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每次只談一首歌──Slowdive (1)│林窗網誌

鴻爪 -秤上評下

-秤上評下

英國,香港律師,執業逾卅……人生剪影,無奈,庭裡庭外……

隱藏的圖謀(Hidden Agenda)│鴻爪│秤上評下

2016-6-26 09:48
字體: A A A

不是每個人都會有Hidden Agenda。但在現實生活,我們難免遇上不同的人,在某程度上他們都有各自的Hidden Agenda。既然是隱藏(Hidden),表面當然沒有任何痕跡,只可以憑感覺或直覺,但難以證實。

Hidden Agenda不是犯法,只是當這些圖謀是牽涉到非法行為時,才算是犯法。如果某人有非法的隱藏圖謀,即使執行者是第三人,圖謀者亦可能犯上串謀(conspiracy)罪。在共同犯罪(Joint Enterprise)的原則下,罪責相同。法庭在審理這類案件時,往往要檢視很多間接證據,由各種蛛絲馬跡中,去推斷是否有「謀」的存在,然後再去推論這「謀」是否被串連在一起,而且必需要環環相扣,才可定罪,所以審理的時間一般頗長和程序繁複。

意圖犯罪,表證成立,法庭當然可以察言觀色,再参考其他被接納的證據,作出無可抗拒的推論(irresistible inference),裁定罪責。如遇見同案的數位涉案人士,作證時突然互相矛盾,互相指責,法庭更難免考慮,是因為涉案人沒有稱職的律師,向他們指出「互隊」的後果,所以在自由發揮下變成「互隊」?抑或是涉案人其實各有Hidden Agenda,所以才刻意「互隊」?遇上這種情況,即使有熟練的盤問技巧,或提出尖銳的問題,亦未必能找出「端倪」,進而確定真相。

這兩星期的熱門話題「書局事件」,數名本是志同道合的經營者,在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的情況下,全部失去自由。歷時多月後,個別人士獲釋,有被拘押人士挺身而出說出事情經過大綱,但旋即有其他主角和人物起而反駁,各執一詞。

特區政府本無意插手此事,聞反駁後,樂得順水推舟,大談因為多個版本,需再加以研究,了解真相!將事件拖延,希望時間能淡化一切。

「書店」事件很難會變成香港法庭案件,因為絕大部份事件皆發生在國內,香港警方在原則上,無管轄權。即使是越境拉人,這些越境執法人士會在香港被捕,然後被帶上法庭審訊嗎?如果沒調查成案,又如何能有法庭盤問,找出「端倪」,發掘真相?

雖然未必有法庭審訊,但挺身者所陳述的事情主旨,符合客觀事實,亦與常理(common sense)吻合,陳述的時序可信性強,縱使全部事情的真相可能永遠無法水落石出,港人最少能知道部份事實,去推敲那模糊的兩制,是否尚存!

其實世上的事,可盡知真相的絕無僅有!世情的判斷,如果可以根據各種可能性(probability)而推斷到一個可信程度就足夠了,因為人生本是如此模樣(that is simply life),是嗎?

(原圖為蘋果日報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6月26日 上午9:4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尋找父女情》的童年陰影│陳廷清網誌