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27年】傅振中指罵六四遊行隊伍 「女長毛」撒溪錢還擊│談可易

丘偉華

-丘之良品

生於七十年代香港經濟開始起飛之世,及長雖曾親歷「幸福從來非必然」的苦澀,堅信傳統道德仍將發揮現實力量,至今逾十八載的傳媒工作者生涯,亦愈來愈富社會意義。

丘偉華網誌│罵支聯會「龜公鴇母」的,為何不批人不悼念「文化大革命」50周年?

2016-5-29 17:13
字體: A A A

先旨聲明,隨近30年來中共對港路線愈趨收緊,領導及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港人(包括你我)卻未能作及時有效的回應,大家都有責任集中思考,有何具體時間表及路線圖,來追求終極的民主運動目標。

事實上,同樣都因不滿其時主流泛民「行禮如儀」,才不過是十年前的10月1日,社會民主連線(社民連)正式成立,凝聚認同須訴諸更「激烈」抗爭手段的政治人物及社運人士,在議會內外同步行動,來追求社會民主主義的終極目標。但結果是,宏願未成,社民連就已表面上因內部「分歧」而自我碎片化;當中「內情」,大家又可曾理解過?

今日下午,支聯會就依然繼續其「六‧四」維園燭光晚會前的例行「愛國民主大遊行」;在此之際,樹仁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總編輯吳桂龍,在委員會fb專頁近日文章中,一句直指支聯會形同「鴇母龜公」,「職志就是要誘拐少女受污」,猛然成為網上熱話,並已蔓延到主流傳媒。

如吳桂龍文中所言,他不過是繼承近年興起的某些論調,不滿支聯會時至今日仍是行禮如儀,更有借此為自己保住政治籌碼之嫌。不過問題是,支聯會全名既是「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或者還可以批評他們未如初衷,但支聯會當中不少政治人物,早已用其他不少運動投身香港民主運動;哪麼與其批評支聯會年復年
搞六四悼念,何以更不直接民主黨與工黨等究竟多年來為香港民主運動貢獻過什麼,要拐個大彎令自己反惹來無謂攻擊?

何況,其實自類似論調年前出現,有人另起爐灶在當晚搞其他活動,其實已經刺激到不少市民反思,但他們依然有到維園的不同理由(何況,其實維園晚會前支聯會都會搞論壇,跟港大或中大準備舉行的,或者只是題目取向的不同)。更簡單講,今時今日,就算下周六選擇到維園晚會,就代表他們9月會在立法會選舉中,會繼續支持壟斷支聯會多年的傳統民主派政客嗎?

另一點是,吳桂龍針對支聯會多年標榜的「建設民主中國」綱領,重申來到今時今日,「我們正當放下中共、共產中國改邪歸正的幻想,打理好自家宅第」,先搞好香港民主運動,筆者認同;但大家本應是否進而要探討,「自決」又好,「公投」又好,「港獨」又好,該訴諸什麼具體策略?訴諸什麼行動來凝聚主流民意,在行動、精神及財政上的支持,至少可出現當年社民連十年前初成立時令人憧憬的氣勢,才真的有成功的機會?

筆者絕無意批評吳桂龍等年輕學生,只因自問說的和做的可能比他們更少;但與其「交友為苦,樹敵為樂」(而能憑此成功聚眾並當上領袖的,來來去去卻依然是少數),「還得承蒙前輩陳雲老師指正」來改字,就似乎更應爭取獨當一面,加快步伐及早如何令大家理想中的民主運動重回正軌,同時至少減少「敵人」,毋須像今次般只因「龜公鴇母」等挑釁字眼,反為支聯會所乘,徒令更多市民會如他們所形容般,更有機會被「誘拐」,令自己的文章原意反被淹沒。畢竟,網絡世界跟現實世界,主流民意的反應,早獲證明可以是如何兩回事;否則,這些時日,連「港獨」也早望有所成了。

或者,多提一些要支聯會解釋的問題,甚至提出一些比支聯會更高層次的論述與方案,才是令對方不得不服之路;君不見當初帶頭在支聯會外試圖另起爐灶之士,此後政治聲勢反而大不如前,政治論述又缺乏突破,彷彿一切都已準備「不進則退」,當中究竟又發生了什麼事?

(原圖為六四紀念館fb專頁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5月29日 下午5:1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國泰城致命車禍 現場近來有改善路面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