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當官冇好下場? 香港臺灣都有慘痛例子│皇甫清

沈西城

-沈西城網誌

原名葉關琦,早年負笈東洋,熟讀日本多部名著,遊走於香港流行文化圈40載,寫過經典電視劇《京華春夢》,編過得獎電影《龍虎風雲》,到了耳順之年,從心所欲地為香港流利文化的人和事作出紀錄,也作為香港人的集體回憶,致即將逝去的香港最美好時光。

沈西城網誌│第一次

2016-5-28 10:30
字體: A A A

派對去得多了,面對的都是同年齡的妞兒,慢慢就感到乏味。

我們看報上雜誌裏的艷照,那些女郎個個都是蜂腰盛臀,豐胸腿長,眼神臉容無一不散發出迷人的味道,此豈是十五六歲的妞兒所可比擬!

於是就想找個機會去接觸一下那些成熟的女郎。

可哪裏去找「盲公竹」?

左思右忖,終於想起了我的堂兄。

堂兄阿康那時在中環「告羅士打」酒家做高級侍應,他英俊健碩,平日除健身外,就是泡舞廳。

我自少就從家中母親的照相簿上品嘗過舊日上海舞廳的風光,香港既有「小上海」的美譽,看來旖旎風光大抵不異於上海吧!於是央求堂兄帶我到舞廳見識見識。

堂兄長我十來歲,我倆之間,融洽和諧,了無隔膜,聽了我的要求,一口答應帶我去舞廳看看。

那年,我記得我只有十六歲,尚在求學。

一個夏日有微雨的黃昏,堂兄帶我去闖灣畔的舞廳。舞廳的名字是「新加美」,「新加美」在洛克道一幢大厦的二樓,推門進去,有一道長樓梯(註:那年代的舞廳多在二樓,大門進處,例有一道長樓梯以示氣派)。我一進門,就害怕得發抖。

堂兄發現我在索索發抖,譏諷地問:「看你,怕呀!怕就大可以掉頭走!」

說實在的,當時,我真有點兒怕,可是人到陣前,豈能退縮!

於是頭一昂,腰一挺,去也!

我扶着樓梯柄,一步一步踏上去。踏在腳下的是軟軟的地毡,這令我有了一種奇特的感覺。

老實講,在這一次之前,我曾有過一趟去舞廳的經驗。

正如前面說過,看得裸照多了,難免躍躍欲試,能夠真真正正地接觸一下女性,那就好了。

那時,我有兩個好友,一名阿強,一名阿根。

阿強已出來做事,在一家小型工廠做學徒,月入三百元。阿根則是同學,住在我家隔壁大厦,他媽媽疼他,每天給他零錢,花不完,我就替他花。有時候,我從美國收到了「花花公子」,就把阿強、阿根召到家中,一齊觀賞。有一天,阿強忽然這樣說:「為什麼我們不去找個女人看看?」我跟阿根,轟然叫好!

可是,哪兒去找?阿強說:「那天我乘電車,路過北角,炮台山對面大厦有一家都城舞廳,我們可以去看看。」

我和阿根焉會反對,坐言起行,三個人整裝出發。

臨行前,檢閱兵糧,共有二百塊,在那個年代,準夠了。

三個人乘電車到炮台山,在都城舞廳那站下車。

乘電梯到三樓,一推開電梯門,就聽到了音樂聲,而令我最最難忘的就是,門框上有一盞紅燈,而門側則灑滿了「溪錢」,還點有香燭。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5月28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城大與政府自取其咎│王陸│關公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