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思言財雋:香港「全」靠中國?切忌妄自菲薄

林行止分享近代中國人為「美食」 可比割魚翅如何更殘忍│丘偉華

2016-5-5 10:40
字體: A A A

近年世界各地為滿足以中國人為主的魚翅市場,如何殘忍生割鯊魚鰭後,再將鯊魚丟棄入海的做法早時有所聞;《信報》創辦人林行止在該報今日專欄,就跟讀者分享他從晚清時人薛福成《庸菴筆記》中,所見的更多駭人聽聞故事。

林行止引述《筆記》寫道,清朝道光年間有負責主管京杭大運河的南河河道總督及其屬員,為生吃美味猴子腦,先為活猴子披上「繡衣」,再將牠封在桌子上只露出頭部,然後活生生剃毛剝皮,再用熱湯灌入其頭部內,最後才以鐵椎打爆其骨;其間猴子哀叫甚嚎。圍坐客人最後就即席各以銀羮,直接插入已被敲碎頭蓋骨的猴子內分吃,但每人不過各吃一羹就沒剩。

此外,這位河道總督曾為吃美味「豚脯」(豬背肉),先將數十隻豬鎖在密室內再不停用竹竿鞭打至死,將其肉質精華薈萃於豬背某一小部分後,再割下相關豬背肉,烹後「甘脆無比」,但份量最終也只夠供應一席。

又有為製作「活魚血羮」,先用活生生大河鯉倒吊懸樑,然後在其下放置釋放蒸氣的熱水,再活生生敲碎其魚頭慢慢滴血;由於蒸氣刺激,有關河鯉會不斷掙扎而加速滴血,最終隨時在死前已流盡所有鮮血。另有為製作美味鵝掌,就先在一籠子下置放熱炭,再將食鵝趕入籠中活生生烤熟其雙足至死。

林行止最後慨嘆,上述故事不單殘酷虐待動物,更只取其極小部分來吃;較諸日本劏魚解雞時至少會食盡其材,遠有不及。

(撰文:丘偉華)(原圖為蘋果日報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5月5日 上午10:4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港大中大排名反彈齊入世界頭80 泰唔士高等教育:考慮大學表現多於政治│丘偉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