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銅鑼灣書店】書店東主林榮基 今同樣回港「銷案」兼拒協助及爆料│范中流

景仁

-景仁看天下

一個雲遊於網路世界,沉醉於歷史書籍的八十後宅男。 心中對各種事情有自己的想法與意見,與大眾分享。 有台ChannelD 節目《景仁春秋》、《歷史睇真D》主持。

萬方有罪,罪在朕躬│景仁網誌

2016-6-14 14:43
字體: A A A

團結香港基金主席董建華,在出席基金會午餐會致辭時就說,歷任特首沒有政黨背景,在立法會內又無票,令政府「期望有所為而不能為」,致行政主導不順,社會怨氣及矛盾日甚。董建華年代期間曾任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現也貴為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的劉兆佳則在同一場合稱,特首既不能有政黨背景,應跟立法會親建制派分享權力,來達致共組長遠「執政聯盟」,才足更有力推動香港發展。

以上這一段是引自852郵報的〈當年禁特首有政黨背景再瓦解執政聯盟 董建華今卸責政制形同賊喊捉賊〉。

其實當日設計香港政制的時候,北京是想引用行政主導的方針,以比例代表制的選舉制度,來瓦解大黨成無數小黨,阻止香港出現一個龐大的政黨。而且限制立法會的功能,議員提案要分組點票,政府提案可以全體過半通過等。理論上政府的施政的確可以暢順無阻,政府很多提案都可以過關,為何仍然會出現「行政主導不順,社會怨氣及矛盾日甚」呢?

我們可以從幾個方面去看,首先從立法會的組成中,可以看見政府根本無法有穩定的建制盟友。正如以上所提,比例代表制的選舉制度,來瓦解大黨成無數小黨,阻止香港出現一個龐大的政黨。其實當時在設計這個制度時,其實是針對橫掃直選議席的民主黨,刻意拉抬民建聯,民主黨的確裂解,但得益的民建聯亦受影響與工聯會分家。

而且功能組別刻意優待商界,所以立法會其實有三大勢力,分別是泛民、左派、商界。左派與商界雖然會聽命於西環,形成所謂建制派,但是涉及自身利益及選舉關係就會隨時反面。就算西環牽線下組成經民聯,但都並不代表全部商界勢力。面對著鬆散且分散的向政黨派系,如果沒有西環在背後操盤,政府早就支持不住了。

但就算西環操盤,政黨都對政府有所不滿。例如將會代表民建聯出選區議會界別的劉國勳,都在FACEBOOK中要求吳克儉下台。

至於特首無政黨背景,又是否問題原因所在?其實這個應該是取材自港督,港督超然於香港各勢力之上,平均分配香港的利益。政府不希望特首超然主義的地位失去,所以不准特首有政黨背景。但大家都知道,香港已經分成泛民與建制兩大陣營,而董、曾、梁三屆特首的施政,卻慢慢轉移偏重於建制陣營之中。所以特首已經失去了原有的「超然地位」。把建制與泛民變成了「永遠的執政黨」與「永遠的在野黨」。

民建聯甚至建制派的一些政治人物,甚至一些報章,都有攻擊泛民主派的問題。例如多年前的程介南事件,在生果報爆出此事後,某份罵民主黨的報章,繼續大篇幅報導程介南的問題,但在社論中大罵民主黨。又例如高官與建制派的僭建問題發酵時,這些建制派的議員或人物就大罵「泛民雙重標準,泛民自己都有僭建」,這些建制派的議員一直都不明白,為甚麼高官與建制派的僭建問題受到社會猛烈攻擊,而對泛民輕輕帶過。其實不是傳媒反中亂港,而高官與建制派是「永遠的執政黨」,所以焦點永遠在高官與建制派那裡,而泛民主派則是「永遠的在野黨」,只要願意改正過失,社會的攻擊不會過於猛烈。

建制派雖然被稱為「永遠的執政黨」,但實際上卻無法完全享受執政黨的權力,例如政黨的政策無法反映在政府的施政上,而政府決策官員的失誤就要建制派埋單。舉例而言,吳克儉一而再,再而三地漠視建制派的提醒,不斷失言及令危機日漸坐大,建制派就要為吳克儉的失誤埋單。

泛民主派受制於制度面的問題,提的意見不被接納,但舉凡泛民主派在回歸初期已經講的「最低工資」等意見,到曾蔭權、梁振英政府,甚至建制政黨都是「拿香跟拜」。

社會怨氣及矛盾日甚的最大原因,就是政府的施政偏重於商界,而且脫離民意,社會上不滿的情緒無法發洩於政治制度上面。即是無法用選票更改政府的施政,建制派得票是少數,反而在立法會成為多數。所以社會怨氣及矛盾不斷累積,稍有不稍即會大爆發。

舉凡例如高鐵撥款,之前的碼頭拆遷,當時林鄭與政府指責保育人士不一早在咨詢時發表意見,在拍板拆遷後才反對。但從高鐵撥款等大型基建起,保育人士等在咨詢開始時群起在建制內發表反對意見,但政府仍然堅持己見,強渡關山。試問社會怨氣及矛盾如何不會不斷累積。

現在社會的發展已經進入一個緩慢時期,學歷貶值,打工仔工時超長,人工又不足以生活,自然會累積怨氣。政府不想辦法去疏導,反而把資源投放於「完全唔等駛」的施政上面。

我的點題「萬方有罪,罪在朕躬」,其實是因為政府的施政,都是源自於行政長官,行政長官離地、偏重某陣營。到底與政黨分享權力是否可行?問題是,建制派已經裂解成不同小黨與勢力,山頭林立,你與哪人分享權力?就算把民建聯、工聯會、自由黨、經民聯、新民黨五個政黨加入執政聯盟,在立法會都只是33席,還未過半。

現在的行政長官,根本沒有自己的班底,從回歸至現在的經驗,都是一班雜牌軍。無共同理念,亦沒有共同政見,最重要的是無經驗且經常失言。就算現在政府有幾個出自民建聯的成員,但實際上他們都沒有反映民建聯本身的政綱,反而是政府或行政長官本身的政見。

政府的施政要改善,不單是與政黨分享權力如此簡單,應該要建立穩定的多數聯盟,但在這樣的選舉制度之下,單是建制政黨的政綱與政見是南轅北轍,如何可以建立穩定的多數聯盟呢?

最根本的做法,就是更改立法會的選舉制度,令立法會可以產生強大的政黨,令政府可以建立穩定的多數聯盟,政黨的政見反映在政府的政策中,政府用人也可以吸納政黨的意見,起用政黨人士使他們的施政反映政黨的意見。

就算行政長官沒有政黨黨籍,都一樣可以。

(原圖為壹週刊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6月14日 下午2:4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黨管一切的羽白暴政│桑普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