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屬於自己的母難日│進步教師同盟網誌

法政匯思

-法政匯C

係唔係睇一班法律界嘅SOLIT同BAR現晒青筋講捍衛乜乜、捍衛物物有時睇到怕?其實佢哋都要搵食要行街要飲嘢要睇戲要睇電視要睇報紙要做人仔女要做人男友女友要做人老公老婆要做人老豆老母。想知佢哋唔現青筋嘅時候搞乜同諗乜?法政匯C話你知!

議員辦事處:法律的「門市」?│法政匯思網誌

2016-6-23 16:25
字體: A A A

暑假炎炎,原本就正好眠。但在香港,對於莘莘學子而言,暑假就係四出找尋工作、實習的時間。有人會去大機構或者政府實習「汲經」,有人會選擇做兼職「吸金」,而我,就選擇咗落政黨,接觸下民主嘅前線。幾星期嘅實習,當然未能夠睇哂,但最令我驚奇嘅,係日日都有嘅法律諮詢與問題。無論是立「平安紙」、被捕還是家庭糾紛,街坊都會找議員辦事處問個究竟。

議員辦事處成為街坊諮詢法律既起點,實在令我納悶。究竟市民真的如此恐懼法律,而要尋求親切的議員或其助理幫忙,還是覺得走投無路,而議員作為代議士,要為他們申張正義,排憂解困?

「在地」的法律求助起點

議員辦事處在我看來,和父母官的衙門沒有兩樣。當然,辦事處絕對不會叫人肅靜迴避,更不會有驚堂木,但街坊來訪辦事處的心情卻和古人無異。他們大多都會打個電話,簡略地說明自己或家人朋友的狀況,然後便會希望職員從善如流地解答疑難。我試過聽到有街坊詢問如何可以「打甩」盗竊罪,又有街坊想知道如何就樓上漏水造成的損失索償,更有老人家和子女來到,想問如何立「平安紙」。這些非常「在地」的問題,不知困擾多少街坊的生活。

可是,鑑於大部份議員或助理都並非律師,街坊得到的答案往往太初步、太簡單。就如刑事案,鑑於絕大部份的案件都涉及人身自由,助理們都只可以轉介律師跟進,以免講錯野,誤了他人前途。至於立遺囑、法團管理、又或家事糾紛,助理亦大多只能照預先準備的資料作答,若要知多啲,亦只可以勸告街坊尋找更專業的法律意見。總而言之,街坊來到,問完問題,會得到一些答案,但它們有用與否,則見仁見智。

香港法律服務的「離地」

香港雖然說是法治之都,法律服務卻未夠全面。無錯,香港有很多律師,而佢地既專業都很廣泛,但對小市民來講,佢地簡直係遙不可及。試想想,一介升斗小民,又點會為左一張平安紙而走上律師樓呢?即使大如刑事案件,講到認罪與否、刑期多長這些重大問題,除了當值律師可以初步解答,大部分人都不願付出高昂的律師費。在法援有限的情況,而市民又不太清楚自己的權利下,他們往往為省錢而選擇放棄應得的權利。

再者,香港法律服務的分佈地區也令人卻步。試想想,當大部份的律師樓都坐落中上環時,居於新界的市民,要長途拔涉,坐個多小時的車才能到達與律師會面,對很多人來說都是難事。雖然唔係話律師樓應該要好似便利店咁「梗有一間係你左近」,但律師樓位置太失衡、太集中,絕對令有意尋找法律意見的人意興闌珊。這時,遍佈選區的議員辦事處,就成為了街坊的法律詢問站。

結語

議員辦事處,本來就是為了議員容易接觸市民,聽取他們的意見而設。可是,香港的法律和政治生態,令辦事處變成了無事不管的衙門,樣樣都關事。律師距離市民太遠,「離地」的在商業區辦公,而議員辦事處就成為了次專業的法律「門市」,聽落好似唔太符合我地法治之都的稱號,對吧?

(圖片來源:畢‧離地@法政匯思)(圖片來源:蘋果日報;原圖與內文無關)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6月23日 下午4:2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歐盟問題多 但脫歐問題更大│David Tang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