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21歲】黎玉嬋:轉工原為工作前景與首期 投考空姐時預計「只玩2年」│方浩文

沈西城

-沈西城網誌

原名葉關琦,早年負笈東洋,熟讀日本多部名著,遊走於香港流行文化圈40載,寫過經典電視劇《京華春夢》,編過得獎電影《龍虎風雲》,到了耳順之年,從心所欲地為香港流利文化的人和事作出紀錄,也作為香港人的集體回憶,致即將逝去的香港最美好時光。

一等一大美人│沈西城網誌

2016-6-25 10:30
字體: A A A

飛鳳不愧是紅小姐,應變快速,她迅即說:「湯美先生!不跳舞,我請你吃瓜子!」隨手在碟子上抓了一把瓜子,放在手裏,然後拿起一顆,放在唇邊,銀牙一咬,嗑開了瓜子殼,拈出一粒墨綠色瓜仁,遞到我嘴邊。

最難消受美人恩,這生平第一顆美人剝給我吃的瓜子,四十多年後的今天,那陣甘香,仍然黏貼在我的舌尖上。

大概我的模樣獃極了,飛鳳「噗哧」笑起來。

堂兄身邊的那個穿粉紅連衣裙的小姐也笑了。她的微笑,猶如春風裏的玫瑰花開,美極了,也艷極了。

原來她的名字就叫做「美艷」。

這時,我耳邊聽得堂兄在說話:「美艷!最近有沒有返晚舞?」

美艷搖搖頭,一臉不屑:「不返!」

飛鳳也搭嘴:「我也不會返!」

我望着飛鳳,痴了!飛鳳吃笑問:「湯美!你常常來嗎?」回答是:「處男下海!」

「原來如此!」飛鳳笑了,我也笑了,在這個別有洞天的場所裏,我漸漸沒有了壓力,所感到的只是興奮和快樂。

萬想不到這個心念,就令我在這種場合一直沉淪了四十五年,直至今天,仍復沉淪如故。

「新加美」的制度是很有規矩的,分茶晚舞。茶舞六點多開始到九點半,那時的枱票是一塊錢一個鐘。

晚舞名義上是由十點開始,但起碼要到十點半才有客人,枱票是四塊錢一個鐘。茶舞與晚舞有什麼分別,有說明必要。

首先,茶舞的音樂較快,通常是一慢一快,五分鐘不到就完結。然後燈亮,小姐轉枱子。晚舞的音樂較慢,大抵有十分鐘以上,因此跟小姐的溝通比較容易。可是,大部分的舞客都喜歡跳茶舞,原因是茶舞時刻,小姐雲集,挑選小姐的機會增加,茶舞一過,好的小姐大多給人帶出去吃飯,留下冷板小姐,在晚舞充斥場面。所以懂跳舞的客人,都不會跳晚舞。

堂兄也喜歡跳茶舞,但所持的原因不同於一般舞客,因為他負擔不起晚舞的消費。

有不少小姐,不喜返晚舞。原因有二,一是客人少,賺錢難;二則是返晚舞,有失身分。

原來一般紅小姐,多在茶舞時候為客帶出去吃飯,茶舞不出街,要淪落到晚舞候客,就是表示自己是「冷板」,示人以弱。

所以一般略具姿色的小姐,萬一茶舞沒客,都會借意不上晚舞,寧可自掏腰包,向公司付賬,保持自己身分。

那時,「新加美」有幾位紅小姐,排場很驚人,像江濤,玉人頎頎,人見人愛,她的枱鐘旺到令人不敢相信。

江濤不是每天上班,大約一星期上兩天班,時間是八點到九點。

她一上班,場面就立刻哄動起來,她喜歡在頭頂上梳一隻髻,髻上插着鑽石針,然後是旗袍,高跟鞋子,雖為南人,卻有北人的爽朗,不少中年男人,一見到她,就神為之奪。江濤在場上往來穿梭,手上滿拿着枱票,一看到熟客,就拚命查票,查到了,抽出來,先過來坐。坐到她枱子的客人,都感到有無比的光榮,她真的具有海派名女人的風範,是「新加美」一等一的大美人。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6月25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兩種富二代│常月明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