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銅鑼灣書店】林榮基子fb凌晨現9點聲明望各界「理解我的情況」:勿「破壞本人愛國愛港的良好形象」

香港人還算是自由人嗎?│游清源│社評

2016-6-21 07:00
字體: A A A

林榮基何韻詩令人想起香港的空氣:

 

人在香港,愈來愈不敢閉上眼、張開手、仰起頭、深深吸一口!

林榮基的東角道?不敢!

何韻詩的普慶坊?不敢!

油麻地的寧波街?也不敢!

尖沙咀的北京道?更不敢!

自由,無論是羅斯福所講的「四大自由」(言論自由、信仰自由、免於貧困的自由及免於恐懼的自由),抑或是基本法所講的新聞自由、出版自由、學術自由及遷徙自由,等等,本來就像空氣,「任吸唔嬲」。

殊不知,今方曉,香港最嚴重的空氣污染,原來是自由空氣污染!

 

是咁的:

自由是民主國家和專制國家的分界線。

在民主國家,自由主要有賴獨立的司法體制保障(例如不會「被主動」提出不聘請律師)。

在專制國家,自由只有仰賴毒辣的強力部門配給(例如獲「恩准」後才能打電話給老婆)。

 

且看經典案例:

1971年。那年夏天,時任美國總統尼克遜向聯邦最高法院要求禁制《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刊登關於美國捲入越戰的國防部《五角大樓文件》(Pentagon Papers)。聯邦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最終以六比三裁決,並引用憲法第一修正案中所保護的出版自由,裁定兩報有權發表該文件。

其中,大法官布萊克(Hugo Black)在判詞中說:

「(根據第一修正案)新聞界是服務被統治者、而非服務統治者的。政府審查新聞的權力因而被廢除,新聞界因而可以永遠自由地責難政府。新聞界揭露政府的秘密,並公告人民,是受到保護的。只有一個自由和不受約束的新聞界,才能有效地使政府的欺騙行為曝光。而在一個自由的新聞界之各種責任中,最重要的一種,就是防止政府任何一個部門欺騙人民……

這樣的法官,這樣的記者,天可憐見,香港還有。

 

以下是一個民間傳奇:

話說遙遠的北方有一個國家,凡是給國王帶來好消息的信使,就會升官發財;凡是給國王帶來壞消息的信使,就會「被自殺」。

結果,所有信使都只報好消息。

沒有好消息,就編……

 

最後是作為結論的浮想:

存在主義大師沙特寫過一本小說,叫《嘔吐》。主角透過嘔吐來證明自己的存在,繼而體驗絕對的自由。

好多年之後,台灣導演楊德昌在《恐怖分子》裡,讓「永遠的繆騫人」尋找獨立、爭取自主,叫她嘔個痛、吐個快。

我嘔,故我在?

我吐,故我自由?

我氣喘,故我在?

我窒息,故我自由?

順便一提,《852郵報》的母公司,本來想叫「自由人」,但遍尋不獲,最終要在後面加上「發展有限公司」。

 

(圖源:香港電台及李斯德林fb)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6月21日 上午7: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電話│姚啟榮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