載「情侶」去曳曳│銀水│的士大哥

丘偉華

-丘之良品

生於七十年代香港經濟開始起飛之世,及長雖曾親歷「幸福從來非必然」的苦澀,堅信傳統道德仍將發揮現實力量,至今逾十八載的傳媒工作者生涯,亦愈來愈富社會意義。

在身殉暴政先烈跟前,你我都不比誰高尚│丘偉華網誌

2016-6-4 11:31
字體: A A A

來到今天六四慘案27周年之日,每邊各打五十大板,其實再沒太大意義;畢竟,與其再互相批評對方不是,倒不如撫心自問,應否先自我鞭撻一下才對?

由「龜公鴇母」論幾乎再次觸發的不同世代對香港民主運動應有方向之爭,近日總算愈來愈多有影響力的意見提出,大家是否其實更應對準最大目標?且還在對準這最大目標後,更是要裝齊彈藥,逐步迫近,終究有效及具體的擊中,而不致令理想長時間留於空談,甚至只透過向對方的攻訐,來建構一片徒求自己安心之地?

六四既毫無疑問根本改變中共對大陸以至香港的政治發展,若還批判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目標遙不可及,則「港人自決未來」又當如何具體有效建構?在「成王敗寇」的定律之下,唯有一套具體的民主運動方案,才足技術性擊倒對方。

事實上,老一輩的民主運動,相對中共對港愈趨收緊而愈趨證明此路不通,年輕一輩主導的,無論是雨傘運動的功敗垂成,以至旺角「騷亂」的意外收穫,似乎都更有機會取得突破。某些中年一輩與其忽然變得像親共建制一般,單方面批評年輕一輩少不更事目無尊長,就更應鼓勵他們縱深思考和實踐,把握中共新近對港人忽似稍為寬鬆的歷史瞬間,進一步發揮年輕人種種令中共一方「估佢唔到」的特質,為港人爭得更多籌碼。

當然,無論是年輕人與稍為年長一輩,如今還有空間和時間爭拗民主運動的方向和策略,都只因相對於大陸這些年以來,由民運分子到維權人士和律師,要更直接面對中共不同酷吏的殘酷打壓手段,我們實在還是幸運得多,也更應有胸襟作出和接受各式善意的批評和建議。

人人都有或多或少的過去,不想今時今日還會被人掛在嘴邊。就如李卓人當年在北京簽署悔過書後才獲釋返港,陳雲曾幾何時是前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的智囊,黃毓民也自認有份簽署劉曉波當年發起的相對溫和憲制改革方案《08憲章》,黃洋達的大隊黃旗直幡部隊,在2012年港人抗議李旺陽慘死的遊行隊伍中,是如何惹人格外注目及竊竊私語……最重要的是,能對自己往後的言行夠誠實,也敢於坦然面對不同有理有節的批判。

但無可否認的是,假使來到今天,還有一些自命關注香港拒共事業的年輕人,準備以這樣那樣的理由跟反思六四漸行漸遠,他們必須能有一個足以說服自己的理由:六四湖南工運領袖李旺陽(圖),才不過是在4年的6月6日,已經在1989年當地民運遭鎮壓並拘捕折磨20多年後,還是逃不過當地酷吏魔掌慘死。

彷彿已有一段年期,六四不是像今天般適逢周六周日,足讓更多港人有理由用更多時間再一次沉澱,為自己、為香港,以至也可能為中國反省一下,其實自己是否可以做得更多、更準?至少,只要上網回看一下當年六四血腥鎮壓過後,北京無數枉死者的慘狀,是如何比一般傳媒所播的更震撼;卻依然有不少一腔熱血的青年人,其後不惜以血肉之軀阻擋坦克來勢,不惜冒槍林彈雨之險,只能用單車等來運送仍望可救活的戰友到醫院;這一幕一幕,其實足令任何自命要為香港未來致力的朋友,自愧不如。

今天(實際上,當年北京的血腥鎮壓,6月3日深夜已開始),至少值得大家收起心神,給自己適時適度當頭棒喝;香港前路還是充滿挑戰,要順利走過,智、勇、謀都缺一不可。你我又能否做得更多、更好?

(原圖為有線新聞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6月4日 上午11:3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六四27年】馬英九卸任總統後 續發長篇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