲律賓、印尼的民謠,加以改編,掇成「喳喳」樂曲,帶到派對,奔放的節奏,熾熱的風情,最合少男少女的胃口。

由於不收費用,「狂蜂」名氣漸響,占美也成為了少女心目中的白馬王子。他的女友無數,可是樂極生悲,因為女人的關係,得失了流氓,一個黄昏在尖沙咀遇襲,右手中了三刀,斷了手筋,從此不能彈結他,「狂蜂」因而氣勢大衰,終至解散。

少年樂隊,雖然只有三四人,可組班費用不便宜,一套鼓,三根結他,費用往往要好幾千,在六十年代,這是很大的費用,一般學生哪負擔得起。占美初組「狂蜂」時,只能向人租用樂器,每趟五十至一百元,收回車馬費僅三五十,自挖腰包填拂,在經濟上,實在是得不償失。

可真的是那樣亳無好處嗎?非也,占美享盡温柔,那全是免費的。有時候,那些富家少女還争相向他進貢呢!六十年代,組樂隊成為了少男時尚,名利雙修,温柔享盡,何樂不為?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5月7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常月明網誌│拳頭下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