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y Chan:1996年,從前極美的一個香港│方浩文

沈西城

-沈西城網誌

原名葉關琦,早年負笈東洋,熟讀日本多部名著,遊走於香港流行文化圈40載,寫過經典電視劇《京華春夢》,編過得獎電影《龍虎風雲》,到了耳順之年,從心所欲地為香港流利文化的人和事作出紀錄,也作為香港人的集體回憶,致即將逝去的香港最美好時光。

超級巨無霸│沈西城網誌

2016-6-4 10:30
字體: A A A

阿強一挺身,推門進,立刻就有一道光芒迎面而來,那是領位員的電筒。

問明「先生幾位」,那漢子就帶我們三個人分坐三個卡位。

為了謹慎起見,我們三個人坐的卡位都接連的,萬一遇事,好有個照應。領位員問:「先生!有沒有熟小姐?」答道:「沒有!」領位員笑訖:「好!我介紹幾位漂亮的小姐,讓你們老闆開心開心!」

說完,就離去了,不多時,一陣花露水氣味,直撲我鼻子,害得我幾乎咳起來。

我一嗅到那種花露水味道,就立刻想起了「林文伊」,那是舊上海最最流行的一隻牌子,想不到,會在這種場合嗅到。

來者是一個女胖子,臉孔胖嘟嘟,大腿粗肥肥,嘴巴大,眼睛小,鼻子扁,加起來,活活脫脫,道道地,就是一個「東施」呀!哎喲喲!我的媽,我給嚇死了,想走,哪裏走得動?女胖子一坐下來,用屁股向我一擠,我就乖乖地向裏側移,哪有空隙容我「跑」?不不不!是「躲」。只好硬著頭皮,瞎三話四,亂扯胡說。

女胖子可能不知自己貌寢(註:醜的,或者是年過四十的大部分女人,都沒有自知之明,總以為自己對男人還有很大的吸引力),還道自己的「花容」可比貂嬋、西施,一開腔,尖聲鬼氣,一併襲來,聽到我心兒「撲通撲通」,當然不是興奮而跳,而是呀——嚇得跳。有心臟病的人,大抵這時候就可以一命嗚呼,成為閻羅王的女婿了。接下來的場面,自然是牛頭不對馬嘴,答非所問,支支唔唔,聊以敷衍。可是,這就更慘,那女胖子誤以為我是「害羞」,所以不敢言,於是加多兩分「肉緊」,索性施展祿山之爪,把我牢牢攫住,這時,鑽入我鼻子的,不是花露水氣味,而是——從她口腔裏洩出的臭氣。

實在熬不住了,出盡了吃奶之力一推。女胖子「哎喲」一聲,雖不致整個人往地上倒,卻已挪出了一點空間。我趁此機會,彈起,奔離卡座。才走了幾步,一道電光迎面射過來。

「兄弟!有什麼不妥嗎?」正是剛才那個領位員,他笑嘻嘻地站在我面前,攔住了去路。我一怔說:「喂!你換個好一點的行不行!你看——」我轉個身:「我那麼瘦,你卻弄個巨無霸來。」那好比新馬仔之遇譚蘭卿,不配之極。

男人呵呵一笑:「好!顧客萬歲,我立刻換。」說完,電光向左移,照住了那個女胖子:「阿肥!六號枱!」唉吔吔!原來她真的叫阿肥!要命!

女胖子吃力地站起身,走過我身邊,狠狠地白了我一眼。後來我才知道,這在歡場裏叫做「咳枱」,是對小姐的一種侮辱。不過,如果不侮辱她,就侮辱了自己。朋友!換是你,挑哪一樣?

於是,我走回原位,靜候佳人芳踪。

(圖片來源:蘋果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6月4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失言遭加拿大總理公開還擊 黨報文章挺王毅「有個性」│丘偉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