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關注│馬惜珍申請撤銷逮捕令遭高院拒絕

泛民上海行成最大輸家 零成功爭取訴求原地踏步

2014-4-14 07:00
字體: A A A

立法會議員上海之行終於結束,而行程中的重頭戲──「泛民議員跟中央官員單獨見面」,最後也在建制派議員配合下如願上演,然而過程卻毫無驚喜。事後泛民總結會面情況時,就形容「氣氛尚可」,但彼此沒有縮窄分歧,然後指會面只是爭取真普選的開始,預計未來亦要用這種模式與中央溝通,云云。

究竟這個是否就是「開始」?先看客觀現實。

當泛民向港澳辦主任王光亞送上代表不同訴求的物品時,就被王光亞「四兩撥千斤」,以「禮物」來形容再配以講笑即輕輕帶過,期間甚至還暗諷由民協馮檢基送上的《基本法》模型是「贗品」,而他手上的《基本法》才是真品。雖然如此,馮檢基卻還只是一直在「陪笑」,甚至沒有反駁及作出回應,真人示範如何沒有還擊能力,更遑論為京官帶來任何一點的尷尬。

此外,王光亞提到「長毛」梁國雄被拒入境一事,指希望對方尊重內地法例,但泛民又是否有人提出質疑,要求王光亞交待究竟梁國雄沒有尊重內地那一條法例呢?以至他違反了那一內地法例,故要被禁止入境?故泛民連為長毛討回公道也失敗而回吧(或者湯家驊也可以說,討公道不是他此行目的)!

至於泛民事前極力爭取的跟中央官員單獨見面,當外界或曾經期望,泛民能跟中央官員閉門討論,以人數計是「10對3」,加上泛民事前又作出安排,包括決定了發言次序,以及協調發問問題,或能借部署來迫令官員回應港人的真普選訴求,雖然換來「答允」絕對是奢望,但最少不至是「原地踏步」。

未跟京官收窄分歧

不過,民主黨的黃碧雲在會後就以「姿態友善,氣氛平和,立場分歧,未有共識」這16字來形容會面氣氛。如果按她的文本分析解讀,似乎可以透視整個會面中沒有舌劍唇槍,大家沒有收窄分岐,至於所謂的姿態友善,更恐怕是反映會面只是「門面功夫」矣。至於公民黨郭家麒,就指對會面有點失望。

確實,觀乎一眾泛民成員事後的總結,提出的訴求幾乎跟出發前別無兩樣,也沒有任何好消息公布。至於特首梁振英事後再「抽水」透露,指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未來兩個月會爭取單獨會見未曾單獨見過的議員,其實也沒有很大意義,因為張曉明本來就不乏機會跟立法會議員碰頭,例如應邀赴立法會出席午宴,而立場較激進的泛民議員,卻一直不甚希罕跟他見面呢!

相反,建制派議員雖然今次見面時間較短,卻是「獲益」良多,例如香港「法律學者」梁美芬,就能問到公民提名及政黨提名是否符合《基本法》,她事後引述中央官員的回覆,指其他任何非提委會的提名方法應該也不符合《基本法》,又指當日的立法原意,提委會是可以減少政治風險、憲制危機風險及民粹主義風險。她認為,官員的答覆很清晰,以至她未來,能以「中央官員已『一錘定音』」為理由,更大力反對公民提名了;就連工聯會,也在會上建議解決自由行問題方法,然後獲王光亞認同要處理有關問題,加上建制派因為願意為泛民「犧牲」樂意配合離席,以至隨時獲得加分,由此可見,泛民自因長毛被拒入境一事在回應上先已失分,現時再形容他們是空手而回,恐怕實不為過吧!

學者:王光亞官階不高

《852郵報》請教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學部副教授成名。他認為,從今次會面的對象只是王光亞來說,認為單憑一次會面,就可說服對方接受真普選訴 求,如此期望是不切實際。因為王光亞官階不高,就泛民任何訴求,他都要再請示上級,加上北京一直對普選訴求有打壓,整體氛圍都不利泛民爭取。「泛民之前希望同北京高層傾,但最後只爭取到對方派王光亞來,算是不能達到其目標!」

不過,他倒認為,今次會面結果既反映了北京對「溝通」的誠意不大,泛民其實可以憑此向較為偏向溫和的支持者說明,北京根本缺乏誠意給予香港真普選,「今次行程前後,其實冇任何嘢改變過。」

成名又特別指出,張曉明在回應公民提名時,立場非常強硬。

根據港台報道,張曉明當時稱,有人現在還在說:「甚麼《基本法》沒有禁止公民提名和政黨提名,又指這是符合《基本法》」,質疑這講法「不知道這是真的不懂」,還是「揣著明白裝糊塗」,直指「法無禁止即合法」是私法的原則,在公法上並不適用。

或反被北京分化

成名認為,這是張曉明藐視香港奉行普通法的表現,「普通法的原則,沒有否決,沒有提,就唔等於係犯法,張曉明話違反《基本法》,但就無解釋點違反,反而用來批評是叫價高。」他相信,張曉明如此表態的含意,足以令極度溫和的泛民,不再天真的以為,只要禮貌地跟對方見面就可以成功爭取。

至於泛民另一個不合格的地方,就是未夠強硬地讓北京明白,港人會以群眾動員作工具來爭取真普選的決心,「普選大話連篇講咗30年,本來大家都唔睇好你上去,上到去都無積極爭取到,無展現畀對方睇你決心有幾大,只會令人覺得係一場無意義的show,泛民整體的付出,同要求爭取的決心唔合乎比例。」

他更警告,會面中出現「沒有講過所有泛民都是不愛國愛港」的說話,隨時是北京的分化策略,因為前人大委員長喬曉陽,曾點名指余若薇及何俊仁兩人不愛國愛港,而兩人正是公民黨及民主黨兩大泛民政黨中的領袖人物,「今次呢個講法,係咪會令少部分泛民中人,會自我幻想自己其實有機會入閘呢?但綜合張曉明的強硬講法及習近平上台後的態度,如果仍然認為北京會畀真普選的人,是時候夢醒了。」

然則,泛民此行今的可取之處,其實似乎算是有兩重得著。第一,就是事前一直爭取要求「單獨見面」而最終成功,或可為港人帶來最大的啟示,就是如果不作爭取,沒有事是會自動發生的;第二,就是更有力對偏向溫和的支持者說明,北京並沒展示誠意在港推動真普選,大家應該另闢蹊徑。

(流動地接收無綫新聞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4月14日 上午7: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男性對朋友比較寬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