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傳情網誌│畢加索成名的啟示

台灣香港正在「芬蘭化」還是「奧地利化」?

2014-4-10 03:25
字體: A A A

太陽花學運源起於兩岸ECFA中的《服務貿易協議》。簡單來說,就是源起於兩岸的融合(或曰溶合)進程。學生今天將撤離進佔已23天的立法院,但對兩岸應如何相處的反思,斷不會就此不了了之。而且,以港人連日來對事發過程的關注,亦可預言港人亦同樣會因此更進一步深思與中國的關係。

ECFA全稱《經濟合作架構協議》,是台灣與中國之間的經貿協定,性質上與香港跟中國的CEPA相似。因此,在太陽化學運期間,明日台灣會否變成今天的香港,是關注的問題之一。再說,兩岸關係並不限於經貿;太陽花學運所關注的,還有身份以至價值認同的疑問。

談到中國崛起,則不得不提歷史上曾出現過的兩個「強鄰」:德國和蘇聯。

1938年,德國在奧國納粹黨人恭迎下兼併奧地利,被視為「同文同種」的奧國遂成為德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至於蘇聯,雖沒因二戰落幕、冷戰開始而再一次吞併芬蘭,但芬蘭卻要討好及避免觸怒「北極熊」、向莫斯科妥協、保持友好關係,影響更及於民間,傳媒自我制約、自我審查,避免批評蘇聯,迎合蘇聯倡議的價值。

歷史中,前者稱為Anschluß、意為合併、兼併,本文姑且稱之為「奧地利化」。至於後者,最初出於兩名德國學者採用的Finnlandisierung一詞,意為「芬蘭化」(學者以此詞描述當其時的憂慮:西德以至其他西歐國家或會變得如芬蘭一樣,要奉迎蘇聯)。

當然,21世紀已不是二戰或冷戰的世紀,但不代表忽爾崛起的大國不會一如當年的德國、蘇聯般,藉其經濟、乃至到文化、政治、軍事上的影響力,去試圖影響其近鄰的政府、及平民。

今日的台灣、昨天的香港,都無不受到崛起中的「大國」影響,平民都活在「大國」的影子底下。生活中的每一個細節,由電視、報章、網站所提供的資訊內容,到市場賣的食物和日用品所依據的安全品質標準,都受着「大國」仿似無形之手的操控。

而今天的香港,與其說是「芬蘭化」進行中,倒不如直認已在「奧地利化」:邊界、港元雖依舊,但「一國兩制」都只不過在紙上還有意義。至於港人一度趨之若騖的台灣,經太陽花一役後,相信也會有不少台灣人和港人明白,其實都已在不知不覺間「芬蘭化」多時,跟「奧地利化」亦相距不太遠。   .

不過,物極,或會必反:二戰之後,奧地利人雖仍跟德國人書同文、車同軌,但1955年與英、美、蘇的條約訂明禁止跟德國合併,而且已建立奧地利人自身的民族認同。由歐陸回到遠東,最終在台、港兩地出現的「奧地利化」究竟會是1938年還是戰後的版本,還得看大棋局中的「大國」和各玩家如何博弈。

(Wikipedia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4月10日 上午3:2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回應司法覆核問題 律政署疑角色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