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21歲】葉蘊儀回望「偶像」之路 「如果一個人個樣唔變係好恐怖」│方浩文

沈西城

-沈西城網誌

原名葉關琦,早年負笈東洋,熟讀日本多部名著,遊走於香港流行文化圈40載,寫過經典電視劇《京華春夢》,編過得獎電影《龍虎風雲》,到了耳順之年,從心所欲地為香港流利文化的人和事作出紀錄,也作為香港人的集體回憶,致即將逝去的香港最美好時光。

小姐名單│沈西城網誌

2016-6-18 10:30
字體: A A A

男人在紙上面畫了幾畫,說了聲「好!放心,我辦妥。」就離開了。

我問堂兄那是什麼紙?

堂兄朝隔壁空枱瞧了瞧,順手牽羊,把枱上那張紙拿了過來,打開給我看,只見上面寫滿小姐的名字,什麼張紫媚,張丹紅,方逸敏,方小紅……,一大堆,更具特色的是在小姐名字的旁邊,四方小格子裏還印上「國粵滬」,或「國粵英」等字樣,看得我一頭霧水。

堂兄笑着對我說:「這是代表了小姐們能說的方言,粵就是廣東話,滬就是上海話,英自然就是英語。」

原來如此,舞廳也講文化,真是始料非及,我再看名單,赫然還有「日」字,那就是說有些小姐甚至會講日本話呢,難得!難得!音樂一停,燈光轉亮。

我看見千萬佳麗,有如穿花蝴蝶,往來穿梭,香氣襲人。

很快,我們身邊的兩張空位子,有小姐來佔據了,仔細一瞧——

一個穿粉紅連衣裙,白嫩指頭上套着紅寶石戒指,在幽暗中閃亮。

一個穿銀色旗袍,指頭套綠寶石戒指,銀色閃出光輝,把她襯托得有如一條銀蛇。

我看得呆住了,原來同是舞廳,居然有天淵之別,我真是有如劉姥姥,初入了大觀園呀!

堂兄在我耳邊作介紹,一一道出了小姐芳名。

我是一個也聽不進去。

這時燈光忽然轉暗了,舞台上的樂師打響了音樂,是一隻輕快節奏的牛仔舞。

堂兄對我笑了笑:「湯美(我的英文名字)!這隻舞你一定會跳,快些跟飛鳳小姐出去跳吧!」

聽得是牛仔音樂,堂兄以我常去派對,必定懂得跳牛仔舞,孰料他不知道,在派對裏,牛仔音樂,通常是被當作「阿哥哥」來跳的。

我搖搖頭,表示不會。

那穿銀色旗袍的小姐就是飛鳳,她梨渦淺現,甜笑說:「那我陪你跳阿哥哥好了!」

滿以為我一定會喜不自勝地答應,我還是搖搖頭。

這不但連飛鳳怔住了,堂兄臉色也尷尬,訥訥地問:「怎麽啦!難道阿哥哥也不會跳?」

我默不作聲,只是對住飛鳳傻笑。他們不知道,此時此刻的我,已到了神經崩潰的地步。我望着飛鳳的臉孔,圓姿替月,美不可方物,籠在旗袍裏的身材,簡直是玲瓏浮突,勾人魂魄,如果我跟她步落舞池跳舞,只要稍稍牽住她的手,別說跳,怕連走路也走不動了。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6月18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美國製造│常月明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