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綫我至叻】TVB指「不應質疑」陳百祥當唯一港人巴西奧運火炬手 霍震霆拒評相關「商業決定」│丘偉華

【白皮書二年祭】 Lancôme鬧劇劇透「大國崛起」之禍害│藺懷竹│社評

2016-6-10 07:01
字體: A A A

近日全城至為鬧哄哄的,當數Lancôme引起的國際級大笑話。事件起因,是中國網民對Lancôme的「圍攻」,繼而有《環球時報》指何韻詩「支持港毒,並且……力挺藏毒頭目」。如果,中國網民的「圍攻」與《環時》的「加持」是民間、半官方的尺度,那麼,兩年前的今天,中國國務院新聞辦發表的《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就是官方版本的「Lancôme事件」。

Lancôme以取消何韻詩的活動「回應」,過程實屬「關公災難」,堪稱公關行業的反面教材[〈852社評〉當然不認為商業機構應該自我審查,避免邀請會引起「某些」政府不悅的人士合作;我們相信,即使是商業機構,都應該堅守一些普世原則和價值,例如表達自由、言論自由]。但,更值得留意的是在「關公災難」以外,中國及其「網絡大軍」的「橫行」。

今次事件,簡單歸納,就是當中國網民遇上現代文明……

後果,就是連在「境外」,在所謂「一國兩制」之下的一個「特區」的一場表演活動,都可以被中國「成功爭取」予以取消。

今次事件的意義,在於即使香港歌手何韻詩已經沒有在深圳河對岸「搵食」,只要「老子不喜歡」,經過一輪扣帽子,指其支持港獨、藏獨,那麼,她在香港的生存同樣受盡打壓。

這是一次越境事件。

大家別忘記,銅鑼灣書店/巨流傳媒成員李波,就是遭到「強力部門」越界在香港境內「被消失」。

2014年6月10日,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表「白皮書」,替「實踐期」當其時還未滿17年的《基本法》和「一國兩制」全盤重新「定義」。其中,重新「被定義」之中最備受爭議的,當要數司法人員「被定義」為「治港者」的一份子

之後,就有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的「超然論」,以及基本法委員會中方委員饒戈平質疑三權分立並不正確

爭議聲之中,更有說法直指,言論自由、表達自由可以因為「國家安全」之故而予以限制。

而在「半官方」層面,就是高等法院門外不時出現示威,抗議「司法不公」,甚至直斥司法人員為「狗官」……

這就是「白皮書」所「頒布」的模式,就是北京中央越境要「另一制」下的香港就範、要一直跟現代文明社會「接軌」的香港遵行「中國模式」。

而這種模式,就是「大國崛起」、「中國夢」的結果。

2014年的6月10日,是為中共官方就「一國兩制」、《基本法》的實施,本來已現形的分水嶺,正式「原形畢露」、正式在圖上標明記號之日。

與Lancôme事件一樣,「白皮書」是一次「大國」否定現代普世標準的事件,是試圖藉着「大國崛起」、藉着「橫行」,去輸出「中國模式」、要他人接受「中國模式」、實現「中國夢」的事件。Lancôme事件所展示的民間尺度,只不過是這些年來官方行為「薰陶」之下的必然結果。

Lancôme事件的焦點,暫時還停留在跨國集團面對中國「老子不高興」而選擇就範,以及中國和全球對L’Oréal的「雙重」杯葛行動。卻其實,更重要的不是Lancôme本身,而是文明世界要擋住隨着「大國崛起」而輸出的禍患。我們所要做的,就是透過生活中的實際行動,去支持我們向以抱擁的價值,去守護言論、表達和思想自由,去說明我們不會因為「老子不高興」,而選擇就範。   .   .  . ..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6月10日 上午7:0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環境保護」的時代轉變│林超英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