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21歲】魏綺珊:由「讀電視」變「做新聞」 畢業後流浪歐洲發現「做新聞記者都不錯」│方浩文

沈西城

-沈西城網誌

原名葉關琦,早年負笈東洋,熟讀日本多部名著,遊走於香港流行文化圈40載,寫過經典電視劇《京華春夢》,編過得獎電影《龍虎風雲》,到了耳順之年,從心所欲地為香港流利文化的人和事作出紀錄,也作為香港人的集體回憶,致即將逝去的香港最美好時光。

老人院、謀人寺│沈西城網誌

2016-6-11 10:30
字體: A A A

幾分鐘後,佳人來了。

影子移近,一看,還配胃口,至少不胖,身材適中,一開口,聲音甜絲絲,滑黏黏,頓教我精神為之一振。我滿懷希望,以為這回是來了西施。孰料,這簡直是天大的奢望。

迨我凝神一瞧,哎喲喲!我的媽媽!原來是個大麻子。只是從遠處看,並不察覺,但就着近處,就清清楚楚,一覽無遺。

我嚇得魂飛魄散,怎麼這裏的「美女」,跟「花花公子」裏的美女,有這麼大的不同!我把身子挪開,壓着聲音,向前面叫:「阿強!阿強!我們走,好不好!」

沒有回聲,我再叫兩遍,仍舊寂然。那位「佳人」,脾氣很好,細聲說:「你站起來看一看。」

卡座的背雖高,但站起來,隔座春色,仍然可以盡入眼簾。

我從其言,站起來一望。呵呵!原來阿強已躺倒在一個背着我的女人懷裏睡着了。「噓噓噓!」我一連「噓」了幾聲,那女人回過來看,正跟我打了個照面,媽呀!我還以為見到了我的外婆。

少說有五十了吧,還在這裏現世。

「請你推醒他!」我指指她懷中的阿強。

「喔!」女人把右手食指湊近嘴邊,示意我別太大聲。

看樣子,女人還頂呵護她懷中的阿強呢!

我提高嗓門:「阿強!阿強!我們走吧!」

一聽「走」,阿強立刻醒了過來,掙扎起身,望着我,臉色充滿了喜悅:「走?好呀好呀!阿根呢?他走不走?」

我說:「你看看!」阿強站起來,向隔壁卡座一看,跟着大力一拍座背:「阿根!我們走了。」立刻傳來阿根的應和聲:「好!我們馬上走!」我對大麻子說:「結賬!」

大麻子問:「不多坐一會?」我說:「媽媽罵,趕時間!快!」大麻子磨蹭了一會,這才肯去。不久,賬單來,居然是一百二十多元,十分之不便宜。阿強付了賬,三個人一起下樓。到了樓下,大家大力吸一口氣,這才發覺街外的空氣原來是那麼清新。我望着阿強,阿強望着阿根,阿根望着我,三個人,不約而同地喊「呀!謀人寺!」跟着是「老人院!」我問阿強為什麼陶醉得睡着了?阿強瞪瞪眼:「誰說的!我是嚇得暈了過去呀!」原來如此,還道是陶醉呢!正因有了這樣的惡劣印象,我對堂兄的信心不大。

走完那條長樓梯,我跟堂兄被引到近音樂台不遠的四方枱上坐下。甫坐下,已有人送上瓜子一碟,香茶兩杯。

跟住一個穿黑西裝的中年男人走了過來。

堂兄跟他似乎很熟落,寒喧一番,那男人從口袋裏拔出一枝電筒,照着枱面。

這時我才看到原來枱上有一張紙。

(圖片來源:Playboy facebook)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6月11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何韻詩事件」後,習近平為何更大有理由要換掉梁振英?│丘偉華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