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網站:大陸微博討論「耶穌」次數 足為談「習近平」四倍半

梁振英圖搶「上海之行」話語權已近一個月 最終落得遭京官「被離席」下場

2014-4-10 20:51
字體: A A A

《852郵報》曾以〈梁振英連日圖搶曾鈺成風頭 立法會訪滬昔日皆主席主導〉,報道行政長官梁振英是如何多次試圖,從負責安排上海之行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手上,奪回一個主導的話語權。不過,在上海之行明天正式出發前一天,今日,話語權還是回到曾鈺成的手上。回顧整件事件連月進展,即使梁振英如何營造自己極力爭取,再參照曾鈺成期間的一言一行,都已足反映着誰是真正主導,誰才是意圖搶鏡。

本報嘗試整理梁振英由當初搶先宣布上海之行至今的言論,證明梁振英是如何的努力。首先,在3月12日,梁振英召開記者會宣布:「立法會議員一直表示有意願去內地訪問,我亦表示支持,並且承諾向中央爭取。我剛剛接到中央的通知,同意我的建議,安排全體立法會議員去上海訪問。」

3月17日,梁振英再次強調,特首辦「通過」曾鈺成主席,收到立法會議員對今次去上海訪問行程和主要內容的一些想法和要求,梁振英強調,會由他自己將這些要求向中央轉達。又指如有任何具體的進展,他會第一時間「通過」曾鈺成,向大家反饋。

3月18日,梁振英再涉嫌「截」曾鈺成「糊」,在曾鈺成見記者之前,就主動向傳媒表示,稱已收到中央通知,立法會議員訪滬期間,將與國務院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及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兼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會面,就政改等社會議題交流。

3月25日,梁振英表示:「曾鈺成主席當然十分重視這件事(上海之行),第一時間把立法會議員提出的要求寫信,請我向中央轉達」,又指自己已經把這封信和它的內容向中央轉達了,亦與中央就這件事溝通,希望能夠盡量安排好,滿足全體立法會議員的要求。

然後,在相隔兩天後的3月27日,梁振英表示收到曾鈺成來信,轉達立法會議員對上海之行的綜合意見後,他會「隨即向中央反映」,又指自己早上與曾鈺成會面,討論有關安排,並把行程大綱交予曾鈺成。

3月28日,梁振英再次呼籲立法會議員珍惜這個難得的機會,亦表示「我們一定會有半日的時間讓大家和王光亞主任及李飛主任會面」。

4月9日,即是昨天,梁振英在出發前往博鰲論壇前被記者問到,他自己會否出現在泛民與中央官員會面的場合上。當時梁振英沒有正面回應,只是表示「去到現場,我們會看看中央的意思怎樣,然後再具體安排」。

cy

最終安排還是由曾鈺成宣布

連日來,梁振英無論在言論上還是行動上,都充分要向公眾顯示其主導權,彷彿令人誤以為,曾鈺成不過是當中的中介「信差」。但實際上,這次上海之行的團長是曾鈺成。而終於,當外界關注梁振英在周末上海會否與泛民一起「單獨」會見京官時,梁振英口中的「具體安排」今天終於出爐,而這個「具體安排」,最後還是由曾鈺成來宣布。

而有關的會面安排,更是「先有一個全體的會議,然後在全體會議完了之後,部分的議員會留下,因為中央官員知道我們有一部分的議員想獨自與官員交換意見,那批議員(泛民主派)要留下與中央官員討論的,就會留下」,曾鈺成隨後表示,建制派在「全體會面」後就會退席,讓泛民留下單獨會見兩小時,而期間在席的特首梁振英,也會同時「離席」。

眾所周知,泛民與中央官員會面這個環節,可謂是今次上海之行的「重中之重」,而一直向外界表示自己極力爭取是次會面安排的梁振英,卻在「成功爭取」後,不可同時與與泛民及京官單獨會面。究竟,梁振英「被離席」有何暗示?還是已經「不言而喻」了?

延伸閱讀:
梁振英連日圖搶曾鈺成風頭 立法會訪滬昔日皆主席主導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4月10日 下午8:5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紅van》獲譽為《香港的現代啟示錄》 足媲美《教父》導演另一經典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