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銅鑼灣書店】桂民海女兒首上CNN轟北京越底線 《蘋果》揭押解林榮基大陸人員目前仍在港│丘偉華

港滬豈可相提並論 林榮基道破這是個怎麼樣的時代│藺懷竹│社評

2016-6-17 07:01
字體: A A A

6月16日,星期四。就在中共總書記習近平63歲生辰翌日,代表美國文化的迪士尼樂園在衆多讓步的前提下終進駐中國大陸。在同一日,在邊界的另一邊,Bossini(堡獅龍)家族成員羅君兒被綁架案中的「外賣仔」鄭興旺獲法庭宣判刑期,銅鑼灣書店店長兼前老闆林榮基現身講述事發經過……

要是沒有林榮基的現身說法,這個星期四的新聞,幾可肯定會比上海迪士尼開幕的大量報道佔據。

而香港「主流」媒體的「新聞角度」,其實都離不開獵奇式地報道開幕首天都種種混亂情況乃至到入場者的古怪行為,如何把設施和產品設計得「迎合」中國顧客,以及「探討」上海成為「中國第二個」擁有迪士尼渡假村的地方,對香港的旅遊業發展會有何「影響」。僅此而已,再沒有別的。

卻其實,和路迪士尼公司(在中國稱华特迪士尼)今次之所以得以進駐中國,與Lancôme/L’Oréal或李斯德林/Johnson & Johnson別無多大分別,《紐約時報》與彭博通訊社都有報道指出,迪士尼方面放棄其環球一貫商業模式,不再堅持在中國開辦Disney Channel。

這根本就是不可能想像會在香港發生的事。

《紐時》的報道甚至提到,迪士尼主席兼行政總裁艾格(Bob Iger)得知習近平父親習仲勛當年訪美時曾到訪迪士尼樂園並曾與米奇老鼠握手之後,就着員工找回當年的照片,送給習近平。

據中國國務院副總理汪洋讀出的習近平賀信,這就是「上海迪士尼樂園堅持經典迪士尼風格,和鮮明中國元素相結合,展現了跨越文化的合作精神,和順應時代的創新思維」。

這就是「順應時代的創新思維」。

這就是個衆人紛紛向「大國」低頭的年代。

連羅君兒被綁架案中,只得一名被告在港落網,特區政府都沒有尋求把其餘潛逃到中國的涉案者引渡回港接受調查,令港人不得不聯繫到當年的張子強案,「外賣仔」被判刑後,東九龍重案組總督察鍾志明卻還在庭外向記者表示,感謝內地公安機關的大力支持。

同日還「加映」傳出,入境處新任處長曾衛國訪問中國北京,跟目前並無任何政府職位、只有黨職的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會面,而特區政府卻又無任何公布,直到新華社「報道」始「證實」相關消息,模糊化黨和政府機構的事件。

這正好說明,香港和上海,更加不可以相提並論、更加不應該相提並論。

總部設於美國首都華盛頓的傳統基金會,多年來一直發表全球各地的經濟自由度排名,香港由於不時排名第一,無論是港府還是一般香港人,都甚為留意這個排名。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近日訪美,見面者中就包括這個智庫的研究經理Anthony Kim(金凡中)。

而這位研究經理,卻在受訪時非但沒有抨擊佔領中環,更稱佔中無損法治,在民主社會很普遍,只不過是大家在法治範圍內表達他們的關注(concern)和挫敗感(frustrations)。從他口中,佔中更似是個讓香港加分的因素。

香港之所以成為國際社會上備受關注的一員,除經貿影響力之外,根本就離不開這裏的法治傳統,以及對普世價值的認同。而法治傳統和對普世價值的認同,亦一直是香港延續其經貿影響力的重要支柱。

若然要讓香港永續,我們就更不應向「大國」低頭。

我們就更不應跟上海相提並論。

香港不是「只不過另一座中國城市」(Just another Chinese city)。

林榮基在記者會上說,「我希望香港人向強權說不。我都可以,你點解唔可以?」

的而且確,向強權說不,我們都可以。

向強權說不,我們都應該這樣做。

當強權試圖要香港就範,我們都可以、我們都應該向強權說不。

這是個向強權低頭的年代。

這是個向強權說不的年代。

這不是上海對香港的雙城記。

現正上演的這其實是兩個香港的雙城記。  .   .  . ..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it was the age of wisdom, it was the age of foolishness,
it was the epoch of belief, it was the epoch of incredulity,
it was the season of Light, it was the season of Darkness,
it was the spring of hope, it was the winter of despair,
we had everything before us, we had nothing before us,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o Heaven,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he other way
– in short, the period was so far like the present period, that some of its noisiest authorities insisted on its being received, for good or for evil, in the superlative degree of comparison only.
 . .

Charles Dickens, A Tale of Two Cities, 1859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6月17日 上午7:0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維護自己的安全和自由 港人敢於向強權說不!│進步教師同盟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