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風太盛行之故? 數百南韓品牌進駐大陸始知搶先「被註冊」│甘樂宜

林窗

-我之試寫室

白牆四堵,筆一支,掛在牆角的音響裝置。除此之外就甚麼也沒有。心情晴朗的話,日照五小時,深怕光線不足只好在名字上開一扇窗。

陰翳禮讚│林窗網誌

2016-6-19 10:30
字體: A A A

對一個懼光的人來說,窗永遠是一個背叛者──紫外線、熱力,遮擋不少,面對陽光時卻是近乎陳腐的懦弱,窗是一個不懂反抗、手無縛雞之力的懦夫,只懂讓光刺穿自己的身體,散在房間在的不同角落,也不管房內的他是否喜歡這樣。

懼光的特性,除了因為他是一個非全黑不能入睡的人外,亦源於他認為,光本來就是一個謊言。光代表甚麼?光明、希望,人們從小教育說,世界充滿光明,但長大的途中他慢慢知道這是一個謊言。陽光底下,根本沒有所謂「希望」的存在。

因此,窗的玻璃構造成為了一個原罪──對懼光的人來說。

諷刺的是,這個懼光的人偏偏是一個需要被照耀的人。因為比起陽光的明刀明槍,在光對立一方的黑暗才是真正的魔鬼。和黑暗對戰的經驗,他實在擁有太多,被拉入沒日沒夜的黑洞中時,他剛巧身處在一個充滿陽光的國度,光的霸道令他無處可逃。也不知道那赤赤的陽光,是不是幫他逃遁的主謀,只知道從此他一廂情願地,把一向討厭的異國陽光視為曾經的救贖。自此光也在他的生命中成了一個曖昧不明的角色。

光和黑的對戰,仍不時在身體裡頭上演。兩個矛盾的特性,讓這個人,亦即是我,不得不討厭著、同時又如金魚需要水般需要著窗──我和光之間的中間人。

因此得名。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6月19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偶遇│鴻爪│秤上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