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網誌│泛民上海團節目預示錄

小門內望│旅客選擇權的虛妄

2014-4-10 07:30
字體: A A A

思定近月忙於工作,加上家務繁忙,雙重壓力,脫稿了一陣子,要向清源等朋友致歉。這也正正顯示,香港雙職父母之困。政府支援雙職家庭之服務只是聊備一格,梁政權仍是講多過做。若無恰當的家庭友善政策,現在的梁政權也不可能,也不會有中產家庭的支持。

因為梁政權之操作,已經超越了正常家庭的可容忍水平。自由行導致經濟格局大轉逆,各區街鋪變成大商場,住宅區也變成自由行出入的地方,市民怨聲載道。由本年二月份「驅蝗」行動至今(不計醞釀時間以之前的反自由行行動),已經近兩個月,政府沒有任何作為去處理上述的困擾。這個政權不是說過,要「不失時機、有膽有識」的嗎?遇到真正公共政策失衡令社會出現壓力時又怎樣?我們近來只看到梁政權的核心團隊,花盡畢生學術精力嘗試數臭鍾庭耀。

自兩會之後,北京一直傳出的訊息是要減少自由行的旅客,表面上是回應了香港市民要自由行封頂的要求。過往的主流看法,是香港政府要求北京,開放更多自由行及一簽多行,而北京則順應香港官員的相關請求。換言之,北京是有求必應,被動回應,不拘小節。

有官場人士告訴思定,領袖一直說,全靠他出聲,才煞停了深圳非戶籍居民一簽多行之議,表面上這個說法沒有錯,但就迴避了「一簽多行」的政策原點。

官場老友說,在貪曾的年代,究竟應該如何開放自由行,如何推動中國旅客等等,內部早有一套看法。個人遊方面,逐步開放予一些二線城市,例如仍未開通的如西安等,都在規劃之列。這些城市的市民大多坐飛機來港,而且不會經常來港,因此香港仍有一定吸引力。

但關於「一簽多行」方面,則複雜得多。官場人士告訴思定,在貪曾年代,曾經規劃過如何擴展。當時的思路是,基於深圳居民「一簽多行」的政策沒有太大衝擊,政府向北方政府提出,把「一簽多行」的做法逐步擴展至廣東省有戶籍的居民。這個思路其實在官場內已經流傳,遂有人乘乘機機,據為己有,在競選特首時的政綱大大聲說,將「一簽多行」擴大到珠三角地區。這個說法其實就像一些政團,收到政府消息之後,搶在政府公布之時,四處掛街板要求xx或yy,一待政府公布消息之後,就立即換街板「成功爭取xx或yy」,完全是一個毫無政治成本的抽水行為。

但是,上面收到香港政府的要求之後,卻沒有像過往般有商有量,反而是深圳方面,在2012年8月忽然逕自宣布,將會把一簽多行的政策擴大至非戶籍居民。這個做法,令港府大失預算,因為非戶籍居民的大多是民工基層,與香港政府構思中的有戶籍居民一簽多行之要求完全相反。民工基層一簽多行來港,未必會帶動消費,反而可能帶來其他難以估計的影響。問題是,為何深圳方面公布之前,沒有先跟香港政府打招呼呢?為甚麼沒有跟香港政府商量呢?是誰推翻了原來的構思呢?既然是北大人翻盤,為何港方要逆來順受呢?

思定覺得,領袖之團隊在12年8月深圳公布擴大至非戶籍居民時,沒有立即奮起反對,反而是在奶粉短缺出現時,等到群情洶湧,卻在9月匆匆聲稱暫緩,非常奇怪。查實,梁政權之思覺協調問題,早已深入市民心坎裡。

當然,看官會說,現在已是2014年,再去尋找兩年前的政策死因,何苦呢?況且,現在北大人已經決定要縮自由行,無形中亦知道自由行帶來的壞處。但思定著意的是:梁政權說不的膽量,可以去到幾盡呢?

 

(原圖取自《蘋果日報》)

 

〔小門內望 作者:羅思定  2014年4月10日〕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4月10日 上午7: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小米熱潮再彰強國特色 成功之路靠前人種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