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水事件】轟陳茂波驗水無迫切性說法 民主黨公民黨再有驗水行動?│廣雅仁

景仁

-景仁看天下

一個雲遊於網路世界,沉醉於歷史書籍的八十後宅男。 心中對各種事情有自己的想法與意見,與大眾分享。 有台ChannelD 節目《景仁春秋》、《歷史睇真D》主持。

景仁網誌│為何要鍾樹根下馬?

2016-6-1 20:16
字體: A A A

報載民建聯將於星期三決定立法會的提名人選,因為港島減少一席,形勢有變,民建聯決定由兩張名單減為一張,改以副主席張國鈞排首名。

我開宗明義說,「民建聯根本無視基層議員,只重視國王人馬」。

為何我這樣說呢?鍾樹根作為民建聯東區那麼多年的區議員,今次只當過一屆的議員就把他趕落馬,是不公不義的表現。而黨主席李慧琼刻意不回應,只就有兩個可能,1.民建聯高層早已決定把鍾樹根打下馬,2.李慧琼與周浩鼎一樣,是民建聯大老的傀儡。

民建聯把鍾樹根趕下馬的因素,我想應該是鍾樹根多次失言形象差,而且更失去東區區議員的席位。

但大家要留意,民建聯在東區區議會並未大敗,亦不似沙田區議會般。雖然民建聯並沒有在沙田區議會大敗,但是整個建制的勢力大輸,甚至失去半壁江山。在剛過去的新界東補選中,泛民在本土派的分票下,民建聯在北區小贏幾千,大埔小輸一千多,西貢小輸接近三千,沙田則大輸超過一萬。

這樣的成績,以北區為基地的陳克勤卻可以說過去,因為整體上他的責任區都算打平。但是以沙田為基地的葛珮帆大輸一萬以上,這又不是死罪嗎?

有人可以拿香港島的結果想比對鍾樹根的不濟,但我不同意,因為港島區的選民結構上是建制吃虧,但沙田本身是劉江華的基地,儘管公民力量加入新民黨,但民建聯作為建制派在新界東的「盟主」,葛珮帆的責任是逃不掉的。

更何況,葛珮帆把自己的議席輸給葉榮,而且又有「學歷真假」的爭議,比鍾樹根而言,她更加嚴重。

民建聯這些大老說給新人上位,鍾樹根舊了。但首先,鍾樹根至少可以多做一屆議員,從回歸後的立法會選舉,地區直選議席上除了新界東的李國英外,鮮有換人的情況。其次,論戰績,鍾樹根的失敗比不上葛珮帆,建制勢力在馬鞍山大輸,令沙田區議會中泛民與建制的席次平手,如果不是當然議員的莫錦貴,建制派也維持不了優勢,而且葛珮帆的錦濤、頌安基地都輸掉。又例如陳克勤,在北區被民主黨與新同盟偷襲成功,雖然民建聯拿回聯和墟,但卻失去了部份席次,大埔亦損失一些席次,例如富亨選區,無兩三屆的光景都休想奪回了。

如果民建聯的大老想拉抬張國鈞,令這個國王人馬上位,這個想法實在太幼稚。因為在中西區,泛民與建制的勢力都是互相僵持,除了獲民主黨提名將出選香港島的許智峯外,其他半山東、衛城、西環、寶翠、上環、正街、水街這幾個民主黨與建制派對陣的選區,差距在三百票以內,而張國鈞自己都只是贏民主黨的莊榮輝113票,民建聯高層不督促張國鈞在自己的陣地中鞏固勢力,反而提名他上立法會,那只是拔苗助長而已。

那麼請問,民建聯的高層不在香港島提名鍾樹根,以張國鈞取代,在新界東繼續提名葛珮帆,合理嗎?

(原圖為蘋果日報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6月1日 下午8:1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決戰立會】「ABC」兵團再添「新貴」 立會地區直選勢成商界倒梁大平台│郭予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